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9)

Puzzle 29  真的没事吗?

 

和普通意味上的屏蔽解除不同,屏蔽期间未接收到的信息会在解禁之后一股脑地全都涌进来。即使是再度获取到了黑羽的消息,得知那家伙的近况,在无法联系到的那段时间里错过的讯息,江户川还是没有办法触及到。

黑羽快斗以个人的名义在虚拟平台上分享的日常信息也好,在那一段空白时间里有关怪盗活动的情报也好,无论通过什么途径都查询不到。如此这般几番努力下来,或许只有询问本人才是最简单的方法了,江户川这么想。

然而......

江户川冷眼叼着吸管,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此刻正喋喋不休的家伙。

“上次提到的那家甜品店我去过了,老板人超好的。”

“柠檬和牛奶不能一起吃喔,试过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能再要一份冰淇淋么?呀,现在终于能吃了——”

“跟你说啊,前一阵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家的窗户被砸——”

“为什么说‘现在终于能吃了’?”冷不防打断了他的日常闲谈,江户川松开吸管,“难道之前就不能吃冰淇淋了吗?”

如果不是身体处于需要节制摄食的特殊时期,是没有必要有什么忌口的。

意想不到的切入点,翻着菜单的黑羽愣住了片刻。在他的视线可疑地偏开之前,江户川再度抛出问题。

“窗户,修好了么?”

“哎?”还未开始想借口,对方就完全不在乎解释地继续发问了。放下了菜单,黑羽方才还挂在嘴边的轻松笑意淡去了。

“抱歉,”再度咬起了吸管,江户川低下眼看着杯中泛开的小小波纹,“是我的问题太多了。”

在一方谈论着日常的话题正在兴头上时,忽然接连抛出几个角度刁钻脱离现实的话题,这无异于当头浇下一盆冷水。湿哒哒的闲聊气氛再怎么想重新燃起,也很难恢复之前的温度。

尽管这快节奏的闲聊中所能获得的信息,已足以弥补之前不能见面所造成的空白,可对于自己真正想知道的事情,黑羽还是只字未提。兴冲冲地将这些无关紧要的日常摆在台面上,而对那些可能导致了他们无法联系的事由缄口不言,看起来就像是努力告诉别人自己没事一样。

难道说…这家伙对于无法联系彼此的这段空白期,根本全无知觉?

今天的自己或许是太过急性子了......杯中的果汁很快见了底,再咬着吸管也无法佯装喝饮料来岔开话题。轻叹了下,江户川将空杯推到了一旁。

下一份冰淇淋送来时,请服务生小姐帮忙收拾一下吧。

看到他意义不明的举动,黑羽也将自己面前那空掉的冰淇淋碗推到了桌边。玻璃制的小碗停在了距桌沿恰到好处的距离,绝对不会掉下去的安全地带。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他收回手,“窗户第二天就修好了,一直碎在那里的话会很冷的。”他的眼底已彻底褪去了闲聊的心情,“为什么要问?”

明明在自己难得安分的那段时间内一直都相安无事,这位小侦探今天忽然二话不说将他约出来,肯定不是为了听这些日常闲聊,这一点黑羽还是清楚的。但是,一旦话题脱离了那些日常,那些被盖上了沙子,企图掩藏在时间中的秘密,终将会被吹去尘灰暴露在阳光下。

“你家的窗户被砸碎的时候,”没有回答他,江户川的注意力尽数集中于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上,“你有看清楚是谁砸的吗?”

“没有,”黑羽无所谓地一耸肩,“大概在被我看到之前就已经逃跑了吧。”

“从你听到玻璃被打碎到站在窗边查看,”彻底进入了证言收集模式,江户川根本无心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大概过去了多久?”

“你问多久......?”一头雾水地面对这接二连三的问题,黑羽郁闷地眨了眨眼。不过比起纠结对方为什么要问,认真回答或许才是更快接近答案的捷径。他仰头看向天花板,回想着那一天的经历。

算上套上衣服离开房间,以及走下楼梯的时间,大概......

