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禁忌「四重存在」(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来自 @无事不喝茶 的点梗,TV的新快和剧版的新快相遇的搞笑故事,不过我更喜欢那个“柯南与基德碰上了工藤和黑羽”的设定,所以......

(当然了,我的习惯是哪怕写点梗也要自由发挥。

 

愿食用愉快。

 

                                                                                           禁忌「四重存在」

 

他们有可能相遇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亦或是更早之前,心底大概就已经知晓答案了吧。

仅需设定好一个前提条件,一切发展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太阳有可能会从西边升起,天确实会下起红雨,汹涌的海水确实会被分开......在某些情况下,奇迹也可以成为常识——一切皆有可能。

“妄想”,不失为一个很棒的前提条件。

扯了这么多,让我们再回到最初的问题:他们有可能相遇吗?

撇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前提不谈,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们甚至连“他们”是谁都还没有明确界定。更何况在问出这个问题时,他们或许已经相遇了。

轻易说出“已经相遇”这个代表了结果的表述,可是要负责任的。

 

 

这是个什么情况......

正做着自己的事时,忽然发现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太过不可思议的展开。若分享了同样经历的还有另外三人,这也不会不可思议的程度上升太多。可当经历了相同的一切的四人都拥有着相同的面貌时,傻眼地在心底喊一声“哇哦”也算不上是大惊小怪。

视觉效果上看无论如何都是四个人,可从外表看又似乎是同一个人的分裂体。不动声色地确认了自己的身体尚且完好,又不明状况地交换了视线,四个人不约而同地开了口。

“我说......”

三道极为相似的少年声线里夹了一道明显是来自孩童的稚嫩嗓音。

如果思维能够被听到,那么此刻头脑还算不错的四人所在进行的状况分析,一定能合成一曲波澜壮阔的大合唱。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状况?冷静地看向对面那个同样不明所以的“自己”,江户川决定不贸然先和那个无论怎么看都是“工藤新一”的人进行接触。没人知道在这种状况下碰触另一个自己会发生什么,虽然他们现在从构成上来说可算是“两个人”。可就算是上得了天也跳得了海的江户川,也不会想冒反物质湮灭的风险为人类的物理探索做贡献。

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也在。从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同时存在的情况来看,不远处站着的那个穿立领制服的家伙大概就是怪盗本体了。不过那张脸是真的不是bug?敢情他每次易容成工藤新一的时候都是素颜上阵?

好家伙,灯下黑啊。不过能知道那家伙本体就长这样,倒也不赖。

身处于异常状况时,人们总是会对与自己分享有共同记忆的人产生亲近感。

江户川还算是了解自己的。虽然此刻另一个“自己”,也就是工藤新一也在场,可尚且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他目前是否拥有和“江户川柯南”这一个体相关的经历。交流不慎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成为敌人这种最恶事态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这样看来,在场的所有人中,他所熟悉的“工藤新一”的危险性反而是最大的。

这就是所谓的“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吗......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江户川转向一旁同样也在看向他的怪盗。

如果之前的推理没错,那么此刻的他应该会和我抱有相同的疑问。

“你有什么看法?”

“问我?”没有表现出面对陌生人的那种疏离,怪盗几乎是立时立刻地回了嘴,“我了解的可一点都不比你多,”他闭起半边眼,“这种时候就承认自己的无知吧名侦探!”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江户川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像熟人一样交流的两人,工藤狐疑地皱起眉。虽说那边站着的那个像是国中生时的自己的那人也很让他在意,但问题更大的明显是这两个人。穿着怪异,交流模式也与年龄差严重不符。而且......

“你刚才叫他‘名侦探’?”工藤开了口,“那样的小鬼也是侦探?”

被问到的怪盗猛地耸了下肩。

虽然之前在报纸上已经看过很多次了,真货明显要可怕的多啊......

“你是失忆了还是怎么的?”如此回答的时候,怪盗的行为和语言一并都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还没有等江户川喊出反驳,他就将对方推到了那个工藤的面前,“这个小鬼不就是你吗?”

“哈啊?”工藤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我?这个小鬼?”

“对啊,不信你看!”完全不计后果地,怪盗干脆摘下了江户川的眼镜,“怎么样,对这张脸有印象吗?”

