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40)

阅读前注意:

因为lof总是将最新发布显示在最前面,为了防止点进首页而阅读进度还未至此的大家被剧透,解谜篇之前都会加上这个防剧透分割线。

这一章开始要回归案件了。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16 解决手法绝对要是可实现的

 

在线索收集条件达成之前,不管如何向证人套话,得到的也只会是程序自动重复的那几句虚假的证言。

只有不断地探索,不放弃地在那些迷惑性极强的线索间抽丝剥茧得出正确的情报,才能逐渐接近真相。

然而,有些从身边的人那里获得的情报,也是需要达成一定条件才能解锁的。就算对方是无话不谈的好友,是在战斗时能够喊着彼此名字的同伴,也要认真对待努力剖析才行。

心灵枷锁被破除的美妙声音,无论多少次都听不厌。

 

 

夜幕降临,静谧的暮色中偶尔能够听到蝙蝠飞过的嘶声。从远处看去,直至夜晚仍亮着灯的洋馆,俨然犹如一座光的孤岛。

这一天,几个男孩在晚餐后少有地帮忙收拾了全部的餐具,甚至还有人主动提出来要清洗碗碟。

“怎么了一个个的,忽然都这么主动。”双手闲了下来,宫野好笑地听着厨房里传来危险的碰撞声。“我可不会夸奖你们啊。”

主动分担力所能及的劳务,是集体生活的基本规则之一。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这么做了,”将桌面擦干净后,工藤将拧干的抹布挂回原位,“为什么呢。”

“喔喔我懂的,就是那个吧,”服部把还滴着水的餐盘就这么塞进了碗橱,“反正都已经是最后了,所以要好好表现一下…之类的?”

“‘都已经是最后了’吗……”重复了他的说法,工藤回过头,“为什么说是最后了?”

“你问为什么……”疑惑地眨了眨眼,服部停下手上的动作,“我也不太清楚,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并没有什么人在谁都可以看见的地方挂上倒计时的牌子,也没有人特地通知他们合宿即将抵达尾声。论食物储备与新鲜程度,再撑上一个星期也不是问题。可在心理上,莫名地就有一种“明天就是最终之战了”的解放感,仿佛即将从无名的困境中彻底脱离出来,精神和身体都复归原本就没有受到束缚的自由。

“我想大概是因为,现阶段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

擦干净了所有的茶杯,白马将这些骨瓷质地的高级货小心地放置回原位。听了他的总结,其余几人很同意似的都点了点头。

当某一任务地点的道具与线索全部收集完成,继续探索下去也几乎不会有更多收获了。运气好的话或许能达成几个为百无聊赖的闲人准备的成就,亦或是发掘出百分之八十的玩家都绝对找不到的菜单,可若是官方没有这样去设计,在当前地图再怎么待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已经没有什么要做了?”之前已经帮忙了淘米和削土豆皮,黑羽和宫野一起闲在了一旁,“可是那个地下室的没还没打开哎。”

“你到底是有多舍不得那个地下室?”服部“啪”地关上碗柜的门,“都已经被敲成那样了,你还对那里念念不忘?”

“那是你们——”说到“你们”时,黑羽顿了顿,“啊,我说的‘你们’不包括服部,”改口之后,他继续说下去,“那是你们单方面的不希望我打开那扇门。谁知道你们说的那个委托方是不是真的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啊。”

“‘打不开’不代表‘一定要打开’,”工藤依然对保留地下室的门锁着的状态持坚持态度,“我认为‘地下室的门锁着且无法打开’也属于我们掌握的线索之一。”

“哎——”拖长了声音,黑羽似是在为自己的最大作用还未得到发挥而不甘,“提前打开也没什么不对嘛。”

游戏要保证难度与玩家水平的平衡,可总是有人喜欢开修改器。

“侦探也是有侦探的操守的,黑羽君。”收拾完了茶具,白马回到了餐桌旁,“如果有人在你解题计算到最后一步时说出了答案,你会怎么想?”

“我倒是无所谓,”黑羽耸肩,语气里的率直欠揍极了,“反正我也不需要计算,看一眼答案不已经知道了么。”

听了他们这自始至终都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对话,宫野忍不住地笑出了声。“啊啦啦,”她擦去笑出的眼泪,“我们的怪盗同学真是天才呢。”

“这种时候就别打趣我了宫野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黑羽摊开了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就是不想在自己推理出来之前被剧透是吧?”他闭上单边的眼睛,“那么到时候,就算你们跪下来说‘黑羽大人请帮我把锁打开吧’,我也不会帮忙喔?”

“不会有人这么求你的,”工藤白了他一眼,“再说了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是你吧。”

或许他们在追寻真相时,大家所怀有的心情都是相同的。只是在同等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有人选择通过层层推理接近答案,而有人选择直接撬开锁目睹真相。

两种方法都没有错,毕竟这两种人都是在凭借自己的本事在解开谜题嘛。

 

 

玩笑归玩笑。虽然临近合宿终末的心情早已渗透进空气中,带有决定性意味的“明日”依然尚未到来。不过,这并不妨碍放纵玩乐的想法在这么一个普通的盛夏夜晚扩散开来。

自一开始,在什么也没有发现的时候,他们的确是怀着“不管会发生什么”,“能够轻松地度过这几天是最好了”的心情来到这个岛上的。

餐厅收拾打扫完毕,众人都聚在了会客厅。有了白马“现阶段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的前言在先,侦探组的各位在思维上多少都有些倦怠。能得到的情报皆已获得,在通过当年事件参与者的证言将之串联起来之前,主观意味的自由组合总是花样频现,同时漏洞百出。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考试前夜做完了全部的复习,然而在真正看到试题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刚才装进大脑里的那些知识最终是否能够派上用场。

既然不知道是否能派上用场,那就干脆放宽心浪吧。

亮着暖色灯光的会客厅里,没有人再谈案件。不多时,就有人提出这种夜晚总该有些集体性的游戏来打发时间。听闻此言,黑羽便兴冲冲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取下了两幅扑克牌。

“要玩抽鬼牌,我可绝对不会输!”

黑羽自信满满地下了战书,然而并没有人响应。因为扑克牌是黑羽带来的,无论怎么玩他都有作弊之嫌,大家又临时决定玩词语接龙。由“真相”打头的接龙很快以“事件”作结宣告终了,又有人不尽兴地提出要玩枕头大战。所幸洋馆里为客人们准备的枕头就算全都聚在一起,也不过是人手一个。更何况,他们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战场。

当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卧室的时候,合宿的意义就已经减少了一半。

“不跟你们闹了,”正当他们闹腾着要将接龙进行第二轮时,宫野打了个呵欠,“明天你们不是还要去海之家么?”

太过现实的计划,又将脱缰放纵的心情拉了回来。

“就算是要去海之家,”工藤看了看时间,“我想也不需要一大早就去。”

他们之前已经在海之家留下讯息,只是要等那位老伯亦或是那位驾驶员看到字条再给出回复,这之间的缓冲时间很不固定。既然对方会选择再次来到这个岛上,那便说明他们也有达成交流的需求。

总有一方需要先发制人,而等待的一方总是被动的。

撇下眉看了看彼此,本想将临时起义的狂欢持续到后半夜的四人只得悻悻打消了这个想法。

太过喧宾夺主的玩乐,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逃避。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结果总是与引发他们的作用力相符合。


顺便捞一下印调:戳这里

评论(15)
热度(49)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