“大概...有两分多钟吧。”

居然花了那么久?心底计算着时间差,江户川也同步回忆着当天的行动。如果光是走到窗边也要花费两分多钟的话,自己当时的确已经没有站在可视范围内了。可最关键的问题在于......

“在那之后呢?在那之后没听到门外有什么声音吗?”

“当然没——”回答戛然而止。小侦探的这一番问话看似没有理由,可加上一个前提的话,一切就好理解多了。掐断了回忆,黑羽的眼神沉淀下去,“名侦探你会这么问,就好像......”

就好像...当时在现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一样。

而这就是原因吗。

“终于明白过来了?”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某种顿悟,江户川便没有再问下去。

“所以说,那块石头是你——?!”当面指认出了犯人,黑羽猛地拍了下桌,“原来是你干的!”

“没错,是我,”轻而易举承认了罪责,江户川用手比划了下,“那块石头大概...有这么大吧,”他轻松地扯了下嘴角,“不过既然窗户第二天就已经修好,我也不必多担心什么了。”

“可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啊?找人修窗户很麻烦的哎!”如江户川所愿地,黑羽挂上了他当时所没能看到的抓狂表情,“你不会敲门吗?就算没人应也发个简讯啊?!”抓狂的问话蓦然顿住,黑羽在那一瞬间明白了小侦探当时的意图。“难道说...这些你都尝试过了?”

“是的,全部。”江户川点头,并在手机上翻出了那一天的通讯记录,“出于某种原因,我尝试联系你的途径都被切断了。”

而你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我当时的确是什么也没听到......”翻开通讯记录,黑羽确认了那一天的确没有收到来自江户川的消息。事实上,直到昨天,他们之间的联系记录都完全是空白。

说话间,黑羽点的第二份冰淇淋已被送到。在服务生小姐将冰淇淋放在桌面并鞠躬离开的全过程中,两人均没有再出声。

他们已经通过了那场差点白跑一趟的旅行验证了要见到面所需达成的条件。那么当一方积极创造条件却最终未能达成目的时,是哪一方造成了这个局面,显而易见。

“你是不是...被卷进了什么事件中?”黑羽正准备抬起勺子,好用冰淇淋封住语言,江户川便开了口,“是不能说的事件吗?”

单方面的查询不到,也就是说,是身为侦探的自己没有介入必要的事件。而后发展成了行动不便,长时间内都要切断与外界的联系甚至还需节制饮食,考虑到这一步,事态则染血般显得恶质了。

眼前的这家伙只是单方面地不想求助而已。

而且,是无意识地。

“我问过服部了,他也说联系不到你。”不想抬起视线去看黑羽的表情,江户川的目光落在他手中金属小勺上。细薄的边缘反射过纤微的光。“跟我们说说发生了什么,就那么不乐意吗。”

黑羽没有说话。未被动过的冰淇淋球上,融化了的小小冰晶凝在了一起。

“明明你只需要说一声,”隔了一个桌面的距离,对面侦探的声音便低到几不可闻,“我们都会帮你的啊。”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他为何会下意识地拒绝向他们透露发生的一切?

这个问题江户川不愿意去想。

面对某些难以接受的东西,或许是一个概念,或许是某样物品,我们只需给其增加一个附属品,它就变得容易被接受了。比如说,对于一些人而言,牛奶总带着难以言述的奇怪味道,但只需用它去泡巧克力麦片,便可以下咽了。这个时候,巧克力麦片就是牛奶的附属品。

当然,不喝牛奶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只是若是作出了这个选择,可能连巧克力麦片也吃不到了呢。

——选择了巧克力麦片也好,将巧克力麦片和讨厌的牛奶一起放弃掉也好,这两种选择,都只是在对外界条件进行改变而已。不从当事人自身角度出发,无法接受的事物终将不会被接纳。

他为何拒绝求助?为何单方面地切断了联系?

我,真,的,能,帮,到,他,什,么,吗?

当那些强词夺理使一切变得容易接受的附属品被尽数去除,最终遗留下来的答案残渣,自然不会让人能够轻易消化。

我会的,我会的。我会帮到他的。

他在心底默念着,仿若某种魔咒。


tbc.

评论(15)
热度(6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