工藤新一将信将疑地琢磨着咬牙切齿的江户川的面部细节的同时,怪盗瞥了一眼不远处蹑手蹑脚正准备远离战场的那个黑羽快斗,在心底念了句毫无诚意的对不起。

“嘛,不是经常会有吗,偶尔会遇到另一个时段的自己什么的,”他挥手指向距离成功脱离战场仅有一步之遥的黑羽,“那个说不定就是国中时的你喔!”

“你在开什么玩——”

江户川的话音未落,就有另一道反驳插了进来。

“什么国中生,小爷我已经是高中生了!”折返回来的黑羽愤怠地挥了拳,“还有啊听清楚了,才不是什么工藤新一,我的名字是黑羽快斗!”

字里行间似是充斥了血与泪,看来因一直被错认成某位侦探所积累的愤怒,已经抵达临界值了。

在江户川意味深长的嘲笑注视下,怪盗傻眼地张着嘴,接着缓缓地低下头去扶了额。

这下好了,不仅仅是长相,就连名字也被这个麻烦的小侦探知道了......

在动歪心思打算坑自己之前,就要做好会被自己坑的心理准备。

 

 

为了向彻底被卷进谜团中的两人解释清楚工藤新一为什么会以江户川柯南的形式出现,而黑羽快斗又是通过何种契机成为了怪盗,小侦探与高中生怪盗不得不将各自的经历从头说起。尽管其中令人难以置信的部分还是不少的,对自己即将经历的未来尚且一无所知的工藤和黑羽姑且接受了他们所讲述的“故事”。

毕竟不久之后,这些故事就会成为他们所身处的现实。然而......

知晓潜在的危险后,有效地进行规避才是正常人的做法。

“如果在那天去了游乐园,就会变成这副惨样吗......”完全不在意地接下江户川的眼刀,工藤食指微屈压住下唇,“那么我选择了那天不去游乐园,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我想你最好不要这么做,”江户川不舒服地仰视着自己,“如果你那天没有去游乐园的话,就不会有江户川柯南的存在了,”他的眼里里有沉下的光,“我可不希望变成那样。”

说话间,他不甚在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还好,没有因为对方的一时动念而呈现即将消失的透明的迹象。

可这也足够危险了。

“哦?”工藤还以俯视的视线,“你的存在很重要吗?”

瞧,会这么说的家伙更危险。

“我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

“......比如说?”

是时候卖弄一下孩童体型的特权了。江户川恶质地扯起嘴角。

“我现在和兰住在一起。”

“......”

“我们可以睡在同一个房间。”

“......”

“有必要的话,洗澡的时候也——”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莫名觉得自己被当面NTR了的工藤示意他打住,“我会在那天去游乐园的。”

大概吧。尽管现在的他并不觉得和那些未知势力战斗是什么绝对必要的事项,可能够享受一下在那之后的福利,或许也不错。

谁也不知道自己在真正面对那些已经知晓的未来时,是否还会像最初打定的那样去做选择。演员会忘词,剧本也只是内容固定的纸张。忘词之后该怎么做,剧本上并没有给出指示。

相比之下,怪盗与黑羽那一边的交流就顺畅多了。魔术能够给人带去惊喜,作为习惯了给他人带去惊喜的一方,黑羽本人似乎也很习惯接受新设定。成为怪盗与不成为怪盗仿佛并无太大区别,若一定要说其中有什么不同,或许就是在成为怪盗后所遇到的那些人,以及所看到的不一样的世界了。

身份,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又或许改变的就只有环境。

“呐,不能说具体日期吗?”黑羽看着怪盗那夸张的礼帽,那使对方看起来比自己高了不少,“我具体会在哪一天会成为你?”

“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再说我也不觉得你会成为我,”当一无所知的前提被涂改为知晓一切,自大的主角或许会满心以为还未经历冒险的自己就已经具备了拯救世界的能力。怪盗低了低帽檐,“其实你也可以选择不做怪盗的。”

“既然你作出了这个选择,”黑羽摊手,“那么那也会是我的选择。”

“为什么?”

“因为很酷啊!”

大咧咧地,理所当然地这样说着,黑羽的表情正直得像个笨蛋。怪盗不由得愣了几秒。

“真心的?”

