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5)

Puzzle 25  让女士等待是□□□的行为。

 

大概是出于某种预定调和,就算那只无辜的蝴蝶没有扇动翅膀,枝梢落下的一片叶子也有可能会改变空气的流向。原本应该存在却无故缺失的回忆,大脑也会自顾自地用其他内容补上。

一切都无可挑剔,一切都完美无欠。

在deadline之前大笑着放纵自我开浪,必定会在截稿日迎来肝力耗尽的后果。若是旷课享受了一个不被管教的自由下午,事后则一定会得到来自学校与父母的双重责罚。一切都自有安排。

——且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过,若那创造了世界的上帝不是同一个,那么那些最初的因子的走向,自一开始便会有所不同。

 

 

两位主角抵达东京时,距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会儿。临近正午的城市似是被阳光晃得有些慵懒,连视野内行人的步伐都和特写镜头般速度被放慢。

电车车站,江户川刷过卡机走向回转不歇的扶梯,随即停住脚步,不解地看向身后的黑羽。“你回家的电车…应该不是这个方向吧?”

不管外表如何,自己说什么也都是拥有独立生存能力的高中生,独自乘电车回家这种事,还犯不着他人操心。

“嘛,虽说这次我是被你叫出来的,”堵在扶梯口无疑是失礼的行为,随着江户川走上了扶梯,黑羽扯了下肩上的包带,“可在外人看来,无疑是‘亲密无间的兄弟出行’呐。”他耸了耸肩,“你要是走丢了,我可是要负责任的。”

江户川还给他一个白眼。

“你别这么看我,”神经末梢确实地捕捉到蹿上脊梁骨的恶寒,本意不是贬低对方的黑羽立刻推了推双手,“嘛,就这样把你送回事务所,还能顺便和兰小姐打个招呼。”扶梯运行到底,他向前小跨了一步站在地面上,“独自一人出游的柯南君有个人陪着,兰小姐也少担心一点不是么?”

“她才不会那么担心。”江户川只是继续向前走着,“再说了,我事先有给她发过邮件。”

这一次不是先斩后奏了,的确有好好地征求同意,也的确毫发未损地回来了。

“有发过邮件?”所幸此刻不是高峰期,站台上等待电车进站的人并不多。随江户川站在了人群相对较稀疏的角落,黑羽不经意地抬头瞄向几步外的时刻表,“话说,这种胡来的计划,她竟然没有反对啊……”

“你以为她是为什么才没反对的?”脸上理所当然地写着“这不是当然的么”,江户川的言语间带着点嫌弃,“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你叫出来而不是一个人去找服部?”

在以身犯险之前,自然要先准备好挡箭牌。

电车进站。

听闻某位小学生得意满载的挡箭牌宣言,一只脚已经跨进车厢的黑羽,忽然有点想回家了。

 

 

挡箭牌是准备好了,然而……

“柯南君,为什么不接电话?!”恨不得立刻将旅行见闻与人分享的两人还未敲开事务所的门,那扇门就有所预谋般“嘭”地打开了。可惜门后出现的不是久别重逢时笑颜绽开的少女,而是被放鸽子几小时后愤怒的现役女子高中生。

“哎?电…电话?”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场景的江户川原地愣着神。

“你以为今天几号了啊?说好了玩一天就回来呢?”

“这算是哪个国家的作息?美国时间吗?”

问题接踵而至。再优秀的大脑,面对这莫名其妙的状况,也要运算过载濒临当机了。

江户川的思维还停留在最初的问题上,“可是我没……”

我没接到电话啊。这几天信箱也好通讯记录也好都安静得很,没有收到过什么特别的消息,更没有什么夺命连环call。

“你还敢狡辩?!”心情不好的女孩手劲比平时更甚。以极其娴熟的手法提起了江户川的左耳,毛利兰那驾轻就熟浑然天成的愤怒可谓是深得有希子真传,“要在外面过夜也不提前说一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本想帮江户川说上那么一两句的黑羽蓦地也哑口无言了。

你原来没告诉她要过夜吗?!他用目光发出无声的质问。

我当然有告诉她啊!同样也在无声中回望向他的江户川可谓是悲愤交加了。

“要不是服部君打电话告诉我,我就要挂电话给儿童走失中心了!”被扯着耳朵的江户川此刻已痛得龇牙咧嘴了,可兰完全没有放松力道的意思,“以后不准擅自给别人家添麻烦,知道吗?”

原来最后是服部告诉她的吗……

服部,good job!

