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3)

Puzzle 23 他们的相似之处在于□□□□。

 

在江户川简单交代了他们当下所在的地点后,通话终了。考虑到人类的步行速度实在是有限,目的地未知时探索的脚步则要更慢,更何况探索中的两人前行的步伐还时不时地会被沿途的咖喱和游戏中心牵扯住,此刻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服部家并不远。

二十分钟后,他们熟悉的伙伴奔跑着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野内。他的额前,被汗水沾湿的几缕头发紧紧贴着。

“我…我说啊,你们!”上气不接下气地撑住双膝,服部没有套好的外套就这么歪着挂在身上,“来了也说一声啊!忽然就打电话来,我什么准备都没做……”

“嘛,无事无事,反正我们今天也没什么计划……”

说话间,终于意识到自己当下形象不整的服部将外套扯了扯正。外套内搭配的T恤有些不合时节,一看就是穿了一整天懒得换的室内衣。

江户川和黑羽降下半月眼等着服部把气喘匀,表情是一种说不出的微妙。他们目光下移看向服部的球鞋。

球鞋的颜色和室内衣也很不搭,大概是出门前匆匆换上的吧。

这家伙,真的是在家里宅了一天,什么准备也没做啊……

莫名其妙地感到了火大,不想再度牵起几小时前的狼狈回忆的江户川干脆开口扯上了别的话题。“我问你,服部,”他将手揣回牛仔裤的口袋,“如果我们来之前提前通知你了,你会怎么做?”

“怎么做?”总算是喘够了,随意套了件外套就奔出家门的服部直起身,“我肯定会去车站接你们的啊!再说了,”他得意地拍了拍胸口,“跟着我,你们连旅行攻略都不用做,只要一天我就能带你们把周遭玩个遍——”

他掰开手指,一个一个地细数自己熟悉到能讲得比导游词更多更具体的有趣去处,顺带再次抱怨了两位友人无计划出行这种浪费时间也浪费金钱的胡来行为。看着这样话痨到堪比游戏地图上的向导小精灵的服部,江户川和黑羽了然地对视了下,并在服部不明就里的眼神中,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你们笑什么?”被打断的服部没有任何不悦,只是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他望向被城市灯光映出了些紫色的夜空,“啊啊都这么晚了,不管是去哪里都变得不好玩了啊——”

“嘛,的确是我们事先没说一声不对,”确认了服部确实在这里,也确认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还是可以轻易建立的,原本目的就不是为了游山玩水的江户川摆了摆手,“我和黑羽今天就打算先回去了。”

“哎?”

“哈啊?”

两道惊呼同时响起。

“服部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这么惊讶……”无奈地瞥了眼满脸“小爷我还没玩够”的黑羽,江户川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未老先衰。当身边有一个孩子气的家伙时,自身就不得不加速成长成为大人了啊。

“呃,我有点搞不清状况,”左手捂住了半边脸,服部竖过另一只手表示自己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你是说…你们啥也没做地闲逛了一天,现在就打算回去了?”

江户川与黑羽再度对视了一眼。

“当然啊。”

“才不是!”

江户川瞪了黑羽一眼。这人怎么就这么蛮不讲理?就不能按计划行事吗?现在和服部见上面了也说上话了,怎么看都没有更多待在这里的理由……

尽管自己提问得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回答,愣了两秒后,服部扯了下嘴角。“你们两个…”他嘴角的弧度是带着些羡慕的无力,“有的时候还真是像哎。”

“像?和这家伙?”黑羽拍了拍自己的脸,“如果你说的是脸的话,已经有一万个人这么说过了。”

没错,自从某个高中生侦探出现在报纸头条和新闻报导中后,不知已有多少人这么说过了。

就算是工藤新一缺席的现在也是……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其他的方面。”看到黑羽表现出些许的迟疑,服部立刻改口,表示可能是自己的表达有误,“我也说不太清楚……你们像的地方大概是…个性?号召力?”他费尽心思搜刮着合适的词汇,“总之就是气质啊气场啊一类的东西,和我不一样就是了。”

