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39)

阅读前注意:

因为lof总是将最新发布显示在最前面,为了防止点进首页而阅读进度还未至此的大家被剧透,解谜篇之前都会加上这个防剧透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15  双胞胎或一人二角的情况得事先让读者知道

 

当某个不合理的设定已经为大家所习惯时,人们往往意识不到它的存在。

和本人相处之后,亲友也好,熟人也好,都能够轻易分辨出工藤和黑羽之间的差别。发型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就连那乍一听没什么区别的声线,也带有各自明显的风格——没错,他们确实是个体性极强的两个人。

然而…没什么血缘关系,甚至直到17岁之前都基本没有见过彼此的两个人不仅长着同一张脸,有着相似的青梅竹马,连声优都是同一个,这种设定怎么看都不属于“常规设定”。

可大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并将之当做某种约定俗成的前提特意去忽略。

毕竟,“这两个人长得很像”什么的,已经被吐槽过一百万遍了嘛。

 

 

虽然那群侦探说过“不需要助手的协助”是“为了公平”,可黑羽从来没有正经地将自己的角色放置在助手的位置上。不论是作为普通人还是作为怪盗,这些都不妨碍他也会对这个洋馆内曾经发生过什么怀有好奇。

经过这两天的观察,他终于等来了最佳的时机。

工藤刚抵达这座岛上时穿的那件长袖套头衫还挂在集体晾衣服用的露台上,而他昨天穿过的那件深色T恤也是刚洗过没有晒干的状态。这样推算下来,他今天穿的衣服会是——

躲在房间门口确认了工藤穿的是那件浅色衬衫,黑羽很满意地回过头去看着自己事先挂在了椅背上的衣服。

Lucky,正合我意~

将睡觉时穿的短袖换下,黑羽换上了那件事先借来的衬衫。为了防止在视觉效果上太过近似,他特地在外面加了件外套。

在服饰不是关注的重点时,人们对于他人着装的印象往往标签化。若是外套的颜色比较明显,则不会去过于注意内搭衣物的颜色和款式。在会客厅里汇合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黑羽穿着的衬衫和工藤是完全相同的设计。就算注意到了,也会被当成完全无关紧要的细节略过去。

待几位侦探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前往岛上进行调查,宫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黑羽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那个门被锁上的仓库,他已经在意了很久了。

通常在解谜游戏中,“上锁的门”与“寻找钥匙”几乎是同等的条件。我们不排除有人会将暴力破坏作为一种解决方法,可若玩家是一个怪盗,“上锁的门”可能自一开始就不存在。

打开锁并不困难,麻烦的是时机。一扇锁着的门在谁都没有找到钥匙时忽然被打开了,这无论怎么看都不自然。

但如果有一个人作为“门被打开了”的见证者的话……

给锁上的门一个诸如“锁锈坏了,不能用了”之类的会被打开的理由,再由除自己以外的另一人承认这个理由,一切就显得自然多了。而如果给出这个理由的也是侦探,被怀疑到的几率则更小。

黑羽很快敲定了为自己做不在场证明的人选。

工藤和服部一起发现了仓库,而白马尚且不知道仓库的存在。刚才已经确认了工藤出门时走的方向是去往海边的,那么现在会前往仓库的就只有……

赶在服部之前抄近路抵达了仓库门口,黑羽迅速脱下外套随背包一起藏好,并用手大力捋了几把头发好压下那些不听话的发尾。做完这些后,他用最快的速度撬开了那把锁型过时的挂锁,接着便百无聊赖地站在了原地,等待他所需要的“目击者”到达现场。

服部的步速比他预料得要快。几乎没有等多久,隔了几步路的距离,他们就在仓库半掩着的铁门之前碰面了。然而,服部不仅没有立刻走近,反倒是脚步愈发犹疑起来。

糟糕,他们现在是不是在搞解谜竞赛一类的没意义的竞争啊……没有将这一点考虑在内,黑羽懊恼得直想揉头发。都已经把未解锁区域为你打开了,别在这种地方打退堂鼓啊喂。

好在服部并没有拒绝他发出的“一起调查”的邀请,更没有对“锁似乎早就老化到不能用了”的说法有所质疑。

幸亏这家伙是个没法治的工藤控……走在服部之前踏进那缺乏光线的仓库内部时,黑羽在心底比了个大大的V字。

这里面光线这么差,更不必担心身份被发现了~

发现了通往地下室的门属于意料之外。发觉地毯下地面的异样就立刻指挥服部搬开家具时,黑羽有些后悔。这些为了调查而搞出的大动作,理应是由侦探去做,自己这个局外人介入太多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拆穿的。

 

 

“搞了半天,仓库里的家具不是服部一个人搬开的,我说我进去的时候里面怎么能乱成那样,”听了服部的回忆,工藤扶额,“早知道那件衬衫我就不借出去了……”

有了黑羽的解说作为注释,很多充斥着矛盾的回忆开始被修饰改写。而这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自然是服部。有那么几秒钟,他看起来就像是当机了一样,半张着嘴,却一个问题也问不出。

“那个…”纠结了半天,他才从盘踞在脑海里的几十个几百个问题里抽出了一个。“只有在仓库吗?”他看向黑羽,“你没有在其他时候假扮成工藤吗?”

