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 樂 符「新年参拜」 (跨年特别篇,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发出的时间或许还不到跨年…那是因为在跨年之前我想先给自己过个生日(笑

 

祝食用愉快,新的一年也请好好努力(Fight!

 

 

                                                                                            樂 符「新年参拜」

 

秒针咔咔转动着标示了时间,只要上好了发条装好了电池,机芯零件也状态良好,就能一直走下去。

不进食的话便会感受到饥饿,不睡眠的话便会精神疲惫,无需“咔擦咔擦”的指针走动声,我们也能切实体会到时间的流动。既然这一秒与上一秒并无太大区别,那么一年一度的跨年夜,和平常的夜晚又有什么区别?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可算是一年一度。这样去考虑的话,那个每一年都会有的12月31日,和日常的每一天并无太大差异。

——可平日里忙得顾不上招呼彼此的人们,总需要一个聚在一起的理由。

昏昏欲睡地缩在朋友家的被炉里剥开气息甘甜的蜜柑,背景音乐是一年一度的红白歌会。明明是跨年夜,胡聊海侃间说的还是那些和平时别无二致的话题。气氛并未随着新的一年的愈发临近被慢慢炒热,精神倒是随着被睡意带高的体温愈发迷糊。有人趴着嘀嘀嘀玩着游戏,有人仰躺着翻开漫画。有人不知发什么疯随着电视里的歌声一起哼出了声,紧接着立刻就有同伴在他引发年末大劫之前将他的脸按在桌上的荞麦面里。

零食吃完了也没有人乐意牺牲自我离开被炉去取来新的,电视节目的音量开得太想也无人去将之调低。

反正都已经是最后了,不如奢侈一些浪费资源去虚度,懒散的懒散的跨年夜。

“我说,”服部“哗啦啦”晃着手里的包装袋,“薯片吃完了,你再去拿一包呗工藤。”

“想吃的话自己去拿。”正用纸巾擦去脸上沾到的荞麦面的葱沫,工藤明显很没好气。

“可这是在你家,我怎么知道你的零食都放在哪里——”

一时间没人再说话,电视里的声音持续响着。

“我们上一次这样聚在一起是什么时候来着?”黑羽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游戏的界面,“前年?去年?昨天?”

或许是几人中时间观念最好的白马面不改色地继续吃下蜜柑。“我记得是……”

忽然间沉默再次降临,电视里的声音继续响着。

“……什么时候来着?”

啊啊,又来了。每到了确切的年份更替的时刻,总会陷入的特别混沌。

“应该是去年吧?”没有薯片吃的服部又拆开了一袋仙贝,“唔,不对,去年我们好像没在工藤家来着。”

“那就是前年?”屏幕上闪烁着出现了Full Combo,黑羽这才放下游戏,“呜呜呜那个时候歌合战还有缪斯的——”

提到歌会就莫名来火的工藤决定绕过这个话题,“嘛,嘛,把这些麻烦问题先放到一边,”他做了个“放到一边”的手势,“过会儿有人想去做新年参拜么?”

“和一群情侣挤在一起像傻子一样倒数十秒?太冷了才不要——”

“驳回驳回。”

“就这样躺到下一年吧哈哈哈哈哈——”

目不转睛地盯着时针直到秒针越过零点,跟随着电视里的大合奏兴致高涨地倒数完一年的最后十秒,状似豪情满志地彼此挥拳大声欢呼,注视着喜欢的人的眼睛直到下一年来临,亦或是呆呆地躺着望向天花板静待时间流逝,彰显仪式感的方式有很多。不过无论选择了什么方式去度过这最后的一秒和最初的一秒,这一年也就这样平淡无奇地关上了大门,再也不能读档重来了。

不过,正因四平八稳,正因平淡无奇,才会期待着下一年能有些新的冒险嘛。

 

 

热热闹闹狂欢到后半夜直到迷迷糊糊睡着,不过是仗着“天亮之前今天就还是今天”。可惜的是,几个小时前集体放弃了的新年参拜还是要进行的。

工藤新一睁开眼时,自家客厅里的灯光还亮着。

呜哇,完全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庆幸着就这样躺到天明还没有感冒的同时,他看向同样一脸状况不明的其他两人。“睡得可还好?”他套上衣服从被炉前起身,“新年参拜,要去么?”

