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猪排饭的妙用(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来自 @弥也 的点梗,希望能写成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不过这看起来像是雨天小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祝食用愉快。

 

-猪排饭的妙用-

 

“呜哇,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停呢,”无奈地看着屋檐下几乎坠成直线的水幕,工藤指向马路对面,“去那家店避一避吧。”

计划外出行的结果,便是眼睁睁地看着几个街道外的目的地,却只能躲进附近的店里。

听了他的提议,身着深色连帽衫的少年点了点头。

前情提要。那天本是一个普通的周六,如果一定要说和其他的周六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那天是怪盗预告日的前一日。当然,一周也不过只有七天,怪盗会将预告日放在周日的情况也并非少见。这样看来,这一个周六依然显得平淡无奇。

对于受警视厅所托前往怪盗的预告地点查看的工藤而言,这个周六也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本质上都是在处理案件罢了。只是在对现场的地形进行勘察的同时,他无意中和前来踩点的怪盗打了个照面。

不留痕迹地离去与光明正大的尾随,这样的戏码在他们之间似乎已经发生了太多次。因不是行动日而穿着便服的怪盗本可以将自己藏进人群之中,可不作美的天候将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清除了出去。

大雨将追逐与逃离的道路一并封存,且将一切可能的伪装都冲洗得干干净净。

雨幕中,两个少年遥遥相对,相似的眉眼之间仿佛达成了什么共识。

距离他们最近的店是一家家庭餐厅,店面里的灯光和女服务生制服的裙长都是恰到好处。不仔细去听那不绝的雨声,连店外那糟糕的天气和这样的天气带来的糟糕的心情都仿佛被稀释缓和了不少。

然而,避雨归避雨。都已经来到了温暖明亮的店面里,且收到了女服务生们免费的微笑和免费的问候,不坐下来消费一些饮料或是食物,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工藤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下午茶时间早已过去,四舍五入已经是晚饭的餐点。“反正都已经进来了,”他干脆找了一个空着的桌子坐下了,“晚餐干脆就在这里解决吧?”

“哎?”怪盗...不,现在该说是黑羽,明显地愣了一下,“可我家就在——”

他没有把话说完。

可我家就在附近,他本想这么说。

没有在意他在说什么,工藤已经打开了服务生送来的菜单。“你想吃什么?”

“呃......”黑羽在工藤的对面坐下,“我就算了吧,”他扯开嘴笑了笑,“我好像没有带钱......”

早知道就不发预告了......他恼火地看着那到了明天也不会放晴的天。

“没关系没关系,”在生活费上从未被克扣过,甚至还能用被动技能偶尔赚点外快的工藤表示一两顿加餐完全承受得起,“就当是我请你的。”

拿起了菜单,黑羽只是单纯地将餐品一个个看过去,并没有做声。要和一个算不上是朋友,甚至连熟人也不能算的家伙一起吃饭,买单的甚至还是对方,这场面简直太尴尬了。

没有得到回复,工藤自顾自地按下了服务按钮。

“你不做决定的话,我就帮你点咯?”服务生到来之后,工藤便直接报出了自己的选择,“Drink Bar两人份,一份咖喱定食,再加上......”他瞥了对面默不作声的少年一眼,“一份猪排饭。”

这完全不是我想点的东西......不满地咬了咬牙,横着心想着反正是对方掏钱,干脆趁这个机会敲那个可恶侦探一笔,黑羽抬起了头。

“我可以再加一份冰淇淋吗?”

“那个...”听了他的追加,服务生面露难色,“因为本店还在试运营周,餐后的冰淇淋都是免费赠送的,所以......”

待点单确定,服务生也离开去了其他桌,工藤好笑地看着对面羞恼到脸几乎涨红的少年。

看来是在不经意间暴露了个人喜好呢。

由于天气糟糕,店面里没有很多客人,他们各自的(由工藤单方面决定的)点餐也很快送到。纠结地看着眼前炸得色泽恰到好处,还冒着热气的猪排,黑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口。

可饿着肚子看着对方进食也不是什么办法......

餐厅里播放着轻快的音乐,而专心对付这面前的餐食的两位少年之间自始至终都只有沉默。偶尔能听到餐具撞击碗盘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直到餐盘中只剩下咖喱的酱汁和零星的面衣,他们也没有试图进行交流。

糟糕,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不知不觉就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那份猪排饭,黑羽有些傻眼地看着空碗被收走。根本没有感受到占便宜的快感,正相反,这种公开处刑一般的尴尬感到底算什么......

纠结间,由餐厅赠送的餐后冰淇淋也很快送达。

两份都是香草味。

正当黑羽皱着眉用小勺去戳那已有些趴下的冰淇淋球时,工藤忽然开了口。

“你很喜欢冰淇淋?”