哦,这个问题听起来是最无关紧要的那一个。

“其他时间我们都在集体行动哎,”就连黑羽也对这个问题很无语,“你是不是对怪盗有什么误解?”他摊开手,“我可不是不凭借别人的身份就寸步难行的低能儿。”

服部不再说话了。

他的思维从“哎,原来黑羽是怪盗啊”跳到“他为什么没休学还在上高中?”,紧接着又开始纠结起“我怎么会连工藤和黑羽都分不清?”。

“你们的小会议进行得差不多了?”将盛好的最后一碗米饭端到了桌面上,宫野解下围裙挂在椅背,“再不吃的话晚饭要凉了哦。”

听下了方才对话的全部内容的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异或是讶然,仿佛怪盗啊谁假扮成谁啊这一类的话题不过是家常便饭。

看到冒着热气的米饭被放到面前,服部回了神。他看向宫野,神情里甚至带了些羡慕,“就连宫野小姐也知道吗?”他觉得在这里纠结的自己像只离群的羊,“为什么你们知道的都比我多……”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摘下为了防止头发掉落而别上的发夹,宫野击了两下掌表示自己打算开动了,便拿起了自己的筷子,“不过的确能感觉到你们有在隐瞒什么就是了。”

医生角色,这或许是侦探们想要伪造什么信息时最怕遇到的角色了。就连福尔摩斯装病时也不得不支开他那亲爱的助手,这条坎看来是很难跨。

“果然瞒不过宫野吗……”遗憾地叹了口气,工藤也捧过自己面前的米饭,“果然当时应该敲得再重点的。”

“请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好吗?!”头还痛着的黑羽指了指脑后的纱布,“我可是还需要冷敷哎!”

“黑羽君的确是需要冷敷一下清醒清醒了,”专心享受着自己面前的餐食,白马的视线没有偏离分毫,“那种破绽百出的演出还希望瞒过我们,还不如一开始就说出来。”

扒了两口米饭,服部听着这几人犹如老熟人般的对话,愈发觉得自己像只离群后从草原迷路到了沙漠的羊。

“所以说,”他放下手中的碗,“为什么你们都知道啊?”

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感觉被所有人都孤立了。

“嘛,白马和黑羽是同学,这个暂且不谈,”工藤耸了耸肩,“仔细想想的话,怪盗基德的活动范围,基本都在东京周边啊。”

听到他的总结,黑羽将自己的行动记录迅速回顾了一遍。

“大阪那里太远了,也没什么特殊的宝石展……”他抱歉地哈哈一笑,“不是特殊情况不太想跑那么远呢哈哈哈……”

桌上坐着的都是熟悉的同伴,面前是健康且美味的料理,服部却失意地挂下了壮观的黑线。

说到底,还是地域的问题么……

“如果你觉得太无聊的话,我也可以向大阪的警视厅发几封预告函,”半开玩笑地,黑羽拍了拍他的肩,“这样也能顺路过去找你玩——”

“亏你能把那种事说成是在‘玩’,”服部一点也不停顿地吐槽回去,“被抓了我可不管喔。”

这样吐槽着的时候,他发觉有些不对。又或者,这样才是对的。

或许因为是朋友吧,在知晓了黑羽就是怪盗的时候,并没有那种要立刻反目成仇的背叛感。正相反,那个不熟悉的怪盗之前所做的种种,都变得可以理解了。

“要通过这种‘不果断’的方式,大概也是因为有什么苦衷吧。”

他也开始有点理解,当时宫野为什么要这么说。不过……

捧起饭碗又扒了几口,服部不满地闭上了眼。“你们几个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我了?”他咀嚼着,用筷子指了指工藤和白马,“尤其是你们!我也是侦探哎,你们居然藏着这么好玩的情报不说,还要站在黑羽那一边?”

“那换做是你,”黑羽用筷尖戳着土豆块,“你打算站哪一边?”

服部停止了咀嚼。

“哎,不对,”他的眉微微皱了下,“好像的确是瞒着比较有趣……”

用勺子舀起味增汤里的豆腐,白马的眼底带着点无奈,“我们倒是想隐瞒到底…..既然本人无所谓,那也没办法了。”

“我也不是完全无所谓好吗?”黑羽泄愤地瞪了他一眼,“你们除了捅娄子,什么忙都帮不上。”

“说起来,明明是帮忙隐瞒,却让知情者又多了一个,”宫野慢条斯理地将咖喱的酱汁混入米饭,“这算不算也是在捅娄子?”

她这么说的时候,没有将自己算在内。如果将她也算在内的话,那么增加的知情者可就不只一位,而是两人。

“哈啊?”恍然大悟地,黑羽指向关东二侦探,“这才是你们的根本目的吧?”

“如果根本目的是捅娄子的话我们至于这么麻烦吗?动动脑子啊!”

“已经被你们敲坏了动不了了!”

 

如果说进入洋馆以来,他们都一直在为那些悬疑的未知所困扰,那么现在,或许是几天来的第一次,餐厅里所充斥着的氛围,的确是轻松到让人想要舒心地牵起嘴角的。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友情,努力,胜利!

 

惯例性附上印调链接:戳这里

评论(18)
热度(67)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