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7)

Puzzle 27  □□之中,没有解答。

 

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黑羽开始认真反省,当初为什么要对青子说那番几乎没可能兑现的大话。

“游乐园动物园水族馆什么的,只要你乐意,都会带你去。”

当时跟着气氛顺便这么说了。不过对于女孩子而言,约定性的话语果然只有实现才算得上是浪漫。

可没想到后来真的去了。

对于将“水族馆”这种极易误导对方的选项加入候选方案这一点,黑羽后悔到想揍自己一拳——毕竟被比起揍上一拳这种简单高效的物理攻击,水族馆所带来的挥之不去的精神恐怖他实在是消受不来。

不知是有了选项提示还是出于恶作剧心理,那天青子的确提出了要去水族馆。

既然她这么要求了,那就去呗。

过度惊吓,伤势未愈,加上摩托车后座的女孩的搂抱带来的甜蜜疼痛,黑羽自那天回去之后就成功发起了高烧。

平心而论,黑羽觉得自己还算幸运的。尽管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既没有碍事的玻璃渣留在体内,也基本没有伤到什么脏器。只是行动能力被削弱了而已,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当然,事后自然没少挨寺井爷爷的一顿训。能找个借口不去学校倒是好事,毕竟他还没想好要怎么为这个几天半个月好不了的伤找借口。

大概会留下疤痕吧。虽说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可留下那么大面积的伤痕在显眼位置,作为高中生而言,尚且还不需要它来宣示阅历与男子力。勋章是奖励,是Stage All Clear之后的成就,而不是这种要为了隐瞒其存在而费尽心思扯谎的东西。

其他时候想要瞒过去倒不是什么难事,可需要换衣服的体育课和游泳课该怎么混……这种程度的伤可不是“周末和人干了一架哈哈哈哈”那么简单。唔,对外宣称这是纹身?但这形状无论怎么看都毫无艺术感可言。为了遮掉伤痕干脆去用纹身盖住?得了吧,那么大面积的纹身,四舍五入都快赶上越狱了。

果然在这种时候,就会有点羡慕女孩子们那种遮盖面比较大的泳衣了。经典款的藏蓝色,平日里藏在宽松水手服里的身体曲线一览无遗。恰到好处的开叉与领口,正是这种欲露不露的暧昧,才是学园泳装的浪漫所在啊。

要不今后都和女生一起上游泳课好了。反正到了那种课上究竟谁是谁都看不太清楚,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可以完美地混进去。在那之后还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女子更衣室也说不定……

“呼呼,呵呵呵……”邪恶的想法从计划到实施都详细考虑到,黑羽将脸埋在被子里偷笑着。然而下一秒。他就猛敲了自己一记,紧急关停了这教科书般的男子高中生脑内妄想,迫使思维转回到正经事上。

和女孩子们一起上游泳课当然是不可能的,全部看光的零距离接触一点也不浪漫。不过说到底,这个伤的事到底要怎么解释清楚?

借口是在谎言被戳穿后才被需要的补丁。那么在被发现之前,努力将一切藏好就是。

走一步算一步吧。

 

 

要寻找一个此刻不知该如何联系到的家伙,一般会遵循的思路是将对方可能会在的地方都找一遍。江户川的确遵循了这个思路,将他所知道的有可能的地点都逛了一遍。虽然周末黑羽通常都会窝在家里打游戏,不过并不排除有外出的需要。他原本也想过请服部邀请黑羽一起联机,从而达到限制对方活动范围的目的,可从服部那里得来的消息却是“那家伙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在线了”。

提出假设再逐个击破的方式看似很蠢,效率也很低,还易受移动速度等诸多因素限制,却确实地给人有“我在努力了”的错觉。

黑羽常去的那一家游戏中心自然是没有找到人,之前提到过的会和中森青子一起去的那家甜品店也不见那家伙的踪迹。江户川甚至还去了自己还是工藤新一时他们曾经去过的那家漫画咖啡店,理所当然地,没有发现任何熟悉的人影。

值得一提的是,在离开那家店时,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某一个书架上。这书架与店里摆着的其他书架并无不同,只是在正好的位置,在与江户川的身高几乎齐平的位置,摆着那本他们那天找了一个下午也不见踪迹的漫画第七卷。

然而,事到如今江户川,不,工藤对那本漫画讲了什么已不再感兴趣。第六卷他早已读过,第八卷的内容也是熟记于心。后续的剧本已被他掌握在手里,圈圈绕绕却结局已知的剧情错过了也没有关系。

缺失的只是经历过程的心情而已,观测者的视线不会影响结局,缺席的观测者则更不会。

脚步没有一秒的停留,江户川很快循着记忆抵达了黑羽宅附近。那与记忆里别无二致的宅邸就在那里,没有消失也没有移位。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从内里透出些许的灯光。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应该能见上面吧。

江户川踮起脚尖按响了门铃。

既然那家伙在家的话,应该……

可门里没有传来任何反应。

没听见吗。尝试性地,他又按响了第二次。可就算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凝神细听,也听不到内里有任何人走动的声音。

纯粹而彻底的寂静,就像是很久没有人住了一样。

“开玩笑的吧……”当天,在出发之前,江户川沿袭了之前的联系模式,给黑羽发去了简讯,说明了自己今日可能会到访的情况。按照过去的经验,做到这一程度,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才对。

站在黑羽家的门口,他翻开通讯录拨打了黑羽的手机。无人接听。

心血来潮地,江户川想尝试一下拨打座机。座机一旦响起来,那恼人程度绝非随时可以按下静音的手机能及。再沉得住气的家伙,在受到手机与固定电话的连环骚扰后,也会忍不住要发火吧。

他拨出了号码。

寂静,寂静。

但他仍能清晰地听见自己听筒里传来的信号音。

?!