他们之间相隔的,不只是城市与城市的距离而已,这一点服部或多或少地能感受到。

那两个人所散发的,让人忍不住要去靠近,会愿意去信任,也乐意为之奉献上自己全部力量的那种气场,或许就是所谓的……主角气质吧。

一旁,连接下来的计划还未考虑的两人已就“真的有那么像吗”这种无需争辩的问题争论起来了。毕竟对于拥有个体意志的当事人而言,自己的存在无疑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这是任他人如何任意评价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我说,两位?”半笑着介入他们的争论,服部隐约觉得自己像个临时过场的路人,“反正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们干脆去我家——”

“赞成——!”当机立断毫无迟疑地,黑羽对他的提议表示强烈拥护,“呀,出门这么远就是等着这一刻~”

而眼睁睁看着手表指针越过预定的折返时间愈行愈远的江户川,也破罐子破摔地接受了他们今天无论如何也无法在零点前回到东京的事实。

 

 

经过几分钟的步行,那个经历了几小时的搜寻也不见踪迹的宅邸,赫然出现在眼前。

在异地的朋友家借宿,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与服部严肃的父亲以及美貌的母亲打过招呼后,他们都在服部的房间歇下了。服部很快离开了房间说是要去开几罐汽水,作为客人的两人就这么无所事事地待着。

“从外面看已经很厉害了,”黑羽抱着椅背倒坐在服部的书桌前,“没想到里面也这么大啊。”

“这下你满足了?”江户川手中抱着服部离开前塞给他的薯片,“嘛,”他“咔擦”咬下一片,“偶尔这样疯狂一下也不赖。”

几分钟后,服部捧着汽水和零食回到了房间,冒着气泡的柠檬苏打迸出细小的爆裂的声响。他们就这样吃着零食喝着汽水侃天说地地聊开,直到手指闲不住的黑羽变魔术一般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了UNO、扑克以及任天堂3DS。接下来便是黑羽与服部的竞技时间,而因技术问题被丢在一旁的江户川一边观战一边吃完了全部的薯片。就这样不知不觉到了休息时间,忽然不知是谁提议要玩枕头大战,服部便兴冲冲地跑去储藏间搜刮枕头,却在半路上遇到了自家老妈。一番严厉正经的说教之后,完全没有睡意的三人终于在熄了灯后的房间里躺下了。

“完全睡不着哎。”黑暗中,服部仰躺着大睁着眼睛,“话说,你们打算明天早上回去是吗?”他翻过身,“那是不是早点睡比较好?”

“与其只能睡短短的几个小时,还不如不睡,”也不顾是否伤眼,依然在摆弄着掌机的黑羽趴在被子里,被屏幕映亮的面孔认真极了——尽管下一秒,他就打了个呵欠。

“那就继续聊天吧,聊天。”对于宅了一整天的服部而言,会有友人临时留宿可谓是意外之喜了,“刚才我们说到哪了?”

“有关上次更新增加的那个机型——”

“要我说,可操作性真不强,打击感差到爆,中弹判定还很大。搞不懂增加这个机体的意义是什么……”

“可火力超强不是么?暴击率也很高。”

“在开出暴击之前就被干掉了不是吗?”

“那是你的操作太浪了。是我的话会……”

没有玩过游戏,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的江户川干脆缩进了被子里摸出枕旁的手机,默默买好了次日早晨回程的车票。找不到话语插入话题的他,隐约觉得自己像个被丢在深夜的大人时间之外的孩子。而现在也的确是好孩子的睡觉时间。

嘛,不管了。要是明天早上某个家伙因为睡过头误了车,那就丢下他一个人回东京。

闭上眼之前,他在心底做好了决定。

渐远的听觉里,聊得正欢的两人还在争论究竟是要火力还是要攻击范围。

 

 

