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35)

Puzzle 35  □□的观测者。

 

看着眼前小学生模样的侦探如预料中一般显露出警戒,门外的人扯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看来你还记得我,”柔软的好听的声线意外的没有温度,“需要我重新做自我介绍吗?”

需要吗?

江户川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已经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了,倘是最详尽最细致入微的解说也没法解释当前的状况。眼前的画面从根本上就逻辑不通。

浅色的头发,碧色的眼瞳,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白大褂,和那与成人无异的身高。

几分钟之前,江户川还在和灰原说着话。而现在,“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按响了博士宅的门铃。

宫野志保。

无论世界发生了什么异变...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34)

Puzzle 34  门外的人是□□。


那个家伙消失了。

江户川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察觉到这一点的。

不论是物理层面,还是社会层面地,都消失了。

之所以会意识到“消失”了,是因为之前“一直都存在”。

之所以知道那个人“一直都存在”,是因为记忆中留存有与其相处的片段。

但是……

信奉科学与物质的侦探内心产生了动摇。

他敢说那个怪盗是存在的,只不过是因为他拥有“与对方在一起”的记忆而已。

那么,在没有在一起的时刻,在他没有看着他的时刻,又如何能判定,对方是确实存在的呢?

任何企图试探的举措都带有主观色彩,完全客观的观测根本就不存在。于是江户川不再尝试了,并...

虽然大致构思了剧情但画出来太麻烦了所以只有一图流。


主题是“吵架时绝不能说出口的那句话”。

【江古田组】盒中之谜(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短小的日常片段,主角是江古田的四人组,希望能有趣。


愿食用愉快。


-盒中之谜-

 

“那么!”将准备好的木盒放在桌面上,青子后背了双手退了两步,眨着眼睛看着桌对面的三位同学,“作为今天的余兴节目,就请你们来猜一猜,盒子里面都有些什么吧!”

接受挑战的三人没有交流,同时屏息将视线聚焦于桌上的木盒。

侦探,魔女,与魔术师。这是个相当有趣的组合。

果不其然,他们都打算依靠各自信赖的能力来解开这个谜题。

第一个接受挑战的是白马。

“中森同学刚才放下盒子的时候,手肘和手腕都很放松,”看来,这位侦探打算通过观察和演绎以得出结论,“...

好久没碰彩铅了,捡起来随便画画。

台灯是暖光,这拍出来的色差真不是 一点半点。

【碎碎念】没到年终的年终总结

阅读前提示:这个人就是来求印象的。


虽然还没有到年终,不过又到一年之中的这个时候,简单的给自己做个总结好了。

开始写同人的...第三年,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因为有想法了,所以敲起了键盘。因为写下了故事的开头,所以要写到结局。有时完全就是半机械式。感觉将自己的原本就不宽的道路限得更窄了。

三次元层面的2018,大概是我目前的人生中最想忘却的,败犬一样的2018。几乎没有什么值得称颂的记忆,如果可以的话想将这一年从零开始全都删除。

连带着连写的东西都退步了,无论是从产量上,还是质量上。

到这一步还在继续,大概是真的贼心不死吧(这不就是个嘴上说着不开坑,还不想放弃的大傲...

【3/4组】黑白来看守所轶事(恶搞轻松向)(10)

阅读前文可戳黑白来看守所轶事


15.  片 翼(伪)


“你猜我在那边的走廊发现了什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黑羽完全就是一副邀功的表情,“之前进来的时候没太注意,在靠近入口的地方居然贴着‘A Wing’的标识啊!”

“A Wing?”

大概是趁服部的不注意又跑出去遛弯了吧。

听到那莫名兴奋的语气,白马隐约感到对方一定是搞错了什么。但他不急于戳穿,而是好脾气地等待着分外活跃的室友主动说下去。

“真是没想到那些冷冰冰的家伙还会好这口,”文艺的细胞蠢蠢欲动,黑羽按耐不住般搓了搓手,“要怎么翻译呢?感觉无论怎么翻译都很有意思啊——”

“黑羽...

【白黑/白快】Arrest Note(偏正剧向)(6)

阅读前文可戳Arrest Note


6. 认 罪


胜负的角逐一旦开始,则必将以一方的胜利作结。

那场课堂赛最终是谁多拿下了一分?

说起那场比赛,只要是当天在现场的人都多少会有点印象。流畅的分镜,给力的打光,帧帧到位的动作捕捉以及过瘾到叫人欲罢不能的紧张节奏,足以媲美任何一场全国大赛的半决赛——尽管这只是普通高中某位学生课堂循环赛的第一战而已。

究竟是谁赢下了那一分?

