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4)

Puzzle 24  你能看见我吗?


列车向前奔驰,被速度切割到锐利的空气被隔离在窗外,连同那或尖锐或低沉的轰鸣。车厢内,被封闭的空气缓慢流动着暖意。此刻,目光呆滞地看向车窗外也好,背靠着适应了人体线条的柔软座椅昏昏欲睡也好,乘客无需担心无法抵达自己的目的地。时刻表上精准地标示了列车到达的时间,抵达的时刻会因天候或多或少地延迟,但绝不会过分提前。

对于铁道宅而言,未能准点到达的列车就和涂装失误的手办一样,并不会因为这独一无二的小小瑕疵就爱上它——更何况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不准时。

既然无需担心,那就安心睡去好了,到站时一定会被同伴叫醒的。

然而……

黑羽快斗已经状似无所谓地盯着窗外超过十分钟了,这对于一段时间内接触不到新鲜信息就如同进入真空无法呼吸的现代人而言,实在是太久了点。漫无目的地发呆,没有意义地瞎想……与其这样度过十分钟,还不如闭上眼睛堕入有如异世界的睡眠,以弥补早起带来的精神不佳来得功利。

“你还好吧?”在这十分钟里光顾着在意同行邻座的反应的江户川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同样度过了没有意义的十分钟。他从随身的包中掏出服部强塞给他的菠萝包,并为这作为早餐太过少女的点心撇了撇嘴。“要吃点什么吗?还是说……”他的目光越过前排的座椅看向车厢尽头,“…你想来份便当?”

似是瞬间调回频道对上了电波,黑羽回过神来。“现在是早饭时间吧,还吃什么便当……”他转回视线,“我没事啦,真的没事。”

不再多问,江户川将菠萝包丢到了邻座的腿上,并继续咬了一口自己的那份三明治。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置,那口感已经不再是最初的味道。“虽然那块宝石的展出是在昨晚,宝石本身还是一直在那里的。”他尝试着就怪盗错过的那块宝石提出补救措施,“这两天发出预告函的话,还是有机会——”

“关注的高峰已经过去了,”黑羽未经思考就否定了这个提议,“现在发出预告函,看起来也只是可悲地在蹭热度。”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么伤自尊的行当,我可是不想干啊。”

“你也会在意‘蹭热度’这种事?”好笑地看着此刻就坐在自己身边咬着菠萝包的“网络红人”,江户川放下三明治,“你过去一见到有新的展览就发预告函,难道不也是在蹭热度?”

“那也是没办法,”咽下口中的菠萝包,黑羽无奈地浅叹了下,“我需要热度啊。”

发出预告函的早晚,与消息的扩散范围以及人们视线的聚焦热度息息相关。若是晚了一些,或许就会被呼声更高的新闻抢去了头条。怪盗需要观众,而煽动观众需要策略。一着棋的不慎,可能就会让警方或是其他什么人乘虚而入将那些爱着自己的观众尽数隔离在表演区之外,发展到那一步可就是大不利了。

“也是,”很快想通了个中缘由,江户川觉得自己的确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聚集不到足够的观众的话,就没办法创造出足够安全的人群好混进去逃跑。”他很懂似的点了点头,“我懂的我懂的。”

“既然知道,就别特地说出来啊……”吃完了菠萝包,黑羽将剩下的包装袋叠成小方块准备过会儿再丢掉,并再度望向车窗外。“嘛,反正那块宝石我是不打算冒风险去——”

“你真的要放弃?”在这个问题上穷追不舍的侦探感觉自己是在鼓动犯罪,“但是……”

“如果这次出来一趟有收获的话,错过一两块宝石也算不上什么啦。”没有看向江户川,黑羽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所以,”他微微侧过脸,“这次你有得出什么新的结论吗?”

