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记录】中二少年的日常(26)

这个系列真的很久没写了……

一起念Master的小团体中,有一位学术素质不错,却独爱玩魔术的仁兄。

据和他单独相处过,并以此为契机目睹了他近景魔术的妹子们描述,其手法之炫酷简直神乎其神,无法拆穿,让人怀疑他既然这么爱玩魔术,为何还要出来念书。

嘛,我自然是还没有亲眼看过他的魔术就是了。不过今天的课程结束后,在回往市内的火车上,我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牌,一边熟练地切着,一边向我们感叹:“我前些天买了一打扑克牌,超贵……”

同行的妹子表示不解:“一打……?”

他很无所谓地摆弄着扑克牌。“是啊,一共十二副,毕竟扑克牌是消耗品,”抚摩着扑克牌的背面,他抽出一张给我们看。“经常使用的话,牌面会因为摩擦光滑度下降,手感会差。”

我嗅到了素材的味道。

离开火车站后,妹子因为家住得近先行步行回去了,而我和他还要换乘同方向的地铁。刷票进入地铁站后,我尝试性这么问了。

“我可以向你取材么?”

这位仁兄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可以啊,你想学魔术?我可以教你。”他掰着手指数着,“纸牌,硬币……你对什么花样感兴趣?”

“不不不,我这种先天性硬件不足的就算了……”我摆手,“我又不需要通过魔术撩妹子,只是想把你用作写作素材而已。”

对方的表情比较微妙。

果然,在现实中被人这么说了,多少都会觉得有些奇怪吧。

“不是什么奇怪的取材哦?”我举例说明,“比如你之前提到的购买扑克牌……这一类的习惯对我而言就是很好的灵感来源——”

“哦,扑克牌啊,”他立刻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副牌的盒子递给我,“我一般都会买这个美国的牌子,就是比较贵,一打要44欧……”

尽管他似乎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能达成交流倒是不错,嗯。

在我下车之前,他忽然望了望车厢顶,然后向我发出提议。“你之前好像说想换公寓来着?我那有一个空房间,你要不要来住?”

“……一个月大概多少?”

“375欧。”

“包水电么?”

“全包。”

这么算起来的话,和我现在住的公寓价位差不多啊,有点心动……

等等,虽然我是说过想要以他为取材对象,可我还没做好要成为室友的准备啊?再说了,我们根本没那么熟。虽然在一个专业里读master,交流的次数也很有限。

这家伙该不会只是因为魔术道具太贵,想要找个能平摊房租的房客吧?

可我现在的确想换公寓了……

梦想也好,爱好也好,最终还是要先向现实低头啊(叹气



评论(6)
热度(24)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