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26)

得出一个看似站住脚的结论,或许就已足够让悬于心中的大石“咚”地一声落地。可若那个结论比石头本身还沉重的话,随之附带的巨大密度的压力与恐惧大概能够穿透一切,乃至坠穿地球吧。

不过,若是得出结论的家伙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强悍,也就不必有那样的担心了。

“死者啊……”在场的几位侦探仿若心中的大石真的消失无踪了一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轻松的短叹,“这样一来的话,很多可能性都可以排除了。”

“案发现场基本确定为会客厅,接下来就是受害人——”

“姑且先从人物关系开始梳理起,确定一下利害关系和潜在动机吧。”

“OKOK,我的推测是——”

“Stop!”汗颜地夹在几位迅速进入状态的侦探之间,黑羽将右手掌心推向前摆了个暂停手势,“你们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已经摆开纸笔准备画人物关系图的关东二侦探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发言。

“有忘记什么吗?”思考中的服部疑惑地将视线转向他,眼底的正直纯粹极了,“现在那些乱七八糟的可能性都被排除了,大方向也有了,只需要尽快找出真相——”

“不不不,”黑羽摆了摆手,“你们当刚刚的那通电话是耳旁风吗?”

按照他的经验,魔女的话虽然总是故弄玄虚搞不明白,甚至有时夸大其词,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一语中的命中事实的。刻意去忽视的话,最终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而现在…他们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把魔女的箴言无视了?就这么无视了?!

“刚才的那通电话?”服部望天回想了下。老实说,他对魔女啊灵媒啊什么的并不是全无兴趣,当成白天的鬼故事听也挺有意思的,不过要代入到案件中的话就有点……毛骨悚然。除此之外,在意的问题就只有……

“喔喔!”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右手握拳击在掌心,“最后魔女桑提到的那个是什么啊?”他的眼底依然闪烁着那份纯粹的正直,“‘行动’什么的?”

如果有那个可能,黑羽有那么一瞬想选择回炉重练。自报家门自掘坟墓自己撞在了枪口上,说到底都属于自作自受。

好在比起那指向不明如同暗号的“行动”,服部还是对同样指向不明的案件更感兴趣一些。“对了,黑羽你是怎么想的?”在黑羽想到有效的转移话题借口之前,他就已经先行转移了话题,“这个案子能被瞒到今天,感觉会是团队作案呢……呜哇,你那是什么表情?”

泪光闪动,感激涕零,如同终于找到了归宿的收容所动物。黑羽“啪”地一声重重地拍在了服部的右肩。

“服部你…”他比了个大拇指,“真是个大好人啊!”

为什么明明是在被夸却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感觉……隐约觉得自己是被损了的服部干笑着抽了抽嘴角。

“说起忘记的东西…”自刚才起存在感就一直被忽视的宫野清了清嗓子,“你们就没有想过为什么要是‘笼中鸟’吗?”

对于中途登场的她而言,那首谁都会哼上几句的童谣就几乎是全部的信息了。此刻她无心去纠结主人和被雇佣的工作人员间存在什么商业纷争,也无所谓男女主人是否正在经历情感不合。以音律形式出现的提示原本就已很令人在意,而这提示若是从魔女口中得到,就更无法忽视了。

当不科学的事物被铺上台面,无论如何也要尝试用科学的方式将之解读,这似乎才是一位合格的科学工作者所应该做的。

终于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了……欣慰地舒展了眉,黑羽得势一般点了点头,“就是说啊!”他的言语坚定有力,“明明提示一般都是文字的,却莫名其妙地唱了支歌,这绝对——”

“看你这么热衷于解谜,”宫野不着痕迹地打断他的发言,“黑羽你是对民俗学很感兴趣么?”她漏出浅浅的笑,“也对,毕竟牵扯到了童谣呢。”

“民俗学?”困惑地眨了下眼,暂且还身为高中生的黑羽表示这个词语距离他的生活和兴趣都比较遥远,“该说是只是稍微有些了解好呢,还是说身为日本人多少都会知道一些好呢……”

“说起民俗学,”停下了画着关系线的原子笔,视觉效果上与“民俗学”一词几乎无缘的白马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总觉得是深植在文化深处,不能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去过分深入的神秘领域呢。”

“没错没错,”一旁的工藤也晃了晃手中的笔,“别说是感兴趣了,就算只是加入了社团,又或者只是认识相关的人,都一定会被牵扯到什么奇怪的事件里,”他耸了耸肩,“嘛,虽然其中大多数事件都是人为的。”

身为笃信科学力量的侦探,在这种时候也谨慎地选用了“大多数”这一描述,或许也是出于心底对那神秘的未知领域的小小忌惮吧。

 

 

经非侦探的两人的引导,话题由正统的案件破解歪向了不怎么科学的方向,身为侦探的几人此时也不得不转换思路,将魔女那玄乎的场外支援认真对待了。

在证据收集齐备之前就开始推理,往往得不出正确的结论。同样地,在将已知提示认真看过一遍之前就已开始思考,则是连谜题的flag都没触发就擅自去解谜的莽撞行为。

“笼中鸟啊……”电玩苦手,文字游戏倒是相对擅长的工藤皱眉思索着,“光是歌词就有很多个版本了,感觉不是什么文字上的暗号……”

