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34)

“驾驶员啊……”服部努力搜刮着有关那个驾驶员的记忆。他记起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码头登上快艇时,那个驾驶员提醒他海上风很大,最好摘下棒球帽以防止被吹飞。他记起那个驾驶员蓝色的防风服。他记起那个驾驶员帮他把从肩上卸下的大挎包固定在防水布的下面。他甚至依稀记起了那个驾驶员毫无特点的声线,以及丢进人群中绝对第一眼认不出来的平凡面孔。

他记起了很多的细节。尽管如此,构成他对这个驾驶员的认知的,不过是对方符合常理的一系列举动,以及作为“驾驶员”的身份而已。对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有怎样的喜好,经历过怎样的过去,自然还是一无所知。

因此,想到这里的服部还是摇了摇头。“说实话,对那个人我没什么印象。”

“没有印象也很正常,”白马没有多说什么,“正是这种标签化的身份,反而会将一个人的存在不留痕迹地掩藏在人群之中呢,”他颇有深意地眯眼笑了笑,“所以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会是出租车司机也没什么奇怪的。”

“在这种时候就别提凶手了……”想到他们正是追着那个人才会来到这种走一步也要绊三跤的鬼地方,黑羽不由地一抖,“我们还是趁还记得路早点回去比较好。”

海风的脚步被这片不知被种植在这里有多久的防风林牵绊住,喧嚣的林声听来就像是不绝的暴雨。比起那些被阳光直接照射的地方,连空气也湿润得多。

“也是,”工藤踢开脚边纠缠的杂草,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走,“虽然短时间内那个家伙不会再接近仓库,不过也不能排除这段时间里,有没有什么其他人也来到这个岛上。”

“不过我有一点比较在意,”白马抚平外套上因跑动产生的褶皱,“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那个人今天才回到岛上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按照你们说的,他就是那个老伯的儿子的话,那么他没准也是当年事件的参与者,”尽管大脑负责处理体力运动与逻辑思考的区域不是同一个,可协调了这一切的身体只有一副。经过刚才一番跑动已累到不想思考,服部承认,自己这么说的时候,信口开河的成分还是有的,“直到今天才回到岛上来,没准只是为了看看我们是不是还活着,顺便验收验收这群侦探有没有认真在干活喽——”

虽然是随口乱说,听着还挺像这么一回事的——尤其是在其余几位同伴也处于疲于判断的状态时。

“真要像你那么说的,那么他对我们构不成什么威胁,”工藤没有转回目光,“委托人没有加害受托人的必要吧。”

“也不是没有可能,”白马继续笑着,“‘你知道的太多了’…之类的。”

“所以说你们能不能不要一牵扯到这种话题就往阴谋的方向去想……”自认为是他们之中思维最正常的,作为普通人的黑羽不想多说话。

仓库已经近在眼前。

 

 

背靠着仓库合上的铁门,宫野微微叹了口气。

一个个的,都是容易意气用事的家伙呢。让女孩子一个人待在这个黑到看不清人影的地方,到底哪里安全了……

她抬眼看向仓库里阴影的深处,有两只情急之间被丢下的手电凄凉地躺在那里。

如果真的有什么人提前藏在了阴影里,还是能勉强看清的。

“宫野,”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由于有门的阻隔显得甚是模糊,“里面没事?”

认出是工藤的声音,宫野把门打开,“安心,好得很。”仓库内不新鲜的空气与差劲的采光较方才没有任何变化,“所以,你们有什么特殊收获么?”

