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6)

Puzzle 26 真的存在吗?

 

当一个人总也联系不到,我们不会轻而易举地就认为对方的存在被社会性抹除了。只是没有回讯息而已,只是没有接电话而已。或许对方只是忙得连手机也没有时间看,又或许对方只是在网络讯号抵达不到的荒郊野外进行生存训练……

推测可以有很多。可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已经主观认定了对方确实存在的事实。

听不到,看不到,触碰不到,电讯号也联系不到,这一切都不等于不存在。一个呼吸着空气,每天也消耗着地球资源的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嘛。就算(在社会意义上)真的消失了,构成他/她的物质依然会存在于我们共同分享的空间内,存在于这个触手可及的世界上。

可如果… 那个人真的不存在了?

泄愤般摔下手中的游戏手柄,江户川觉得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还认为这个问题至关重要的自己简直像个白痴。

然而,在经历过了那样多违背常识的事件之后,他认为这种程度的思考并不过分。

“别对设备那么粗鲁啊侦探君,”同样摆弄着手柄的灰原无所谓地盯着电脑屏幕,“要是发现新配的手柄没几天就报废,博士又要哭了。”

“啊啊我知道了!真麻烦……”明知道我是游戏黑洞还请我来测试游戏bug,分明是用错人才的博士不对。没好气地,江户川捡起那市面上绝无贩售的博士装配版手柄2.0,重新将注意力投回操作界面。

“啊,死机了。”灰原的手稍微顿了顿,“你到底做了什么?”轻描淡写的语气不留情面地埋怨着,“真是看不出来,无所不能的侦探在这方面这么废柴。”

“这明明就是出bug了好吗?!”第一次被试玩的游戏能够流畅运行且全无bug,真能做到这个地步测试就没有意义了。

话说,那种低概率事件已经能被称为奇迹了吧。

在灰原尝试重启主机的同时,江户川放下了手柄,继续思考着之前的事。

这几天,他虽然名义上是被“禁足”了,可事实证明那不过是女孩子的气话而已。在那之后的出门从未被阻止过,自己的行动也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自由。正如他现在正在做的,博士请他和灰原帮忙为新开发的游戏测试bug,顺便测试一下新配装的手柄的手感如何。

一个游戏黑洞还能说出什么游戏感想,这和让一个咸淡都吃不出来的家伙去做美食测评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确认。

联系不上黑羽了,这说明了什么?有了之前大阪之旅的经验,现在的江户川多少有了一些可供推导的资料。像服部那样因为没有事先通知过就完全见不到面是不可能的,他们在同一个城市,就算几率再小,擦肩而过的几率也不为零。那么,无法联系的可能性就是另一个了。

黑羽现在有“需要做的事”。为了让事件能正常运行,剧情能顺利展开,无关人士就需要被屏蔽掉。

说起来,最近的确没看到什么与怪盗有关的新闻……

可这没可能啊?!“身体被缩小的侦探”这么一个绝对能增加故事戏剧性的角色摆在这里,没理由被屏蔽啊?

有怪盗的地方就理应有侦探,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做是“无关人士”的江户川绕过了这一点,直接着手于思考第三种可能性了。

会不会……沉思间,他的双眼并没有在休息,而是不间断而无目的地让视线在整个实验室里游离。这个为灰原临时布置的实验室里,各种器材的布置与桌上资料的堆叠已经使之不像一个临时栖身的房间,而更像是长期占用的据点了。

撇开小学生的课业和应付侦探团的日常不谈,作为“宫野”的灰原,直到今天也依然在不间断地研发APTX4869的解药。尽管进展缓慢,但每天推进一点,总会有成效。

研发出解药,这是灰原目前的主要任务。

无意识移动的视线为不停歇的思维远远不断地提供灵感。也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江户川想到了所谓的“第三种可能性”。

会不会…现在的我也有“必须要做的事”,也有“必须要完成的主线任务”,而为了不打扰到这个主线,与任务无关的黑羽被从这个世界里剔除了?

那可不是单纯的社会性抹杀这么简单了。但当下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准则下,这种抹除会达到什么程度,至少目前,黑羽还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记忆不会说谎,可如果那个黑羽真的从物理意义上被删到一个分子也不剩,那么为了修正矛盾,与他相关的记忆也理应被清除……

为自己这可怕的结论眨了眨眼,江户川回过神。涉及到记忆的话,仅凭单人的证言太过片面。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出声叫住此刻正在检查主机接线的灰原。

“喂,灰原,”看到女孩不耐烦地回过头表示自己听见了,他便继续说下去,“你还记得黑羽吗?”

