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18)

Puzzle 18  假设的下一步是□□。

 

理由……似乎凡事都需要一个“理由”。

宇宙在诞生之前,有考虑过什么“非诞生不可”的理由吗?

长久地坐在桌前没有活动,江户川只觉得寒气都沉淀在血液里,连肢体也要僵硬起来。没有得出特定结论的长时间思考如同看了一场没有字幕的外语电影,使得过载的大脑昏昏沉沉。

摇了摇头从座椅上跳下,江户川在事务所内来回走动着恢复好恢复四肢的温度。他这才感到屋内实在是太暗了些。

这么晚了,大叔那里的案子还没搞定吗?

哪怕早已习惯了室内的昏暗,人类的双眼也并不具备动物那般优秀的夜视功能。江户川开启了事务所内的照明。电灯闪烁了两下,白亮的灯光便在不间断的细小电流声中充斥了室内的全部空间。

一个人站在事务所中央,连江户川自己都感到画面有些不和谐。

按照惯例,现在的他理应会在委托人所在的“事件现场”,假借毛利小五郎之名将对现场的搜查和对线索的推理完美呈现。时间掌控得好的话,他们兴许还能在回到事务所之前,凭借那刚到手的委托金好好吃一顿。大叔至少会喝掉六罐啤酒,而兰一定会蹙起眉埋怨指责……

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就算沉睡的小五郎没有跳着奇怪的舞忽然坐下故作深沉,案件最终也得以磕磕绊绊地解决,这比想象更加鲜明比现实还要真实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因为江户川柯南没有出现在案件现场。

不知什么时候,“江户川柯南”的存在已在现实中占据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若是强行将之剥离的话,一定会留下可怕而突兀的空洞吧。

而那个空洞,不是“工藤新一”的回归就能够轻易填补的。外形不一样,尺寸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

意识到此刻画面的不和谐来源于单独待在事务所内的自己,江户川停下了为温暖身体而左右移动的脚步。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是否仍然需要创造一些情报的碎片,让那些想要看到它们的人们自行利用想象,将之拼接成“江户川柯南”存在的实体?

想得太远了……想到现在的自己分明还停留在“创造工藤新一的情报碎片”的阶段,江户川只能自嘲地笑了笑。可在下一秒,他的笑意僵在了嘴角。

方才没有得出确切结论的一系列信息整理与无意识的瞎想挂上了钩,看似毫无联系的两样东西混在了一起,并产生出动静不小的化学反应。

工藤新一没有“理由”也无“必要”认识黑羽快斗。

——可他们的确认识了。

工藤新一认知到黑羽快斗的渠道,都是非直接性的侧面接触。

——藉由他人提供的情报,拼凑起了那个无法直接观测的形象。

现在他们可以无碍地看见彼此了。

——可在缺乏确切的“理由”时,依然无法观测到。

此刻,恍然大悟的确是占据了江户川全部精神的心情,但他暂时无法通过这份心情去体会到轻松亦或是愉快。

结合之前所推导出的假设性结论,黑羽快斗对于我而言,是否只是一些情报碎片的聚合体?

他人认知太过主观而没那么靠谱,而亲眼所见也并非就是真实。通过这种种方式所认知到的拼凑成的那个黑羽快斗,真的就是“黑羽快斗”本人吗?

镜子将光线以相同的角度反射回去,于是镜像便与现实别无二致。那么将这个假设反过来考虑,我对于他而言呢?

我的存在对于他而言,是否也只是由情报和设定堆积成的聚合体?

毫无疑问地,此时此刻他就站在这里。可这一切又该如何去证明?

他无法单方面地证明“黑羽快斗”的存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无法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样的想法让江户川浑身发冷。他发觉自己还呆立在事务所的中央。

大抵是已经到了,一个长久不动便会感到寒冷的季节了吧。

 

 

“无法直接认知?”接到江户川的电话时,黑羽已经回到家有了好一阵子。晚饭在青子家解决过的他,正翻着手机上的新闻打发时间。江户川的一系列无法自证的假设通过电讯号传递到他那里,听来就像是电视广告里天晓得是不是胡编乱造的,基于科学理论的推销。

“是这样,”靠在窗前却感受到玻璃的寒凉,江户川撇了撇嘴离开了贴着“事”字的那格窗。“也就是说,如果不存在什么特定的‘理由’,我们就没有办法正常地看到对方。”

“可现在我们也在‘正常地’通话不是吗?”太过超现实的情报挤在一起,黑羽有些头晕。“按照你的说法,没有理由的话应该连电话也——”

“那是因为我有足够充分的理由。”

“……什么理由?”