如果小侦探所想要证明的假说为真,那么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和化在水中的砂糖一般捞不回来。揪住从现实剥离出的那根丝线不断探寻回去,尝试从最根本的因果去看清事实原本的模样,这理应是个相当伟大的差事不是吗?就这样一路扯着那根线追本溯源,他们或许还能藉由这小小的破绽将那包裹在现实之外的虚假径直撕裂,逃离那个由告知的信息构筑的世界,站在名为“真相”的地面上。

若一切真是那样,案件也好组织也好,名为潘多拉的宝石也好,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接收到来自同伴的发问,江户川短暂地沉默了会儿。待组织好了语言,他才再度开口。

“我们一开始假设的,是‘没有达成特定要求’,或者说,没有‘固定的理由’的话,本来应该见到的人就无法见到。”他手托下颌,“就算对方就站在眼前也……”

“就像是…没有事先领过任务的话就没办法触发剧情?”黑羽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了这番话,“因为我们这次没有通知服部,还给他营造了我们绝对不会去找他的假象,在欺骗他的同时也消去了他会主动联系我们的可能性……这样说对么?”

“基本上就是这样,”江户川沉下目光,“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不仅是服部本人,连他所在的地方也没有办法抵达。”

“这个啊,简单,”继续着黑羽流的理解模式,黑羽那缺乏睡眠的大脑此刻倒是很在状态,“因为任务未解锁,任务地点就不可开启。为了防止玩家提前抵达了那个区域被自己剧透,系统有时也会把那个区域所在的整个地图都锁起来。”他为自己的这一番解释很得意地点了点头,“所以说,后来我们解锁了‘服部’的图鉴后,顺带连他的家也可以一并进去了~”

这算是什么鬼类比……听着这一大堆游戏设定一样的解释,江户川忍不住翻了白眼。不过…意外的没有错。而他们之后节外生枝地在服部家留宿,也算是别有收获。“图鉴解锁吗…”他重复着,“可就算是解锁了图鉴,见不到的时候也一样见不到呢。”

听到他这么说,兴奋地试图将游戏设定整个代入现实进行推演的黑羽顿了顿。“你是指…”他指了指自己,“我的情况吗?”他的目光转了转,“也是哦,就算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你有的时候也不一定能找到我。”

“所以关键不在于‘图鉴’,而在于任务清单么……”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模式早就被黑羽带跑了,江户川在对方幸灾乐祸的注视下甩了甩头,“啊啊不对!我是说,关键在于‘理由’。”他结合这一次实验性的接触之旅尝试推理出答案,“还有一种可能性,让我们没有理由联系服部,服部也没有理由心血来潮来打扰我们的原定计划,”他抬起视线,眼底沉淀着不输于面对案件时的认真,“那就是我们,有原本应该(重音)做的事。”

“原本?应该?”对于这种强制性的词语,比起条条框框更乐意放飞自我的黑羽有些不适应。

“你错过了那块宝石不是吗?”尽管不太愿意,江户川还是不得不旧事重提,“如果你没跟我跑这一趟,那块宝石你没准已经查验过了也说不定。”没有去看黑羽的表情,他继续说下去,“而我,如果没有在大阪的话……”

大概会跟着大叔在查案子吧。他本想这么说。

“我说啊……”

但他的话没有说完。

“我是说,如果……”经过这一系列的讨论,他们所想探讨的问题答案本应渐渐浮出水面露出了轮廓,黑羽却有些犹疑地开口打断了他,仿佛他接下来所要说的,会使他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化为泡影。

“如果真的像名侦探你所说的,大家都有各自应该做的事,没有特定理由或是触发特定条件,无论是陌生人还是朋友都无法见面,”他抿了下唇,视线偏向一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那这个世界,看起来该有多空啊。”

这时,有蒸汽声响起,行进着的列车缓慢停下。车门打开,有人提着行李有条不紊地离开车厢,有人按着帽子匆匆忙忙奔进车门,一切都井然有序。一些人的终点是另一些人的起点,这样的画面每天都在上演。

明明这些人都如此鲜明地活着,他们的身影也如此清晰地映在视野里。

明明…明明都只是路人而已。

或许,忽然在某个瞬间,整个世界变得空空荡荡,喧嚣的人声和几不可闻的低语都一并消失,一切都归于虚无一般的静谧。可当回过神来,每个人都待在自己原有的位置,或轰轰烈烈或平淡无奇地书写着彼此无从交叉的人生。

待列车再次启动,那些从未见过也从未与之交流过的人们离开车站的背影也在视野中远去了,方才还在交谈中的两人才猛然间意识到,再过一个多小时,他们也即将抵达此行的终点。


最终还是要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吗。

江户川没有再说话。

 

而这趟为了揭穿什么而临时发起的旅行,也确实要结束了。

 

tbc.

评论(8)
热度(66)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