“哈啊?”面对这个问题,灰原挑起了半边眉,上扬的语调仿佛在质疑眼前的人是否吃错了药。

虽然她的表情仅传达出单一的不耐烦,这份不耐烦的解读方向倒并不单一。“你们几天前才见过面,你是撞到脑袋了吗?”会是一种解读,“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你随便杜撰这么个名字是在开玩笑吗?”则是另一种。

到底是哪边?

“不要只给我这么个反应啊……”江户川扶额,“记得,还是不记得?我需要一个准确的答案。”

“如果你说的是那位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的话,很遗憾,”灰原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想忘都忘不掉呢。”她放下手,眼底戏谑依旧,“我想我已经描述得够具体了。”

不仅强调了没有忘记,还准确说出了对方的另一层身份,证词成立。

灰原没有忘记他。今早出门时,兰也给出了“最近不准去打扰黑羽哥哥哦”的警告,看来她也没有忘记。与他人分享相同认知达成,确认黑羽是存在的。

可如果这些构成认知的信息都来源于记忆,对他而言黑羽的存在也就不过是记忆而已。得要实时接触,更新一下情报才行。

一个联系不到的人,到底该怎样去接触?

“我说啊,”没有经大脑地,江户川顺着之前的话题又开了口,“社会性存在被抹除的话……会怎样?”

“会怎样?”重启了电脑之后,灰原将游戏再度启动,正抱着双臂等待程序载入,“那不就是你和我现在的状态么?”

“不不不,工藤新一还没有被抹除,”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江户川忙连连摆手,“知道我还活着的人还是挺多的。”

“彻底被抹消不好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灰原继续看着电脑屏幕,“已死之人不会再次死亡,这不正是根本意义上的安全么?”

“比起那种安全,我更乐意活着看到真相。”意识到思维被带跑,江户川猛地摇了摇头,“啊啊我不是在指这个!我是说…一个人如果社会性存在被彻底抹除的话,与他相关的记忆还是会存在的不是吗?”

“所以,做得彻底一点,与之相关的所有人也一并清除不就行了。”

眼前仍旧盯着屏幕的女孩毫不在意地说着可怕的事情,目不转睛。

哈…哈哈,这还真像是混过道的人会说的话。

抽搐着嘴角看着屏幕上Game Start的界面终于加载完毕,江户川认清了一个事实。

比起求助他人,还是擅自行动来得更加高效。

 

 

话是这么说了……具体该怎么操作呢。

江户川打算从最简单的方法开始尝试。既然直接联系黑羽这一条线断了,不代表他不可以从其身边的人入手。用工藤新一的声音打电话给中森青子,说自己最近有事要找黑羽,顺便套出对方最近都在做些什么,这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这一方案自一开始就卡在的瓶颈——中森青子的手机也同样打不通。不是拨出了空号,也不是电话占线,每一通电话等待的信号音都响到了最后一秒,可最终都是无人接听。

原来从身边的人入手也行不通吗……

偷偷用兰的手机拨出电话也尝试过了,通过简讯和社交账号联系也都尝试过了,任何一种都没有得到回应。

喂喂,不会真出事了吧……回想起灰原之前所说的“与之相关的所有人也一并清除不就行了”,江户川隐约感觉到不妙。

虽然或许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但连身边的人也一并波及的话,说明黑羽那里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啊。

果然还是需要当面确认一下……

这个念头闪现在脑海中的瞬间,江户川开始无比感谢自己在去大阪之前,作出了先在黑羽家留宿的决定。

这至少让他知道了黑羽家的住址。而曾经造访过的空间,理应不会凭空消失。

 

 

黑羽快斗注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看着它从这一分钟跳到下一分钟。

通知栏里没有新消息,也没有提示收到新邮件的铃音响起。

一段时间内未感应到新操作,手机屏幕暗了下去进入待机状态。

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黑羽松了手任手机随意丢在一旁。他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

也好,反正他这段时间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几分钟后,已经感觉到无聊的他再次翻过了手机。通知栏里依然空空如也。

他开始翻看网页上的新闻,并带着点无奈地笑出了声。那些记者真会找角度,相片上的自己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可自恋过后,感叹过后,他又开始感觉到腻味了。

 

真安静啊。

 

tbc.

评论(5)
热度(64)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