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迷思十题(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依然是原创的十题梗。

第600条lof就贡献给新快了(笑

 

祝食用愉快。

 

1、墨菲定律

黑羽快斗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怪盗。

于是那天的工藤新一搭上了直升机。

 

2、薛定谔之猫

“在打开盒子之前就知道里面是什么,这才是侦探。”

某位侦探曾经这么说过。

 

怪盗用录音笔将这句话录了音,永久存档。

 

3、晕轮效应

“我说啊,”某个温暖闲适,与其他平凡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的午后,工藤从手中的《月刊推理》抬起目光,半开玩笑地这么问了,“如果有一天,有人开出了更好的条件,甚至还能帮你得到潘多拉,你会倒戈么?”

“怎么可能?”黑羽正无所事事地搭着扑克塔,“我可是十分相信主角光环的庇护的,肯定还是要跟你混啦。”

他在塔顶放上最后的两张牌,支撑角度恰到好处的卡牌便稳稳立住。

 

“所以,别让我失望喔。”

 

4、忒修斯之船

如果......黑羽快斗不是黑羽快斗,工藤新一不是工藤新一。两人自一出生就被对换了身体,背负着对方的身份和名姓,接受对方的家庭教育健康而正常地成长下去,此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那么,后续的故事还会按照原有的剧本如期展开吗?

 

5、恐怖谷理论

第一次见到黑羽快斗时,宫野沉默了很久,瞳孔微颤似是陷入了极度恐慌。

待沉默完毕,她抬起头问了黑羽这么一个问题:

“你会写十四行诗吗?”

面对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黑羽切切实实地愣住了。

呃,这种时候应该说不会吧?这位小姐姐这么问的目的何在?呜哇视线对上了,眼神好可怕......预告函吗?她是在影射预告函吗?可一张纸片容量有限只能写那么几行字,一般来说预告函是写不到十四行的......

最终决定放弃思考的他决定蒙混过关。

“为什么是十四行诗?”他一歪头。

宫野的嘴角泛起浅浅的微笑,她转头看向一旁同样不明就里的工藤。

“这孩子,通过测试了呢。”

“等...等等,”工藤有些头疼,“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为了解开误会,宫野想了想,又向黑羽抛出了一个问题。

“24732加上38552的答案是?”

“63284!”

秒答。


6、红皇后假说

我不能停止奔跑。

会被抓住的。

 

可奔跑才是常态——无论背后追逐的人是谁。

 

7、观察者效应

与单纯坐在摇椅里,仅凭他人闲聊中提供的信息就能够在现场之外得出真相的侦探不同,怪盗是需要观众的。某种程度上,“现场”对于他而言就是一切。

他会需要涌动的人潮隐藏自己,同时他也会需要人们的欢呼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人海战术无论是动作片还是科幻片都屡试不爽,而于众目睽睽之下作案的快感无异于沿着悬崖边缘奔跑。

可有那么一次,在怪盗发出预告函之后,本应到场的侦探因接到了无法拒绝的委托,去往外地办案(度假)去了。那天的现场绝对不乏观众,警方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精心安置了最新研发的陷阱——然而怪盗没有如约到场。

哦,说是没有到场可能有失偏颇。严格来说,那天现场的监控没有捕捉到任何一帧怪盗的身影,而那被期待着的演员也未曾进入在场任何一人的视野之内。只是在预告时间过去五分钟之后,有警员在被严加看守的宝石展示柜内发现了这样一张卡片:

“已经检查过了,这不是我想要的宝石,抱歉给各位添麻烦了。”

言语之客套,措辞之低调,甚至带着些轻描淡写的公关味道。可成功守护了目标的中森警官并没有觉到哪怕一丝的安慰。

“他这是在炫耀什么,啊?监视器吗?在嘲笑那没用的监视器吗?!”

 

观察者或许无法避免自己对被观察对象的影响。可当观察者移开视线,被观察对象就不复存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8、阿基里斯悖论

“呐,”黑羽叼着嘴中的吸管,“所谓‘完结’是什么意思啊?”

“完结就是指故事结束了,”工藤用吸管搅着玻璃杯中的苏打水,小小的气泡在漩涡中挣扎着跃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这样吧。”

“完结之后呢?”

“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样啊。”黑羽像是松了口气。他丢下吸管,径直将杯中的汽水一饮而尽。

 

“那你可就永远也追不上我咯,名侦探?”

 

9、莫比乌斯之环

怪盗奔跑在前方,而侦探追逐在后面。

道路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没有终点,这场追逐游戏便注定永不停歇。

于是侦探决定停下脚步,回身,接着迎面撞上了刹不住脚的少年。

 

10、交叉小径的花园

“在所有的时刻,我会始终感谢遇见了你。”

“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刻,”他微微一笑,“因为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将来。在将来的某个时刻,我可以成为你的敌人。”

“也可以成为朋友。”

“或者是陌生人?”

“随你怎么想。”

可能性无穷无尽,可现在即是现在。

 

那辐射向未知的无数的将来起始于相同的一点——此刻,于此地。

“已经相遇”的事实早已被镌刻进了时间,大概是不会改变的吧。

 

END

 

宫君有话要说:

无可奈何地挣扎在期末地狱中......

希望圣诞节前后能有空闲(趴


顺便再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评论(37)
热度(171)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