“没有异议。”白马站起身拎起散在一旁的外套,顺便抖去了落在上面的蜜柑皮。

 “我随时出发都OK。”服部则是大打着呵欠四下里望了望,“……黑羽呢?”

“不知道,”被炉旁并没有看到黑羽的外套以及其他个人物品,他耸了耸肩,“可能是先去了吧。”

“哎,他先走了?”

将窗开了一条缝领略到了室外的寒冷,工藤跑回房间去拿了围巾,其余两人等在玄关。

1月1日的早晨,不会因为它日期的特殊就比平时更加寒冷或更加温暖。门在背后关上,蓦地站在冷空气中的三人不约而同地原地跺了跺脚。可惜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人是女孩子,身着华丽考究的振袖参加新年参拜的少女,如此令人心生爱与希望的风景这里是看不到的。

真遗憾啊。

“哟,”走去神社的路上,工藤不甚在意地向服部的围巾偏了偏目光,“新围巾?”

“那是!”像是献宝一般,服部将大半张脸都埋了进去蹭了蹭,眼底满是得意,“和叶亲手织的喔!超合适的不是吗?”

“那种谁都可以戴上的东西算什么,”不服输地从衣袖中探出手,工藤张开十指向前展示着尺寸正好完美贴合的手套,“纯手工制作,如何?”

走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白马决定竖起衣领,将双手藏进口袋——尽管他已经系好了围巾,手指也不会毫无遮蔽地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他们抵达神社时,那里已经熙熙攘攘聚集了不少人,一直到今早出门之前都没什么特殊感觉的几人这才嗅到那么几分新年的味道。人群中,有结伴而行的少女红着脸交换着彼此的恋爱祈愿,有热恋中的情侣放着闪使小范围的空气迅速升温;有来自同一个球队的同伴心怀着相同的目标排成一列,也有满身生意气的中年大叔无奈叹着气地将500元硬币投进赛钱箱。

要在这么一个元素混杂的人群里找到一个不知此刻是否在这里的同伴,实在是太困难了——更何况对方并不属于那种光凭发色就可以与路人区分开的角色。

本应有四人参加的新年参拜通常只会到场三人,这是常识。

鞠躬,击掌,再鞠躬。不管那不知是在游手好闲还是兢兢业业的神明大人是否有听到那些愿望,新的一年都请多指教了。

“你们都许了什么愿望?”形式上算是完成了迎接新的一年的仪式,从神社回往工藤宅的路上,服部明显意犹未尽,“顺便一提,我的愿望是与和叶的关系更进一步~”

“到哪一步?”点到为止不再多问,工藤耸了耸肩,“嘛,我的愿望没什么特别的,”他扯起一个主角式的狂妄的笑,“世界和平这种程度的愿望,巴拉啪啦地一瞬间就可以实现了不是么?”

“我的愿望是警视厅的上级早日换人……”在其余两人皆是一颤的注视下,白马了然地闭了闭眼,“…开玩笑的。不过二位,”他转过视线。“听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哦。”

“这个我当然知道,”工藤挑眉,“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把那么重要的愿望告诉别人?”

“工藤君真是会开玩笑。”

“彼此彼此。”

“哎…哎?”关东二侦探你来我往地开着玩笑时,中间夹了一个老实人,“所以…你们刚才说的愿望都是假的?”

“难道你说的是真的……?”工藤难以置信地扶额。“真是服了你了。”

“原来服部君的新年愿望这么纯情么?”白马很懂似的点了点头。“真是青春啊。”

——虽然他似乎没资格这么说。

恼羞成怒的服部跳着脚要跑回神社重新许愿,已经快走到家的工藤扯住了他的围巾表示自己不想走更多路。正当他们吵吵嚷嚷地抵达了工藤宅,几人在工藤掏出钥匙开门之后,皆是一愣。

本应无人的客厅里,黑羽正舒服地趴在开启的被炉旁啃着昨晚剩下的仙贝。

 

 

“我就不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了……”开门之前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的工藤滴着冷汗,“新年参拜…你有去么?”