“那是当然,”黑羽扯起嘴角,“再说了,我会怎么想,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那么,“觉得怪盗很酷所以就成为了怪盗”这句话,是不是真心的呢。

混蛋。怪盗苦笑。

我不知道啊。

 

 

待一切都梳理清楚,甚至连应对未来的模糊攻略都业已交代完毕,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成了结盟的四人再度聚首。

江户川忽然觉得,就这样让那两个人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感觉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当下的这种前辈引导后辈的状况,原本是不应当发生的。

“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当同样的思维模式被乘以了二,所能碰撞出的新观点便会指数型增加。他看向和自己经历过同样的过去,可未来依然还是白纸的那个工藤,“想要开启一个未来,你们总需要回去才行吧?”

“回去?”工藤很快理解了江户川的说法,“也是,我们都是在无知觉的情况下被‘传送’到这里来的。”

“回去之后就可以......等等等等,”黑羽猛地发现了不对,他看向怪盗,“如果像你说的,我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怪盗,那么你就是未来的我?”

“我想不能这么说,”怪盗沉下视线,“我并没有‘遇见未来的自己’这样的回忆。”

“那么你们究竟是......不对,”黑羽很快改了口,“我们究竟是为什么要来到这里的?”

“也就是说,”迅速理清状况后,工藤得出结论,“世界分裂了呢。”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刹那,世界忽然像雪花屏一样出现了扰动。如同bug被修正,如同错误文件被删除,在简短的扰动之后,工藤新一也好,黑羽快斗也好,都不再能看到了。

消失了,不见了,被删除了,怎么说都好。大概是出错的剧本被修正了吧。

“他们被删除了,”江户川似是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果然知晓未来的人是不应该存在的。”

“啊啊,真是可惜,连重新选择的机会都没有,”怪盗倒是表现出了遗憾,“我还很期待他们回去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那样被删除的就会是我们了。”

“有什么不好?”怪盗转过视线,“如果不被变小,你能做到的事也许会更多不是吗?”

“那就变成主角是工藤新一的故事了,”直白地,江户川毫不避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是必须存在的。”

“哇哦,”怪盗咋了咋舌,像是吃到了什么酸东西,“还真像是主角会说出来的话。”

听起来狂妄,自大,可似乎没有什么必要去反驳。谁也不知道绕过理应去经历的那些,他们所面对的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同一迷宫之中,抵达出口的路线可以有很多,有的顺风顺水,有的曲折崎岖。可出口只有一个,选择哪条道路并无太多区别。遭遇战偏多的那些路线,获得的经验值也相对更多。

“我不觉得,”话说出口时,江户川的语气有那么一丝不确定,“在得到我们的经验之后,他们能做得比我们更好。”

“可是你依然希望他会在那天去游乐园,还是说...你其实并不是这么想的?”

“嘛,”无意义的感叹,“谁知道呢。”

“被删除的是我们而不是他们,”想到他们之前所讨论过的回去,怪盗扯起嘴角,“也就是说,我们所存在的世界才是最优选呢。”

“还说什么‘最优选’...”江户川白了他一眼,“你觉得现在的状况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如果名侦探你能想出更好的可能性的话......那就不是。”

更好的可能性......江户川认真地想了片刻,随即摇了摇头。

大概是自己在这一方面的想象力实在是缺乏吧,实在是想不到其他可能性下的世界,究竟会是什么模样。明明已经为推理设置好了前提,可演绎后的结果,似乎总要缺点什么。现在的世界或许也是有所缺陷的,不过比起读档重来刷无伤通关,磕磕盼盼地自我探索所得更有成就感。

江户川了然地闭了闭眼。

“我觉得现在这种状况就挺好。”

“是吧?”放大了嘴角的弧度,怪盗笑得眯起了眼。“我也这么觉得。”

 

 

END

 

 

宫君有话要说:

说好的搞笑故事呢?

其实还是有一些搞笑成分的吧。

这个标题最初是想用在3/4组上的(毕竟正剧中四人似乎永远也凑不齐),不过现在看来,用在这四个人(?)身上更加合适。

不过比起3/4组的相遇,这四个人的相遇似乎更不可能呢。

所以才是“禁忌”嘛(笑

 

希望这是一篇合格的点梗。

 

(打tag的时候犹豫了下,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cp向

评论(16)
热度(143)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