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30)

Puzzle 30  回答是□。

 

付账,从桌前起身,推开店面的门走出去,门上挂着的饰物碰撞出清脆的铃音,与进入店面时所听到的别无二致。

类似这样的细节在记忆里,在以后的生活中,还会遇到很多很多。因此不用去记住也没有关系。

解除锁屏,点开通讯录,选中某个联系人,编写简讯或者是邮件并点击“送信”发送出去——类似的日常也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这些有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日常事件,开始具有了特殊含义呢。

朋友之间的“想要见面”,自然不可能做到外卖般百分之百的随叫随到。可就算会因为地理距离以及个人因素的限制,有那么一些不方便,也不至于要和去高层部门办事一样,需要经过预约确认等等一系列繁杂的手续才能达成见面的条件。

为什么非要那么麻烦呢?

是“朋友”的程度还不够吗?

明明你只需要说一声,我们都会帮你的。江户川本以为这种程度的态度表明已经足够诚恳了。可黑羽的反应,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玩笑话一般,并没有认真去考虑那样的可能性。

直到他们离开了那家咖啡厅,两人都未就那似乎太过沉重的讨论再提一字。

“如果我说…”那天见面之后的计划,江户川并没有提前想好。离开了咖啡厅后闲逛在附近的商业街时,同样没有任何计划地,他就这么开口了。“如果我说...我要帮你得到潘多拉?”

“哈啊?”走在路上被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倘是黑羽此刻也未必能对上他的电波。

“我是说,我会帮你得到潘多拉,”不经思考的话题发起是第一步,将话题如何进行下去才是之后要思考的事,“每次你行动的时候,都帮你制定最完美最无可挑剔的计划?”

由侦探帮忙制定的计划,这听起来足够诱人了。

“哎?才不要,”而黑羽根本就没有权衡利弊,就轻而易举地抛出了果断的回绝,“敢说这根本无法想象吧,名侦探你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不是吗?”

“呃,我是说如果......”

“而且啊,”黑羽晃了晃食指,“不要说什么‘每次’了,真要成为我的犯罪顾问的话,就干脆好人做到底查出潘多拉的所在,一击必中如何?”他闭起单边的眼睛,“这样我行动的风险也小得多。”

“每一次都制定最完美的计划”和“制定仅此一次但绝无错失的计划”,这两者究竟哪一种风险更轻,江户川自己也不敢断定。

“说到底,”半开玩笑的情绪收起,黑羽放下手,“你会这么做么?”

第一时间闪现在脑海中的答案,经过深思熟虑后或许也不会有太多改变。

“......我想不会。”

“我想也是,”将双手背在脑后,黑羽满不在意似的望向那被楼宇和高架桥切割后天空,“再说了,我也不希望有什么人对我的行动指手画脚。”

他人规划的蓝图,哪怕精确到最微小的细节,也无法全面到涵盖所有可能遇到的全部挑战分支。而自己拟定的计划,就算只是鬼画符的草稿,所激发出的灵感与行动力都要更胜一筹——毕竟略去了耗费心力去理解的过程嘛。

啊啊,果然......江户川失笑。

联结的纽带是单向的。“想要帮助你”这样的想法,若是对方拒绝接受帮助,便会被轻易切断。

更何况,只是想想肯定是不够的。

“你确定?那我能帮到你的地方,大概就只有联系认识的靠谱的律师,顺便出庭作证好赢得辩护了。”

“虽然听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但是名侦探,那不是要以我被逮捕为前提吗?”

“哈哈哈开玩笑的。”

“......一点也不好笑啊喂。”

果然...用开玩笑的态度去对待会比较轻松。

不知道已经错过了什么,也不知未来还将错过什么。这种时候,也只能开开玩笑了。

 

 

夜风吹拂,满月的视觉面积大到不可思议。怪盗将宝石对向月光,被截面分割的细碎红光闪烁着照映在脸上。

小小的侦探蹲在一边歪头看着,试图从那红光中看出些什么端倪……

这样的发展不会存在。

耳机里是侦探沉静的指示,如有神助的怪盗便轻车熟路绕过了警方的眼线。他透过微型麦克风嘲讽着侦探的谨小慎微,随即就被对方气急败坏地切断了通讯,留他在那孤岛般的安全区域自生自灭……

这样的发展也不会存在。

火光染红了深紫的天空,腾起的光雾带着令人窒息的热量席卷在空气中。千钧一发死里逃生的他们看着彼此脸上狼狈的黑迹愣住了片刻,最终不约而同痛痛快快地在那火光的映照下大笑出了声......

这样的发展会存在吗?

虽然剧本还未彻底翻开,一些可能性却自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出现在那之后的书页上。尽管如此,那个被删去了万千可能性后的残缺的世界,仍旧广阔无比。

黑羽快斗依然按照那不紧不慢地步伐向前行进。说是不紧不慢,也无非就是被各种各样无所谓的事件纠缠着。小麻烦也好,大危机也好,世界似乎总是在阻止他走得太快,阻止他碰触真相。

每当他打算做些什么好离自己所追寻的东西更近一步时,现实总会适时地准备好事件等在前方。有时会安排一两个侦探百般阻挠,有时会遇到身份险些彻底败露的大危机,最终却又什么也没发生;有那么几次行动中,他没有遇到侦探;也有些时候,生活里只剩下些不至无聊到冒泡,也可说是无关紧要的日常。除了给未来可能会用到的记忆回闪中多增添几个蒙太奇镜头,这些日常或许也没有太多可供咀嚼回味的调味料。

久而久之,黑羽认命地认为,这就是他的生活应有的样子。没办法加快脚步前进,是因为自己离那终点还实在太远。

有时,太过在意自己是怎样走路的,反倒会无法前进了。

他决定不再多想。

他安分守己地每日去学校报到,安分守己地在课堂上捣乱,安分守己地思考着下一次的行动,并偶尔在被认错的时候代替那位毫不知情的侦探,向迷妹们送去微笑和吻手礼。

日后要是让兰小姐知道了名侦探这样在外面拈花惹草,被揍的机会可少不了他的。他在心底这么偷笑着。

直到有一天,在他与来自附近学校的侦探迷妹分外愉快地谈着天时,一只手自背后拍在了他的肩膀。

“……工藤新一?”

“是——?”

用轻快的语气回答了对方,黑羽转过身看清那人面容的刹那,友好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tbc.


评论(29)
热度(7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