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微波炉的正确使用方式(日常吐槽系,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一个日常向的小短篇。

 

祝食用愉快。

 

-微波炉的正确使用方式-

 

“叮~”电器运行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随着肉眼可见的热气蒸腾而出的,是白巧克力,黄油,乳酪与蓝莓酱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浓郁甜香。

然而,厨房内部的画面与这下午茶一般的暖色气息并不合拍。

“工藤新一!”微波炉的门“咔擦”一声被打开,确认了其中散发着热气与香味的内容物后,一声夹带了悲愤与绝望的怒吼划破了安静和谐的空气。“我真是看错你了!”

捂着双耳的工藤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刚才说要吃甜点的可是你,”他放下捂住耳朵的右手,指了指微波炉内的“甜点”,“所以我就帮你加热了。”

“我有说需要加热吗?”难以置信地在虚空中挥了下拳,黑羽看了看微波炉内的“甜品”,随即不忍地立刻移开了视线。“呜呜,太惨了,真是太惨了......”酝酿着哀悼情绪的同时,他也没忘了向罪魁祸首投去愤恨的一瞥。

“没想到你会做这种事!你跟甜点有仇吗?!”

而说话间,没人想要去抢救微波炉内此刻还热乎着的“甜点”。

嘛,毕竟第一眼看上去,那堆黏糊糊的白色粘稠物谁也不想碰嘛。小小的纸质托碟根本无法盛下那因受热而垮塌坍陷的乳酪,而封在外层用以定型的白巧克力早已融化到看不出原本的模样。用来为这白色的小小甜点增添色彩的蓝莓果酱可悲地随着失去形状的乳酪肆意乱流,微波炉中央的玻璃托盘无可奈何地承接着这悲惨的案发现场。此刻恐怕只有随着热气四溢的乳酪的甜香,还能为这地狱绘卷般无可救药的糟糕画面勾勒出仅存的那么一点人间温暖。

“啊,才一天没见,没想到你已经变成了这副惨样......”真心实意地几乎挤出了眼泪,黑羽对着微波炉内早已看不出原型的限定版乳酪小点心双手合十,“我花大价钱收藏的限定款啊啊啊啊啊啊——”

言语间可谓是出离激愤了。

“还说什么收藏限定款,”一旁的工藤好笑地耸了耸肩,“反正最终都是要吃掉的,一直放在冰箱里也会有过期的那一天——”

“你还好意思说!”沉重悼念的神情立马360度转变的黑羽毫不客气地吼了回去,“如果不是你把它放进了微波炉,根本不会有这种惨事!”

“可刚从冰箱拿出来的甜点怎么可以立刻吃?”工藤努力为自己找着推脱理由。“你上次不也把冰箱里的蛋糕放进了微——”

“那是巧克力熔岩蛋糕好吗?!不同的甜点当然有不同的吃法啊!”这番推脱似乎并不能减免受害人(间接)的怒气,“啊啊真是的,反正你就是那种人吧?是那种会把所有的甜点都叫成蛋糕的那种混蛋吧?还不赶快对我的甜点下跪道歉!”

“嘛,嘛,冷静点,”尝试着经由纸质托碟还未被污染的部分将那堆白色不明物端出微波炉的工藤,在指尖碰到那灼热的半凝固流质的刹那就宣告放弃。他甩了甩疑似沾上了些许甜点尸体的手指,目光下意识搜寻着厨房用手套,“虽然外形变了,甜点的内心可是不会变的哦?”他陪着笑指了指那仿佛还在流动的奶酪遗骸,“想办法盛出来的话,没准还能吃......”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吃啊!”抓狂地仰面向天揉着头发,黑羽觉得自己自一开始就该放弃尝试与这位拒绝理解下午茶情怀的侦探进行交流,“所谓甜点,正是因为外形的可爱,色泽的美味与口感的细腻的完美结合,才能够被称为甜点啊!而像这样!”他双手打开示意向微波炉内状似死掉的史莱姆的糊状物,“只能被称为‘甜的东西’!不过是一堆砂糖脂肪蛋白质的结合体而已!”

“可不管外形和口感是什么,”工藤若有所思地抱起双臂,“最终吃进去的不还是相同的东西么?”

“哈啊?有谁吃甜点是为了摄入糖分和热量啊?要增加体重和体脂量方法还有很多啊?”

“但从结果而言,体重与脂肪都一样增加了不是么?”

“......”

就事实而言无法反驳,黑羽难得地陷入了三秒的哑口无言。可他迅速调整好了状态,并整理好了论点以进行新一轮的,或许也是最后的言语论辩。

言弹已装填。

“可!是!啊!”他的肩微微耸起,双拳紧握,仿佛在为迸发出什么巨大的能量蓄力,“就算是为了增加体重,当然也是想吃着可爱又美味的甜点,与朋友开心地谈着天,创造出美好的回忆让这段时间变得有意义才对不是吗?要是吃着这种东西增长体重的话,”他挥手指向微波炉内的“这种东西”,“太可悲了吧?未免也太可悲了吧!”

本以为眼前这位愤怒的甘党已经发言完毕,自己也差不多可以进行争辩了,工藤本准备开口,可对方完全没有留出喘息的机会。在他想到合适的话语反驳之前,黑羽得意地扬起下颌,趁胜追击。

“再!说!了!”他像发出制胜宣言一般,向前挥出了“真相只有一个”的经典凌空指。

“我的体重,可是完全没有增加啊!”

 

 

在听到这句不仅拉仇恨还十分欠揍的“制胜宣言”后,一直靠在厨房之外观战的宫野终于忍不住现了身。

“你们吵够了没?”她走进厨房,“啊啊真是的,微波炉都被你们搞成什么惨样了啊......”

她径直从两人中间穿过站在了微波炉前,俯身仔细看了看内部灾难一般的案发现场。“嗯,还好没有炸开来渗透到机芯零件什么的。”她直起身,脖颈偏过一个诡异的角度看向身后吵得正欢不明所以的两人。

“限你们十分钟之内清理干净。”

“哈啊?”作为受害者(间接)的黑羽不干了,他用大拇指指向身旁的工藤,“明明把微波炉搞成这样的是这家伙——”

宫野并没有因为此刻说话的是受害人(间接)而领情。

“要是把我重要的实验器材搞坏了,”她的声线像是浸没在冰水里,“把你们做成绿色果冻人哦。”

被出离愤怒(貌似)的疯狂科学家盯着的两人立刻僵住了身形,仿佛对方真的能搞出此般伤天害理反人类的行当。

 

 

某个平静和谐的午后,心情甚好的工藤从冰箱里取出了某位甘党口口声声喊着“想吃”的那份甜点,并将之放进了微波炉。

在他按下启动键的前一秒,他的手机震动显示收到了新的讯息。

屏幕上只显示了十分简短的一句命令。

“不 要 加 热,

     破 坏 掉。”

 

END

 

 

宫君有话要说:

我的甜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下了狠心没买米还砸了钱打算留着过圣诞假的甜点啊啊啊啊啊(痛哭

(不过我最终还是把那堆正体不明的白色粘稠物吃掉了,因为是重要的午饭

 

 

嘛,说回这个故事。

这一次玩得梗应该算不上偏?相关的提示大概已经很明显了(笑

所以这个故事真正的剧情是什么呢?(诱导的笑

 

El psy congroo. 


最后再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评论(26)
热度(143)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