能够听到等待的信号音,说明黑羽家的电话线没有被切断。但算到现在信号音已经响了近十秒,与黑羽家玄关仅一门之隔的江户川却没有听到任何像是电话铃声的响起。

那些发送出去的电讯号,都去往了哪里?

“喂,”他干脆一拳砸在了门上,向着门内喊出了声。“是我。”

碍于小学生的力道,那声音当然没有想象中那般引人注意。不过,接连不断的持续敲击,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扰民了。

停止了这胡来般的举动,江户川后退了几步。有个疯狂而快意的想法在那一瞬间闪过他的脑海。为了达成目的,他不介意做得过分些。

他矮下身,从地面上捡起一块像是刻意掉落在那里的石头,并顺手抛起掂了掂。

重量应该足够了。

 

 

我躺了有多久?

半睡半醒间睁开眼,空气中的寂静让人有种坠落入四次元空间的非实感。翻过手机眯起眼看了看时间,发觉自己不过睡了半小时的黑羽只觉得大脑发晕。他再度闭上眼睛。

虽然是晚饭时间了,可他还不太饿。

继续睡吧。

骤然间,从楼下客厅传来的爆裂声闪电般划过他的听觉。

“什…什么?!”黑羽猛地直起身,旋即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扶着墙走下楼梯时,他才隐约反应过来,那大概就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借着窗外尚且还留存的天光,他看到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像是被什么人恶意砸进来的,玻璃碎片散了一地。

“哪个混蛋……”暗暗骂了一声,他立刻赶往窗边向外望去。已经点亮的路灯下没有看到任何人影,暮色笼罩下的街区安静极了。

“啧,跑掉了吗……”摇了摇头关上窗,风依然不迭地从被打碎的地方灌进屋内。懊恼地踢了踢地上的碎片,黑羽此刻一点也不想打扫。

本来是打算继续睡的,却遇上这档子事……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嘛,反正都已经醒了,去趟便利店吧。冰箱里的存货恐怕撑不过今晚了。

他走向玄关。

 

 

江户川满意地看着那辐射状散开的裂痕。

这下你总该注意到了吧。

若那道路交叉的迷宫回环往复,总是将探索者引导回原地,那就干脆就地造出一个出口。没有见面的可能性也好,因为没有足够的交集被屏蔽了也好,这等既有冲击力又绝对不乏刺激性的事件,已足以推动剧情行走向下一章节了。

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那楼上亮着的灯光,江户川离开了自己所站的位置,走向黑羽家门口,等待反应慢了一拍的主人前来应门。

他甚至有点期待看到黑羽气急败坏的表情了。

可是……

寂静。

门内依然是一片死寂。

期待的心情退化为失望,心脏像是迅速沉了下去。泄愤般再次锤在了门上,这次他用了双手。

“喂,你在的吧!”声音的高度根本控制不住。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听到的话就应一声!”

拜托了……

“听得到吗?喂!”

说句什么,做些什么,什么都好。

让我知道你是存在的。

刹那间意识到了什么,上一秒还在砸门的江户川忽然停住了手。

刚才,按门铃的时候也好,砸碎窗户的时候也好,已经闹出了足够大的动静。他难以置信地回身看向那空无一人的安静街道。

黑羽注意不到也就算了……这番被报警也不奇怪的大动静,附近的住户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江户川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没有变透明。用力握一握,也能切实感受到自己掌心的温度。

我就站在这里,毫无疑问地存在于这里。

尽管如此,你也听不到我的声音吗。

 

 

玄关处,黑羽已经换好了球鞋。他系好鞋带意欲起身,却发觉膝盖的力量已不足以支撑身体。

摇晃着走了几步,他向前靠在了门上,低低喘了下。发热的额头紧贴在门板上,那令人清醒的温度刺激着混沌的头脑,竟有点舒服。

果然还是不行。这种状态要走去便利店,太勉强了。现在的自己别说是出门,就算是走回房间或许都做不到。叹了口气,黑羽背靠着门坐在了玄关。

姑且先休息一会儿,至少攒够体力走回房间——今晚他可不想在地板上睡觉。除却这个……有些庆幸地,他从裤子口袋中掏出随身带下了楼的手机,手机屏幕亮起映在他的脸上。

请青子帮忙跑一趟便利店吧。

他发出了简讯。

通知栏里依然显示没有接收到新的消息。

 

tbc.


宫君有话要说:

大致看得出来剧情时间点吗?

下一个paper的deadline是2月9日,所以......你们懂的(笑


顺便再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余本应该只剩两本了?

评论(15)
热度(57)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