窘迫中的两人在心底为服部比了一个大大的赞。

“嘛,可能是因为讯号延迟,名…柯南君的邮件没有及时发出去,”黑羽出声介入这令人尴尬的教育场面,“既然现在安全回来了那就——”

成功暴露了自身存在的黑羽,此刻想要抽身逃离也来不及了。

手上的力道总算有所放松,江户川立刻捂着耳朵跳到了一旁。随着兰沉默着转过满含怨气的视线,被盯着的黑羽不由地身形一抖。

“我还以为你会比新一靠谱一点呢黑羽君,”愤怒的女子高中生一开口,便是犹如阎罗王般的说教,“结果还不是半斤八两!”

“是…是?”无辜中箭的黑羽站直身体夹紧了双肩。

“柯南也就算了,连你也跟着一起玩失踪?怎么联系也联系不到,根本没办法信任嘛!”

“我……”我明明一个电话也没接到啊?!欲哭无泪地点头接受批评,黑羽心底迸发的无声呐喊与江户川同了步。

“真是的,”兰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柯南要跟着你们两个,肯定要被带坏的啦!都已经是高中生了,就不能更可靠一点吗?!”

被点名批评的两人既不能为自己辩护,也的确找不到申诉的立场。被勒令正坐反省的他们就这么被恼火中的女孩不休不停地说教了一个多小时,仿佛历经了一番深入彻底的灵魂洗礼。

 

 

“啊——啊,为什么连我也要一起被骂啊……”当天晚上,回到家的黑羽忆起那长达一小时的地狱说教,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还真好意思说,你这个背叛者。”接到电话的江户川明显很没好气,“居然会找借口临阵脱逃……你这样还算是战友吗?”

作为挡箭牌的黑羽离开之后,没有了遮蔽的江户川被说教得更惨了。

“可我不想被正坐说教嘛,像个小孩子一样。”就算努力去回忆,黑羽也已记不太清,自己上次被这样严厉说教是几岁的事。单肩夹着通话中的手机,好腾出双手撕开杯面的料包,他目光偏了偏,“怎么样,兰小姐现在心情如何?”

“她气炸了,现在也还没消气。”语气里埋了深深的无奈,江户川刻意压低的声线明显是在躲着什么偷偷讲电话,“托你的福,我未来一周都要被禁足了。”

“别什么都怪到我头上,小学生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黑羽表示不背这个锅。

“啊啊,我是小学生还真是对不起了。不过……”虽说被说教三小时实在是耗费心力,江户川并没忘了自己所该关注的事。“那个,你怎么看?”

“……哪个?”向杯面里倒进热水,黑羽语声顿了顿。

“发出了消息的事。”江户川目光一沉,“在服部家过夜的事,我确实有通过简讯告诉兰。”

“可她没有收到,而她拨出的电话我们也没有接到。”论稀奇程度,这可能堪比灵异事件了。“我们该不是…穿越到了什么异世界去吧?”

“怎么可能,服部不还是能通上电话么。”江户川依然压低着声音,“我觉得,问题可能出现在我们身上。”

“我们?”

“对,我们。”肯定的语气。“按照原本的计划,我原本应该在大叔那里陪着查案子,而你能赶上那场展览会……”将“偷宝石”的字眼略了过去,江户川轻咳了下,“可我们没有在那里,位置就被空了出来。”

“空了出来……”咀嚼着江户川采取的说法,黑羽很快想到了合理的解释,“就好像是…就算强行把人物的贴图从系统里删除了,立绘的位置还会空在那里是吗?”

“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也没有错……”话说贴图又是个啥?不想暴露自己在游戏方面的无知的江户川没有多问。

“所以临时去了大阪的我们是在‘圈外’……吗。”黑羽短短地沉默了片刻。还未等他再次开口,一道不属于江户川的声线就透过听筒直达他的耳边。

“柯——南——君?”

听筒另一端猛地划过刺耳的噪声,似是手机差点滑落在地又被险险捞起。

“嘛,看来你那里的问题还没解决,”有些幸灾乐祸地扯起嘴角,黑羽好心情地掀开杯面的盖子,“那么为了避避风头,这阵子就不联系你啦。”

这家伙,又临阵脱逃!愤懑地将手机退出“通话终了”的界面,江户川深吸一口气,以迎接新一轮的说教。

还好,日常也依然还是日常。一切都没有变,这样就足够了。

“居然还在笑?你这是在挑衅吗柯南君?!”

这样的日常,就足够了。

 

 

然而,像是为了响应什么flag,在那次的通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黑羽的消息。

如同社会存在被彻底抹消,与外界的联系被尽数切断,携带电话也好,社交账号也好,都呈现圈外一般的死寂。

彻底地,联系不上了。


tbc.

评论(17)
热度(70)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