“当然有啊,”黑羽放下了手中的漫画,“不知不觉就发现自己在那里了。”

为新年首战不捷满不甘心的服部打算开启新年参拜二周目,“黑羽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出门也不叫上我们!”他和着血与泪握了握拳,“就算你起得早也喊一声啊!”

“所以我都说了!不知不觉就发现自己在神社了。”黑羽从流着血泪冲上来的服部脚下抽出自己在看的漫画,“是我到的太早的缘故么,”他抖了抖漫画上落着的仙贝的碎屑,“那里根本没什么人。”

“我们出门的时间也不算晚,”白马掏出怀表确认了他们出发时的时间,“黑羽君真是性急呢。”

“哈哈哈,不过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我可是看到了哦,”得意地晃了晃手指,黑羽咧开嘴角笑得甚欢,“那里的巫女小姐姐超可爱的。”

“好狡猾啊可恶!”服部恨铁不成钢地捶着地“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挤了一堆人了啥也没看到——”

“嘛,至少那更热闹不是么?”黑羽无所谓地将漫画翻到了下一页,“我本来也想找个热闹点的地方,不过听说那边的神社要爬山我嫌麻烦就回来了~”

说话间,室内的几人像是商量好了一般,不约而同地钻回了被炉。不多时,屋子里仅存的冷空气就重又被令人昏昏欲睡的温暖所替代。

“我说啊,”依然在认真看漫画的黑羽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江户川大结界……你们听说过么?”

“那是什么不靠谱的漫画设定?”将自己戴了手套比V字的自拍发给了青梅竹马,正在等回复的工藤偏了偏瞳孔,“江户川……哈哈哈听起来好逊。”

“是一个能够操控时间和空间的神秘结界喔,”一本正经地继续翻着漫画,黑羽那认真的神色表明这家伙无疑是在胡说八道,“听说在那里,年份每过去一年就会重置一次,”发觉漫画已经翻到了底,他撇了撇嘴将之丢在了一旁,“所以结界中的人谁也不知道确切的年份。”

“那算什么,超无聊的。”闲不住嘴的服部又拆开了一盒Pocky,“时间会被重置的话,每一年都只能做相同的事了不是吗?”

对时间的敏感度异于常人的白马很精准地抓住了关键词,“只是年份会被重置的话,”他沉下目光,“时间应该还是会前进的。”

“嘛,不知道,”黑羽从服部那里抽过一根Pocky叼在嘴里,“反正我就随便那么一说——”

不管是否存在那么一个结界,不管那个世界的时间是否有在前进,在那其中生活着的人们,一定也是在不停歇的路途中不断收获着欢笑与泪水,也会有并肩而行的同伴,也会在新年到来之际数着一路以来的收获露出感慨的微笑。

不知道确切的年份又如何,旅程中积累下的经验与成长,以及路途上所遇到的那些人,可是不会被重置的啊。

 

 

“啊!”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服部猛地跳起身,“绘马!刚才忘记写了!”

“喔喔那个我也还没写呢,”早已读完了漫画无所事事的黑羽立刻响应,“现在去么?”

“好啊走起走起!正好趁这个机会一雪前耻——”

“顺便去抽个签吧。”工藤也起身,“我每次都能抽到大吉喔。”

 “那我就咒你抽到大凶。”

“想抽到大凶的时候就能抽到大凶,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得了的运气呢。”

“……新年第一天你们这群家伙就不能思想积极一些么喂。”

 

 

再一年,又一年,时间继续前进。

 

END

 

宫君有话要说:

今年的跨年戏份给3/4组了(真是一点也不轰轰烈烈啊

这次的梗玩得依然恶意,还请不要在意(笑

那么,虽然时候未到,新的一年也彼此加油吧(啊哈哈

评论(28)
热度(12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