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迷思十题(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又是吾辈心血来潮搞出的十题梗。虽然标题里有写“迷思”,几句话的小故事大概也用不着太多思考(啊哈哈

 

祝食用愉快。

 

-迷思十题-

 

1、墨菲定律

计划进展之不顺利十有八九,事情总是如此。

当服部能够不顾忌路途遥远,工藤不被案件缠身,黑羽提前设置好了魔术秀的录制,而白马的境外支援也告一段落。在四人终于找到了彼此都有空的时间,打算久违地同框一次时,世界总能准备好各种突发事件阻止他们见面。

由于技术原因,东京与大阪之间的交通在那一天全线停运了。

同一天,闲得发慌又多金的铃木大叔又收购了一块价格不菲的宝石,打算大张旗鼓地向外界展出,就差拉上“快来偷我吧!”的横幅。

依然是那一天,刚出门没多久的工藤听到了从街对面的某幢公寓里传来了女性的尖叫。

而白马在当天清晨于自家信箱中发现了一封本应于上周寄到的委托信。随信附带的机票上印着的登机时间,是当日的下午。

 

计划进展之不顺利,十有八九。

 

2、薛定谔之猫

黑羽将一枚硬币抛向空中,在其下落间迅速合掌将之准确抓取。他将收拢的双手掌心向下摆在三位同伴眼前,让他们猜一猜硬币究竟在哪只手中。

这不是一个赌局,只是闹着玩的他们也没有提前商量好任何赌注。可答案一旦说出口,胜与负的可能性便是无可辩驳板上钉钉的百分之五十。

于是不想输的三位侦探决定闭口不猜。

游戏还未开始就已结束。讷讷地将硬币放回了口袋,黑羽却隐约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已经输了。

 

3、晕轮效应

该向哪里走?

黑羽低头看着手中的地图。

“向左吧。”工藤这么提议。

“可目的地明明在右边……”

“嘛,工藤说的肯定没错。”连地图也未看一眼,服部就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听你们的。”黑羽合上地图,“向左。”

侦探说的总没有错。

 

那天白马在约定地点等了三个小时,也未见到信誓旦旦一定会准时抵达的三位同伴。

 

4、忒修斯之船

《魔术快斗》其实是一部侦探漫画,主角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过人的才能,解开敌人设置的重重谜题陷阱,一路收拢着靠谱的同伴,并最终寻找到了真相。

 

在编辑的提议下,青山想了想,删去了漫画标题中的まじっく。

 

 

5、恐怖谷理论

当书页之中的他们望向漫画的格子之外,那目光透彻,犀利,仿佛注视着他们的人才是书页之中的存在……

“啪”,漫画被合上了。

 

真可怕,真可怕啊。

 

6、红皇后假说

怪盗需要确实窃取了某一目标,才能被称为怪盗。

就算没有解决过案件,不具备基本职业技能的侦探也不能被称为侦探。

所谓“对手”,缺少了任何一方也无法成立。

而“对决”,获得的经验值和技能的升级都是双向的。

 

若是没有遇到彼此的话,双方都无法升级呢。

可若是级别不够,或许连相遇也成为了不可能。

 

7、观察者效应

破解案件,指出犯人,本是安静的指认就能完成的行动。可他为何要向镜头摆出凌空指,喊上那么一句“真相只有一个”?

摩托车本是代步工具,可他为何要在经过完全安全的转弯时,依然要玩上一个不那么必要的漂移?

偷取宝石的方式有千千万,可他为何要穿上夸张的戏服,像舞台中央的魔术师一样惹人注目?

他本不是主角,为何又要留下“一切终将大白于天下”的名台词,哪怕能将之说出口的机会根本没有几次?

 

傻瓜,那是因为有你们在看着啊。

 

8、阿基里斯悖论

“人设也好,开始连载也好,明明都是我在先,”黑羽向工藤摆出挑战的手势,“凭什么你们的单行本就能垒到那么高?”

“嘛,你要这么想,”服部拍肩安慰他,“中途你们停止更新了很久不是么?只要连载再开,单行本的发行量就能——”

“连载再开的话,我想也是没可能超越的。”无需计算,浅发的侦探就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你们也还没完结不是吗?”

 

就算完结了,要追逐那停滞的步伐越过被甩开的距离,也要花上相同的时间,或者更多。

 

9、莫比乌斯之环

“你们看!”黑羽变着戏法玩弄着手中的橡皮圈,并最终将之交缠成了不可思议的形状。“怎么样?这个谜题你们能解开么?”

雕虫小技,答案显而易见。不过当着魔术师的面拆穿手法似乎是大忌,就算他挂着一脸“快来解谜啊”的兴奋,也不适合这么做。

“咔擦——”侦探们剪断了橡皮圈,谜题破解(物理意义上)。

 

“……你们懒得解谜,也别破坏魔术道具啊。”

 

 

10、交叉小径的花园

在某一个可能性中,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哪怕分属于四个不同的学校,也会尽量去创造在一起玩耍的机会。

在另一个可能性中,他们生活在各自的世界里。尽管时不时地会跑到对方片场中打个照面,却始终无法像正常的朋友那样交流。

还有一些可能性下,他们自始至终也没有见过彼此。故事没有展开,阴谋还未诞生就被编辑一票否决砍掉了连载。于是失去了故事的他们安心地待在自己的日常中,无人去界定他们的人生究竟是平凡还是不平凡。

又或许,他们会不约而同地收到来路不明的邀请函,在某个夏天来到了一幢位于私人海岛上的诡异洋馆。云层聚集,暴雨将至,可他们却暂时无法离开……

 

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宫君有话要说:

又是一个新的十题,因为每一个都能搜到很多的解释,这一次就不做详解了。

不知会不会有小伙伴会有兴趣玩一玩(啊哈哈


顺便再惯例性地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评论(18)
热度(159)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