“想要见你的理由。”

通话另一边的黑羽沉默了足足有三秒钟。

“名侦探。”

“请讲。”

“……你知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有什么问题?”

“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大概就是因为那家伙能把“不能随便说出口”的话轻易说出来,身边的人才会对他没辙吧……认识到这一点的黑羽干脆沿着方才的话题继续说下去,“不过照你这么说,上一次你跑到我们学校门口时,理由已经足够充分了不是吗?”

最终也没能见到就是了。

“我这里的理由的确是足够充分了,”江户川细细回忆过那天的每一个瞬间。如果要为他们“仅能通过间接认知接触彼此”的假设提供佐证,那一天的经历的确可以作为十分典型的实例。“出问题的一方是你。”

“我这里怎么……”

“我的理解是…如果这个理由不是双方都知晓的话,”透过事务所的窗,可以看到楼下大叔和兰回来的身影。离开了窗边跑向门口,江户川的声音有些急,“就没有办法见到。”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电话里说不清楚,”楼道里已能听到走上楼梯的脚步声和大叔成年人的号哭般的抱怨,“明天到博士家当面说好了。”

隐隐感觉到对方正打算切电话,黑羽了然地闭了闭眼。

“这该不会也属于…‘想要见面’的理由吧?”

已经打开了事务所的大门,手指微移准备挂断电话的江户川愣了片刻。

“聪明。”

 

 

遵从江户川所说的,黑羽在那之后来到了博士宅——尽管他对这个约定地点仍抱有疑问。

“为什么每次都在博士家?”他为每次要跑远路的只有自己感到不公,“偶尔也换个根据地啊,我家通常都没有人。”

“没有那个必要,”江户川走在他的前方,“再说了,在这里还可以和灰原商量。”

尽管不太清楚他们目前所要讨论的问题是否属于这位小小科学家的擅长领域,能多一个商谈的人,也就多了一分接近真相的可能。更何况……

比起镜面般只能直来直去的“两人”,第三人的加入则能构成更加稳定的结构。第三方的视角的介入,也无疑能使无法自证存在的两人有了脚踏实地的“在场证明”。

在敲开博士家的门之前,江户川的手悬在了半空。他的视线移向后方,能看到黑羽确实地站在那里。“说起来,今天你要来的事,我还没有告诉过灰原。”

黑羽无所谓地原地耸了耸肩。“…所以?”

“所以这是一个绝妙的验证时机。”

几秒种后,博士宅的大门敞开,身穿惯常的那身工作服的灰原手浮在门框上,半挑起的眉似是在等待什么解释。

“哟,”竖起一只手简短地打了招呼,江户川用大拇指示意向身后,“你能看到这家伙么?”

黑羽紧张地立在了那里没有敢出声,甚至连呼吸也不敢有。

“糊弄人也要有个限度。”没有任何表示地,灰原径直转身走回了里屋,“如果小偷先生是在尝试什么新型光学迷彩的话,我倒是可以直接回答——他失败了。”

意料之中的反应,江户川有些丧气。“果然身边的人不行吗……”

日常的联系与交流千丝万缕编织成杂乱无章的网,要想从中挑出微小纤细的一丝而不牵扯到其他,还不如直接拆了整张网来得更加快捷。

“我说,有没有那种人,”意识到验证假设的过程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江户川开始不计后果地信口胡说,“平时不怎么会见面,但需要他的时候他又绝对会在那里。就算告诉他明天世界的规则就要被改写,他也不会觉得你大脑秀逗了,而是认真地陪着一起思考应对方案……”

他真的只是信口胡说。但在这个描述不断叠加的过程中,那个不存在的形象反而愈发具体起来。

随着江户川的描述努力思索着,黑羽望向天空,偷偷腹诽着这说的是哪个冤大头。可当他收回视线,内心的答案比那触不到的蓝天还要明晰。

而在江户川的眼底,他似乎也看到了同样的,如梦方醒般的顿悟。

两人同时开口,念出一个相同的名字。

 

“……服部!”

 

tbc.


宫君有话要说:

快被trabajo玩哭了......

近期大概依然会是更新频率很不规则的状态(趴 


这剧情是更加明朗了呢,还是迷雾更深了呢?(笑


差点忘了,继续捞一下《死亡后日谈》本子的通贩信息:戳这里

评论(18)
热度(65)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