那天没有体育课而错过了比赛现场的二年级同学们蠢蠢欲动,分外来事地向别班的同学打听着消息。有幸在现场观战的A班与B班的同学自然掌控了全部发言权,可哪怕是“谁赢了”、“谁输了”这种...

用自己熬的果酱做了蓝莓慕斯!

一开始还觉得“没有柠檬也没关系吧”,反正“蓝莓本身也不太甜”,结果直接把蓝莓酱熬出了红枣汤的味道的我不得不点着小火慢慢煮,同时套上外套出门,踩着雨后潮湿的地面去买柠檬……

半罐果酱用去了两个柠檬,然而这还是货真价实的蓝莓酱(所以说柠檬是……灵魂?

如果这样可以助长魅力值的话,我愿意从零开始学烘焙!

(不不不,学习烘焙的动力应该是对甜品的热爱才对

【新快】Citrus Sweet(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最近在自学甜点时莫名有了些心得,结合以前经常写的下午茶题材,感觉能写出有意思的讨论。


愿食用愉快。


- Citrus Sweet -


“承认了吧,名侦探,”黑羽径直抛出了结论,“你分明就很喜欢吃甜点。”

“首先不提你这突兀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工藤认为自己应当从根本上进行反驳,“如果你说的是柠檬派那一类的,那么很遗憾,喜欢吃某一样甜的东西不代表我就喜欢吃所有甜的东西。”

“但既然会喜欢‘某一样’,那就代表其他的也不排斥喽?”黑羽“啪”地打了个响指,“不排斥不就代表具有潜在的喜欢上的可能——”

“那我问你,”工藤抬起下...

【梦境记录】多周目游戏

阅读前注意:

不是什么新企划,纯粹记录一下梦境。

(当然,能成为新企划就更好了


-多周目游戏-


(括号里为非游戏内直接展现的内容)


“我”(玩家控制人物)看向镜子里的那个人。我知道那个齐刘海的学生妹就是自己,可我对那双茫然的双眼毫无印象。

这就像是那种大家都熟悉的开头。故事的主角仿佛历史文件被清空的机器,一个空有知识和行动力的废人,缺乏前行的指导方针。

——不知道“为何”在这里,就无法确定下一步应当“如何”行动。

从现状推导出接下来该做些什么,这点基本的观察力与逻辑思维我还是有的。黑色的水手服与浅色的领结,似乎是本市某所女子高中的校服。学生证会告诉我需要...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33)

阅读前文可戳忒修斯之谜


Puzzle 33 世界之外是□□。


当一项工作从未有人完成过,如果有人第一个这么干了,人们便会自动默认为那就是“他的工作”。

抱着双臂等在门外,隔着敞开的门与之间夹着的空气听着间或传来的纸张翻动的声音,赤井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是否就是“想要叹气”。

因为黑羽第一次来查阅资料时是他接待的,他那群靠谱的同伴们就这么心照不宣地默认了,“这就是他的工作”。

与这个轻率的决定直接相关的两位当事人,都在心理上把自己当成了受害者。一方不愿意在看资料时有人盯着,另一方则看不出在这种到处都有摄像头的地方监视有什么必要。

档案又被翻过去了一页,以这一瞬间为准

【3/4组】黑白来看守所轶事(恶搞轻松向)(9)

阅读前文可戳黑白来看守所轶事


13. 月刊侦探白马君·其之叁


月刊作家的交稿频率不像周刊作家那般伤肝。把握好工作节奏,不将所有的进度拖到截稿日前最后几小时的话,便能保证生活和睡眠都维持在健康积极的水平。考虑到为了跟进作家的进度,保证这些偶尔任性又顽皮的文字工作者们不会心血来潮地胡来,在截稿日到来之前,编辑也会时不时地与作家联系,好保证最终提交的原稿是令大家都满意的水平。

这种保质保量的工作模式无疑体现了大社的严谨负责,可对于另一些人而言则有可能是灾难。

“我说啊,白马,”终于有一天,带着崇敬的神情目送《月刊推理》敬业认真的编辑离开后,服部忍不...

【短篇】矛盾递归(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来自 @A-G 的点梗,受漫画影响的白马少爷为自己寻找对手的故事。

希望能写成一篇合格的点梗(写点梗跑偏是我的好习惯


祝食用愉快。


-矛盾递归-


漫画有其特定受众,而在这个前提下再进行细分,不同漫画都有其不同受众。正如百合男子不会轻易去接触耽美,哪怕他们和腐妹子们面对喜爱的作品的反应大同小异,归根结底他们代表了两种作品取向。众口难调,随着漫画的流行风向愈发飘忽不定,想要满足所有人的口味也是日益难上加难。到了这个份上还能够基本上满足大多数人需求的作品,要么是打着“友情,努力,胜利”旗号的民工漫,要么是无可...

1 / 48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