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17)

Puzzle 17  冰淇淋的味道是□□。

 

严肃的话题持续久了,连空气也要沉默。而当话题也不复存在,这沉默简直要叫尴尬的当事人连呼吸也要小心翼翼了。

注意力全放在对话以及自我反省上的黑羽,自刚才起就没有再动过面前的冰淇淋。奶白色的冰淇淋球表面上凝结的水珠早已融成一片,原本颇有质感的球体也化成了看不出形状的模样。

“冰淇淋,”有关那个看不见的转校生的话题告一段落,江户川托着腮,眼神瞄向黑羽面前的敞口玻璃杯中已经无形无状的内容物,“不吃吗?”

经他提醒,黑羽才看向自己杯中那半液态的甜品。因为不是那么热衷的口味,他也就没有为了向好吃的甜品表示敬意,在口感最佳的最初几分钟内将之迅速消灭。

融化到了这种程度,只能算是稍微被冰过的奶油,说是冰点似乎有点对不起琪露诺,说是甜点口感上又要差劲很多……已经没有再吃下去的欲望了。

而江户川继续问了下去,仿佛这个问题十分重要。“是什么口味的?”

“香草。”摆弄着手中的金属勺,黑羽将之捏在了指尖向前指了指,“那不是你点的么?”

“的确是我点的,”江户川没有反对,“不过说起来,这些所谓的香草口味巧克力口味……不都是在对某些味道的模仿而已么?”他越说越起劲,“通过各种化学物的堆砌使舌头能够感受到与原材料相近的味道,说白了就是单纯的味蕾的刺激——”

“打住,打住,”被他这么一席话冲击到连食欲都要丧失,黑羽竖起双手示意他停止这种反人类的行为,“照你这么说,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安心吃下去了……”

“所以,”黑羽的反对没有奏效,江户川还是一头劲地说下去,“就算你告诉我‘口味是香草’,那也只是因为这家咖啡厅写在菜单上的标签这么说,”他下移了视线看向那已几乎完全液化的“冰淇淋”,“不尝一口的话——”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以令人猝不及防的速度从黑羽手中抢过了勺子,并舀了一勺对方杯中的“甜点”送入口中。除却完全融化的冰淇淋滴了一小滴在桌上,整套动作完成度极高,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嗯,这直冲鼻间的香气和挥之不去的甜腻,”他点了点头,将小勺还给黑羽,“的确是香草没错。”

这个人不过是为了吃一口化掉的冰淇淋,至于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吗?!抽搐着嘴角看着回到自己手中的金属勺,黑羽的眉挑起的弧度很是微妙。所以当江户川再度向他提出问题时,他没能立刻反应过来。

“啥?”不是很想用被侦探碰过的勺子,黑羽将之平放在了冰淇淋杯的托碟上,“抱歉,刚才没在听。”

“你吃到的冰淇淋,也是这种味道么?”

这让我怎么回答?连带着连嘴角抽搐的频率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黑羽已经有些想回去的欲望了。这算什么?“刚看过电影立刻讨论心得最爽了”的冰淇淋版?一来二来总也猜不透小侦探此次“没有理由”的邀约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倘是心大如黑羽也要爆发了。

“从刚才起…刚才起就一直在说些奇怪的话……”他低下头,双眼掩在刘海的阴影里,“我说啊,就算我吃到的冰淇淋也是香草味的又怎样?”视线抬起,眼底已有了些抓狂,“就算是相同的味道,在不同人吃来也是有差异的啊!”

哦,这种没意义的争论听起来就像智障。

完全搞不懂这小学生侦探的葫芦里卖了什么药,恐怕费劲心思也没办法搞懂。可就算探讨冰淇淋的口味在对方看来是十分有深意乃至可以上升到哲学的举动,在路人看来这只是在讨论冰淇淋的口味而已啊?

冰淇淋是香草味的,不是巧克力味也不是草莓味,答案就在这里,以上!Over!

这家伙还想知道些什么?

可从江户川的反应,他似乎真的从那滩甜到腻的香草味液体里总结出了什么哲学。

“只是这种程度还没办法确认吗……”他自言自语着,直到目光飘过桌面上那与背景颜色形成鲜明对比的一滴,才回过神来,“化成那样,已经不能吃了吧。”他问向黑羽,“要不要再来一——”

“不用了!”黑羽连忙摆手,“这样就很好!”