“可旋律是固定的不是吗?”服部竖起手指,“把谱记下来,再转换成暗号的话——”

“我觉得不可行,”比起解谜,出谜经验更甚的黑羽提出反对意见,“重复段太多了,解读不出什么有效信息的。”

沉默在空气中悬停了几秒。

原本说是要从非案件角度入手去思考,可对话还没进行几个回合便复又陷入了僵局,“先解谜再推理方案”的首推者黑羽有点挫败。

“算了,你们还是当我什么也没——”

出场率低到几乎也可算是场外支援的宫野却觉得眼前的一幕非常有既视感。他们来到这幢洋馆并未多久,时间短到几分钟就能将这些天的丰富经历回忆完毕。尽管如此,就暗号和旋律所进行的类似的讨论,之前似乎也进行过。

旋律,童谣,重复的曲调……

“啊,你们可以当我是想多了,”再次不露痕迹地打断了黑羽的发言,她表示在这个话题上自己还有些话想说,“比起‘为什么是笼中鸟’,我想我们还需要回答一个类似的问题。”

她抬起视线,深碧色的眼眸沉静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为什么要是‘伦敦桥’?”

是啊,类似风格的提示,之前也出现过。而歌谣形式的提示再次出现,是否又是在向他们强调,这其间的关联性呢?

那个魔女会选择以歌唱的形式提供线索不是偶然。虽然不知道她通过什么方式观测到了什么,既然她最终选择以这种方式给出情报,这其后一定是有什么因果的。

为什么?

这个问题总是能被轻易问出口,却不能轻举妄动被解答。因为在准确解答的瞬间,很多紧闭的将被打开,很多被密封的谜也会立刻逃出来。

“助手桑说得没错,”来自伦敦的侦探应允地开口,似是想要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发挥他的地域优势,“既然都是童谣,其间应该会有什么联系。”

“可是,童谣的逻辑通常都很奇怪不是吗?”轻易就提出了质疑,工藤的强硬语气让人怀疑他究竟有没有普通意味上的童年,“很多童谣乍一念很顺口,仔细想想的话根本都是黑逻辑。就拿‘伦敦桥’来说吧,”他闭上眼,“桥都要倒了,那些人是有多闲才要把这种事编成歌谣唱出来……”

应时,应景——文艺作品大多都脱离不了这一前提。而很多作品离开了它所诞生的时代和环境之后,其趣味度和深刻性都会大打折扣。脱离了时代趣味的老梗焕发不出新的生机,而经历了翻译这一解码过程后的语言,也如同外语课黑板上的语法讲解一样,被肢解得支离破碎。

白马觉得是时候让血统中的文化因子回到它原本应该在的位置了。

“不过,‘伦敦桥’并不是为了幸灾乐祸而传唱的曲子,”他将手中的关系图翻了个面,在纸张的背面草草写下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的第一段歌词。

“这只是第一段,”他放下手中的笔,“如果把整首歌的歌词全部读一遍的话,会发现这是一个为了阻止大桥倒塌而不断寻找补救方案的故事。”

单一的旋律循环往复,却又层层递进地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简单,直接,甚至还有些粗暴——这就是童谣。

因原曲的歌词实在是太长,白马不打算将之全部默写出来,而是选择用现代化的智能设备将之呈现给众人。在搜索引擎中键入关键词,搜索,点开网页,那些跨越了百年的歌句就这样出现在了屏幕上。

因获得信息的方式太过容易,“正在解谜”且“逐步逼近真相”的神秘感,早已随着那以兆为单位的网速一并流失了。

“桥要倒了,所以需要修缮;修缮需要材料,可材料又容易被偷,所以最后就只能……喔哦。”上下快速扫了一遍台词,服部忍不住吐槽了,“虽然这算不上前言不搭后语,”他用食指点了点歌词的最后两行,“可得出的结论和最初的问题根本不一致啊?!”

“所以说童谣的逻辑都很奇怪嘛。”工藤很懂地点了点头。

“这最后一句,”不知为何有些惊颤,黑羽难以置信地将原句又读了一遍,“真的不是后来强行加上去的?”

看到自己提出的问题将大家的思绪引导向了她想要看到的地方,宫野满意地抱起了双臂。

“如何?”她的语气依然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姿态,“笼中的鸟儿…”她轻轻笑出了声,“究竟是什么呢?”

而在大家抱着疑问的时候,白马也将最后的歌词抄写在了纸张上。

 

              Take a key and lock her up, 

 

                               My fair lady.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傻孩子们,快跑啊!


宫君有话要说:

为了证明我没有忘了这个故事,意思意思更一发。

事实上,这个故事是我目前所有的坑中构思得最完备的了,大纲完整,章节与内容都规划到细致入微(甚至不存在惯例性的剧情不定向),写完只是时间问题——真的只是时间问题。


顺便再惯例性地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评论(11)
热度(64)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