“让那混蛋跑了,”走向他们之前在讨论的地方,工藤弯腰捡起手电,“下次再让我遇到,绝对要把这些破事问清楚不可。”

“虽然想说去海之家没准可以碰到面,不过现在大概已经见不到了。”给出提议,再主动对之反驳,这项不让人抓到破绽的技能白马已经完美掌握。

又暗又闷的仓库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况且经历了刚才的意外事件,几人还是认为回到据点比较安全。整理好调查期间散落在这里的个人物品,他们便来到了仓库之外。

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将自己从那个闭锁的空间中解放,宫野暗暗舒了口气。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被关起来”,要一个人待在那种不透气不见光的破地方,谁都不舒服。

“从仓库走到洋馆,这段路不短哎,”在白马关上仓库的门,将那挂锁形式性地半扣上时,服部无来由地感叹了句,“要把整个会客厅的家具搬到这里,那可不是小工程。”

“光凭一个人,肯定是无法完成的,”工藤点头,“所以不能排除协同作案的可能性。”

他们离开了仓库所在的那片空地。

“说到协同作案,就不得不考虑一下厉害关系了,”夏日的太阳还在向正午的极端角度攀爬,白马抬起胳臂挡了下阳光,“按常理来说,一般会是主人作案,下人协同消除或掩盖证据。”

黑羽无所谓地踏着影子,“反过来就不行么?”

“反过来…主人没有要帮下人隐瞒过错的必要吧?”服部偏过头,“如果有深厚交情那就另当别论。”

“没有深厚交情的话,就算让下人背黑锅也不奇怪呢。”

听了工藤的言论,其余几人几乎滴下了冷汗。

又来了,阴谋论……

“但照你们说的,没有交情便可以不犹豫地嫁祸,”为了看清路面,宫野将遮阳帽的帽檐些微抬高了些,“下人们同样也没有必要帮主人进行罪行的隐瞒不是么?”

目睹了一桩案件,并帮助犯人进行现场的清理。这或许可以保住那事后不知是否还能拿到的薪水,可心理上的压力与记忆中的阴影,或许会伴随一生。的确,从明哲保身的角度考虑,很少有人愿意为此赔上日后心安理得的生活。

“没有必要,但有人会创造‘必要’,”工藤掰开手指细数着,“要挟,恐吓,以人身安全做筹码,”他那轻描淡写的语气显得有些恶质,“‘你知道的太多了’的定则,在这里也适用。”

“想也是,要让下人们完全配合,果然还是需要手段的嘛。”服部认同了他们的说法。

“不过就像服部君所说的,是‘交情深’的情况也说不定呢,”基于自己的认知,白马从洋馆中目前所知的人员的配置感到了某种熟悉,“就算是有钱人,也不会乐意长期住在这么一个食材与物资获取都很不方便的岛上。考虑到那位女士的情况,他们在这里并不打算久待,而只是为了修养身体而临时停留。”

“的确,房间的布置和遗留的物品都尽是临时度假的气息,”工藤等待着下文,“所以?”

“如果是临时居住,要在搬过来时再雇佣新的服务人员,未免也太大费周章了,”白马继续说下去,“所以我认为,与男女主人一同来到这个岛上的管家与侍者,已经跟随他们很多年了。”

“可就算是跟随了很多年,”服部反驳,“也没有必要帮——”

“我认为他们会协助的,”淡淡地打断他的反驳,白马竖起食指,“第一,经过多年的服侍,他们已经深知主人的为人,”他竖起另一根手指,“第二,同一个服务团队能够用很多年,甚至能够带到这个半封闭环境来一起生活,”不知为何,他的语调听着有些渗人,“这时就需要考虑,被雇佣的是一家人的情况。”

家族,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用来做把柄了。由血脉联结的锁链,能让人做出意想不到,甚至违背原则的事来。母亲会为了孩子忘却被剥夺的自由,而家人为了不失去彼此,或许也会出卖正义。

“你说的这种情况,我觉得只适用于他们都是由男主人雇佣的情况哎,”在这个方面,黑羽似乎也有点见解,“可你们之前不也推论说有女仆在么?”他也竖起手指,“贴身女仆的话,是随女主人一起过来的也说不定。”

“贴身女仆?”服部有些不解。

“嘛,就是有钱人的恶趣味啦,”得意地闭上眼,黑羽一本正经地进行着科普,“简单来说,普通侍者的工作不过是端茶送水,而贴身女仆的工作可以是照料包括洗澡在内的全部生活起居。你们想想,女仆的房间离主卧室很近不是么?”他睁开右眼,将食指向前点了点,“这种亲密程度的工作,要让一个女孩子站在加害女主人的一方,有点困难吧?”