要是再点一份口味不同的冰淇淋,还要被要求分享感想的话,他可是敬谢不敏。

因为发起邀请的是江户川,那天进行结账的也自然是江户川。无视了收银小姐“这人怎么能剥削小孩”的鄙夷目光,黑羽在起身离开咖啡店时忍不住问出了声。

“名侦探,”他的语气是不同于谈论冰淇淋口味时的严肃,“到底发生什么了?”

是遇到了什么比把人变小的组织更棘手的对手吗?还是遇到了比没有凶手也没有受害人的事件更棘手的案子?

面对这绝不是在开玩笑的询问,江户川的回答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没什么,我现在也没办法解释清楚。”他跳下座位,“我想…再几天大概就能弄明白吧。”

完,全,听,不,懂。完全听不懂这家伙在说什么。

或许是自己问的时机不对……无奈地将想要叹气的心思吞了回去,黑羽推开咖啡店的门。随着挂在门上的铃铛叮铃响起,跟在他身后离开的江户川抛出了当日的最后一个问题。

“啊,对了,顺便问一句,”加快了脚步以跟上黑羽逃也似的步伐,江户川的语速倒还是不紧不慢,“你说那天离开江古田时,那个白马也在是吗?”

“那个时候,你也好,中森也好……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有在和他说话吗?”

 

 

能够看到物品,是因为瞳孔接收了其反射的光,那经过折射的细小光线将图像投射在了视网膜上。

没有光的纯粹黑暗中,便什么也看不见。哪怕那些物体确实存在于那里,不经触摸就无法确认这一点的它们连存在都成了虚假。

能够听到声音,是因为空气承载了那些波动。振动的鼓膜复刻了那些声音,让我们的世界不是完全的寂静。

可如果是在真空之中,在没有任何介质能够传递波动的虚无之中,声音不仅无法被传递,也无法被承接。

能够尝到冰淇淋的味道,是因为……

与外界的接触过程中,每一次眨眼每一次呼吸,都是在获取信息。哪怕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健全的生命体也能够看到,能够听到,能够感知到与其紧密联系的一切,并对这一切形成带有主观色彩的“认知”与“印象”。

然而,不借助些什么,便无法认知。

 

 

回到事务所时,屋内是一片无人的冷清。毛利大叔不在,兰似乎也跟着他去往委托人那里继续调查那桩麻烦的案件。

灯关着,氛围正适合思考。坐在了毛利大叔平时会坐的座椅上,江户川开始对这一日所进行的试探和获取到的信息进行总结。

你们当时,有在和他说话吗?

黑羽的回答是否定的。这个回答并不能说明什么,可对于江户川而言,这就已经足够说明一些问题了。

或许在他们离开教学楼之前,三人之间曾有过交流,但话题在走到校门口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又或许只是在自己看到他们的瞬间,白马没有参与进交流而已。不论现实情况是上述的哪一种,都足以辅佐江户川拟定的假设。

在自己“看到走出校门的江古田学生”的那个瞬间,黑羽和中森的举动都“无法为白马探提供在场证明”。

而这就是自己当时没有看到他的原因。如果将这一层的假设再逆推到黑羽身上……

掏出手机,江户川点开自己平日里使用的社交软件,并用还是工藤新一时使用过的账号登陆了上去。尽管这个举动很有可能会被什么好事者监控到,不过考虑到现在的“工藤新一”并不是完全的失踪状态,他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点开新消息的界面,并很快找到了毛利兰分享给他的那个视频。视频中,那个现在看来已经十分熟悉的黑羽,正对着镜头演示着足以叫人拍手叫好的近景魔术,而背景里能听到的女孩的声音无疑来自中森。

手指继续下滑着界面,江户川反复确认了视频发布的时间。

是兰将视频分享给他的一个月以前。

在这一个月的空白期之中,与视频中的少年面貌极其相似的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完全没有听说这个视频的概率,或许比江户川柯南随毛利大叔出门还没有碰上案件的概率还低。更何况在视频刚发布的一个星期内,和毛利兰一样在自己的好友列表里的,号称有“帅哥收集癖”的铃木园子就转发了这个视频。

那时的自己没理由会忽视这条推送。而他最终能够看到这个视频,也不是出于主观意愿,而是藉由毛利兰的推荐才得以实现。

 

出于某种“理由”,某种不受“工藤新一”个人意愿影响的理由,当时的他“不可能”,也“没必要”,与那和工藤新一的存在极其相近的黑羽快斗进行接触。

 

tbc.


宫君有话要说:

答案都已经给你们了,这谜题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

不给出解题过程而只有最终结果的参考答案,和没有答案有什么区别?


《死亡后日谈》通贩信息捞一发:戳这里

评论(15)
热度(67)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