黑羽只是叼着小勺,回答听起来含糊不清。

“很喜欢某个口味的冰淇淋不代表我就喜欢冰淇淋......”他将小勺从口中取出,“嘛,还算喜欢。”

“喔,这样。”在工藤发表了一般性的感叹之后,他们之间便又没了话题。

很多时候,促使互不相识的人们与彼此联结在一起的,是身份和随身份带来的责任。侦探有阻止怪盗的任务,而怪盗也有逃脱追捕的需要。可现在坐在家庭餐厅里吃着冰淇淋的,不过是两个年纪相仿的高中生而已。若是让路人去评判,或许还会多出“下雨天离家出走的双胞胎兄弟”的设定也说不定。

“我说...”没过几分钟,黑羽面前的冰淇淋就已被消灭掉了一半,“我们应该不算朋友吧,名侦探?”

面对面一起吃冰淇淋,这似乎是只有朋友才会一起做的事。

“既然你这么问了,”工藤无所谓地晃着手里的金属勺,“那就是喽。”

“真正的朋友是不会这么问的,”黑羽闭了闭眼,“所以我认为不——”

他的话还未说完,餐厅里的电视里播送的新闻正传出当晚七号台风登陆的消息。

 

 

家庭餐厅的门口,两个面容相似的少年裹紧了外套。

“如果你不想在餐厅里悲惨地临时过夜的话,”黑羽阴郁地看着那完全没有减弱迹象的雨势,“那就只能去我家了。”

“什么?”风声挟裹着锋利的雨丝,工藤没有听清他在说的话。

翻了个白眼,黑羽提高了音调。

“我说!只能去我家了!”

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没有可挣扎的余地。未经多想,工藤很快同意了他的提议。

“要花多久?”

还未踏入雨幕中便已能想象到那份激凉,黑羽戴起了连帽衫的兜帽,侧过脸狡黠一笑。

“那就取决于你能跑多快了。”

做好心理建设,在心底默数“三,二,一”之后冲进雨幕中,那一瞬间黑羽觉得自己悲壮极了。他没有余闲去在意那个看起来养尊处优的侦探是否有跟上,耳边倒是确实能听到步幅相近的脚步声在踏在水上。

雨水拍打在脸上,有种舒服的感觉。

忽然间就觉得十分痛快。

痛快到想要大笑出声。

待他们拖着灌满了水的球鞋终于跑到了黑羽宅,狼狈地滴着水的两人看着彼此凌乱的模样,不顾湿透的球鞋和衣服上滴下的水将玄关弄得如何乱七八糟,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谢谢你借我用浴室,”换下湿透的衣服后,甚至还有干燥的衬衫可以换上,工藤将毛巾搭在肩上,恰如其分地向(理论上是)第一次见面的少年表达了感谢,“今天打扰了。”

“嘛,”换上了T恤后的那个怪盗,看起来比刚才更加平易近人,“我也是没有办法......”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他干脆走向房间门口,“你要喝点什么吗?”

工藤没有立刻回答他,视线聚焦在屋内显眼位置挂着的巨幅照片上。

黑羽停住了脚步。

有那么几秒,他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如果针锋相对与友好相处都能得到相同的结果,那么他并不介意选择轻松一点的道路。

也许一开始就应该能做出一些更加轻松,更加令人愉快的选择的。也许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自己只是趁着气氛才选择成为的怪盗。

回过身走近那个侦探的时候,黑羽不禁在心底莞尔。

现在的我,或许也只是在趁着气氛作出选择吧。

他将手扶上那看似藏了机关的相框,看到侦探眼底毫无掩饰的探究与好奇,接着,叹了口气。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他在手上微微加了力,“你想知道吗?”

 

 

“我当时不过是趁着气氛罢了,”在那之后过了很久,谈起自己当时的决定时,黑羽仍然免不了要懊悔半天,“没错,不过是趁着气氛,一定是这样!”

而算不上是共犯,某种程度上倒也算是同伴的侦探又增加了一位,作为同班同学的白马对此自然表示喜闻乐见。他看向正抓狂着的前座同学。

“这样看来,”他的语气里掠过轻描淡写的玩笑意味,“连餐后甜点都不需要,一碗猪排饭就能完全收买黑羽君呢。”

冷静了片刻将白马的话语仔细咀嚼了两遍,黑羽几乎要炸开了毛。

“才不是被收买!”言语间可说是恼羞成怒了,“别把你们警视厅的传统和别人的日常混为一谈!”

 

呀,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END

 

宫君有话要说:

或许没有把点梗时最想看到的场面写出来?

(不仅没有写出来,甚至还多玩了些恶劣的小伎俩

但还是希望这个故事能被喜欢(啊哈哈

 

顺便捞一下印调吧:戳这里

评论(20)
热度(146)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