“昨晚是谁提议不睡觉的……”次日清晨,归往东京的列车上,黑羽头疼地靠在了车窗上。

“难道不是你?”坐在一旁的江户川没好气地划这手机屏幕。所幸这一次他们出发得足够及时,一路上都踩着最佳的timing直到抵达各自的座位。没能“做好准备”好“去车站迎接”的服部一直把他们送到了站台,甚至还在他们出发之前亲自掏包买好了早餐。

这就是友谊的伟大吧……咬了一口松软的三明治,江户川小小地感叹着友人的便利,继续看着手机屏幕上滚动的新闻。

他的手指停住,口中也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咀嚼。

“喂,看这个,”他用手肘捣了捣已经仰着脖子昏昏欲睡的黑羽,“这该不会是你想找的那个——”

“嗯,什么?”猛地从睡梦回到现实,黑羽模糊的视野尚不清醒。他揉了揉眼睛好看清江户川向前递出的屏幕上的讯息,随即抢过对方的手机惊呼出声。“什么——?!”

在那单屏便能容纳的新闻篇幅内,简要介绍了某位富豪近期收购的名贵宝石。撰写新闻的记者以夸张的笔调赞扬了那雍华的色泽以及无可挑剔的切割,并以联合国级别的形容词极颂展示现场来宾之高贵氛围之热烈。

而那块宝石展出的时间,是在昨晚。

已经结束的剧情,错过就是错过。没有读档重来的选项,也没有毁号重练的机会。

“你…”看着黑羽咬住了下唇,仿佛在隐忍什么,江户川忽然间感到十分抱歉,“……没关系吧?”

也是,就算那块宝石不是潘多拉,连亲手确认的机会还未有就要宣告放弃,换做是谁都要不甘心吧。

似是觉得自己盯着那条失去时效的“新”闻已经太久,黑羽将手机还给江户川,不甚在意地将视线投向窗外。车站内空空荡荡,纷攘的旅客已尽数上了车,送行的服部也早已回去了。

“无所谓啦,”他浅浅地叹了声,“反正那种东西…大概也不会是潘多拉吧。”

不管命运再怎么爱开玩笑,也不至于在这种不上不下的时候猝不及防地开启主线才对。就算是出其不意,也要遵循基本法。

应该…是这样的吧。

列车启动,有蒸汽声从很远又很近的地方传来。沉默地收回手机,江户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窗外的景色不断倒退,如同老式电影闪烁的影像带。他隐约忆起,在自己出发来到大阪之前,大叔接手的那个案子依然没有解决。接下委托超过三天还未能破解的事件,这很罕见。

会不会…他瞄了眼一旁正托着腮无目的放空自己的黑羽。尽管神情里看不出变化,怅然若失的落寞倒是写在了眼底。

会不会……那个一直没能被解决的案子,原本也应该是由自己,由作为侦探的“江户川柯南”接手的?

或许,那才是一切原有的轨道。而此刻的他们无疑脱离了那个轨道,仿佛是刻意丢弃了台本的演员站在聚光灯下,兴致高昂地吼出自导自演的盛大狂欢。

温暖的车厢内,江户川却有些不寒而栗。不过那灵魂离体般的不现实感仅持续了短短一瞬,如同球状闪电瞬间的爆发——刺目,却不痛不痒。

侦探错过了案件,怪盗错过了宝石。不过,这些大概都无关紧要吧。即使这个案件错过了,江户川柯南也不会与即将在主线中发挥作用的重要人物擦肩而过。而怪盗错过的那块宝石,也一定不会是潘多拉。

错过了一场冒险,却经历了另一个。既然质量守恒,便无关紧要吧。

 

毕竟…会发生的一切,还是会按照剧本如约发生嘛。

 

tbc.


宫君有话要说:

短暂离开了自己所身处的现实(主线),两个脱线(字面意味)主角不计后果的这场狂欢,会引导向什么呢?

今天好像有点爆字数(Nico~


顺便再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余本好像还有十来本

评论(8)
热度(55)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