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梦境记录】脑洞存放(存着就不写了)

我有一个脑洞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了就吹了,我知道


算了,反正也不会写出来,就说出来吧。

今天再次无视闹钟睡过头,一直睡到了中午,因为……没错,我又梦到新快了。

这一次的世界里,他们自一开始就是双胞胎兄弟,一起成长一起念书,快乐纯粹的童年和酸甜矛盾的青春期都一起经历,直到最后一起在警视厅入职。

因为某些先天性的优势,作为哥哥的工藤……呃,这里该说是“新一”吧,自一开始就是颇受期待的焦点。因此,虽然头脑也同样很好能力也同样优秀的弟弟“快斗”就成了光环之后的阴影,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也没法与兄长站在同等的高度——尽管他们出生的时间只相差了几秒,能力方面的属性值也不相上下。

他们所在的小分队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有笑容乐天的队长大叔,也有严谨靠谱的前辈。然而,因为也仅因为“工藤新一是兄长”这个简单的理由,大家有问题都会习惯性地先与他商量,接到任务时也会习惯性地先通知他。久而久之,一直觉得受到忽视的快斗不乐意了。

没错,因为出身背景的改变,这一次的世界中“黑羽快斗”没有成为怪盗的必要,也没有人教授他魔术方面的知识。和先天性拥有主角光环的“工藤新一”相比,他更像是一个能力出众的普通人。为了得到大家的注意,为了向人们证明自己也拥有不输于兄长的头脑和能力,他开始在任务中不计后果地胡来,直到有一天为了保护一位刚入职没多久的新人把自己搞进了医院。

作为兄长的工藤自然是第一个被通知到这个消息的。他在内心准备好了全部的说辞,包括对这个愚蠢的弟弟(嗯?)不爱惜自己胡来的指责,包括告诉他你无需为超过任何人而苦恼,只需成为自己就已经足够优秀了的说教。他想告诉他你一切都做得很好,只是太纠结于“前方还有优秀的兄长在,得超过他才行”这一自顾自的对比,以至于他人的赞誉都听不到。

可他没有机会将这些说出口。

在他抵达医院时,弟弟的手术依然在进行。他还没来得及去问一下情况,就迎面撞上了似乎正在找他的宫野。

宫野说为了防止血库供应跟不上,能不能临时进行输血救急。

工藤说当然可以。

接着问题就来了——两人的血型对不上。

入职体检时,明明两人的数据是完全一致的,就和真正的同卵双生双胞胎一样,可这时无论验证多少次数据就是对不上。

黑羽快斗自一开始就是黑羽快斗,而不是背负了什么陌生姓氏的“其他人”。不管这背后是不是有人蓄意篡改数据还是有其他什么阴谋,这对于他而言无疑是一个解脱。

他可以成为他自己,而无须为那由血液和基因构筑的铁链束缚了。


END(?)


(点到为止!

(这蓝色生死恋一样的剧情是搞哪出啊!(摔

评论(20)
热度(3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