一时间,没有人回话。近午的炎热空气里飘过短暂的寂静。

“是说…黑羽你…”服部有些讷讷地开口,“对女仆的工作真了解呢。”

“哈哈哈那是因为我做过——”

“做过啥?”

得意的笑意僵在了嘴角。跳了跳眉,下一秒黑羽就将之转换为了干巴巴的大笑。

“当然是在打工的时候见识过啦哈哈哈哈——”

好险…他在内心拍着胸口。其实这么说也没错,在那个多金还多事的铃木大叔家“帮忙”的时候,为了完美融入到服务人员中,他特意有恶补过相关的知识。

“可是,哪里的打工会见识到这种……”投过怀疑的眼神,服部探寻地凑近,“难道说,黑羽你,果然……”

蓦然逼近的视线让黑羽惊地双肩一耸。

“对女仆装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吗?”

在意的是这里?!

眨了眨眼,黑羽疯狂地变换着表情,“不觉得很萌吗?呃,我说…是的……啊不对!你们不觉得那个驾驶员忽然出现在仓库那里很可疑吗?!”

这话题是怎么跳过去的?!

打算全程看戏的关东二侦探差点真的笑出声来。站在队伍后面听着他们的谈话,宫野再度压低了帽檐,似是想要掩盖什么表情。

“对了!仓库!”绝境之中,人的思维速度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把怪盗所需的应变能力强行用在了日常对话中,黑羽已经是欲哭无泪了,“他根本不知道我们今天的计划,为什么偏偏会选择在我们全员在那里的今天回到岛上呢?”他继续胡说八道,“说明他自一开始就打算要去仓库了!”一锤定音,他干脆挥出了凌空指,“这一切都表明,仓库那里一定有什么秘密!”

“不,”工藤扶额,“你说的这些我们已经都知道了……”

该说,那些秘密,他们已经通过现场的勘察分析得七七八八了。

“还有遗漏的地方!”黑羽停住脚步,“那个地下室还没能打开不是吗?你们难道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吗?”他干脆指向仓库的方向,“大家一起想办法的话,一定能打开的不是吗?”

这是一个颇有行动力的提议,作为话题的迁移也许有些生硬,但也的确戳中了侦探们在意的点。然而……

“地下室的门无法打开,自然会有原因,”白马没有对他的提议进行应和,“不一定非要打开。”

“换句话说,门无法打开也属于事件的一环,搞清楚为什么无法打开才是我们要做的事,”工藤摊手,“出于保护现场的角度,还是不要打开比较好。”

“黑羽你是不是热过头了?发烧了?中暑了?”相较他们,服部已经开始担忧这位同伴的精神状况了。

“啊啦,那可不妙,”宫野的语气里已经不掩饰地带上了笑,“一会儿的午餐要少吃点才行。”

 

 

切,一个个的,都在针对我……

午饭过后,众人都回到了房间。在自己的房间里清点了要带的工具后,黑羽甩上背包。

确认了没有任何人听到他的脚步声,也没有任何人发觉他的离开,他踢了踢门前台阶上的石子,便径直溜出了洋馆。

阳光毫无保留地从头顶倾下。离开洋馆有一段距离后,他不顾已经开始湿到后背衣物的汗,小跑着前往仓库所在的空地。

保护现场?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谁知道那里还是不是现场。再说了,原本的现场被搬到那里,早就被破坏了,二次破坏也没什么关系。

你们侦探做不到的事,我可是能做到。

他一个小跳避过仓库门口的草丛,这样便不会留下自己进入过的痕迹。

不一定要打开?

他拉开那吱呀作响的铁门,直到仓库里令人不悦的阴凉逼退了门外的暑气。

那我非要打开不可。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不要再前进了。

 


评论(12)
热度(63)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