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白黑/白快】少年A的叙述性诡计(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依旧是零食向片段,依旧是对话流。

 

祝食用愉快。

p.s. 有omake追加,不要忘记去看喔。 

 

-少年A的叙述性诡计-

 

透过门缝所看到的真相的一部分,未必不是真相。

 

“黑羽君不用担心,”白马清了清嗓子,“就算最后事情全都败露了,你就是怪盗的这件事也未必会大白于天下。”

“由你说出这番话,还真是没有说服力啊。”顿了两秒,回话的人才后知后觉地起身反驳,“等等,所以说我不是——”

用以打断的话语被继续下去的话题打断。

“因为黑羽君还算未成年不是么?”完全没在意地,白马按照自己预设好的节奏说下去,“为了保护好未成年人的隐私,姓名,容貌,声音,个人信息,都会进行模糊处理,”他的语调平稳,仿若玻璃杯口达到张力极致的水面,“不论对方是犯人还是受害者。”

“就算你这么说,”黑羽用手指顺着耳后的一撮头发,“就算做过处理,还是会被熟人什么的认出来吧。”

“我想不会,毕竟为了最大限度的隐私留存,姓名也会用少年A少年B什么的代替掉。再说了,熟人什么的,”偏过视线,白马的目光些微敛起,“他们自一开始就知道了全部也说不定。”

“......喂喂。”

滴着冷汗给出有声音而无内容的回答,场面一时间冷了下去。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有意打破这短暂的沉默,白马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新闻和报纸对于真相的片面性陈述,我想黑羽君应该不陌生。”

“那种东西每天都有很多人在看啦,当然不能乱讲啊,”黑羽撇了撇嘴,“不过如果每天都在读的东西都是胡说八道的话,那还真是有点......”

“我有说那是胡说八道么?”眯起眼牵出一个带有侵略性的微笑,白马举了个例子,“如果新闻报道说,有数十人一起动手杀死了一个市民,黑羽君会怎么想?”

“很多人一起杀死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市民,这应该属于恶性事件吧。等等,”黑羽猛地想起了什么,“你说的这不是——”

“我刚才可没有说是‘手无寸铁’的市民,这个形容词是黑羽君你加上去的。”

“所以说现在我知道了啊,那个被杀死的家伙不是手无寸铁的无辜市民,而是死有余辜的混蛋,”不爽地提高了声音,黑羽低下身去将快被踩到鞋底的棉袜向上提了提,“小说的情节就不要拿出来讲了。”

“不过,如果这是真实的事件,而新闻真的那么报道了,读到新闻的人们会怎么想?”

“如果不提到受害者事实上也曾经是万恶的加害者的话,嘿咻——”黑羽直起身,“人们肯定会把矛头全都指向动手的那十个人吧。”他偏了偏脑袋,“所以说,这和你刚才说的‘未成年人的隐私保护’又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举了个偏激的例子而已,”白马摆手表示这完全可以忽略,“我想说的是,只要稍微对新闻的报道方进行引导,就可以让事件的最终结果看起来完全和黑羽君没有关系。”

你也知道这个例子很偏激啊......习惯性地为对方的自知之明翻了白眼,黑羽习惯性地张口便开始了反驳。

“本来和我就没有关系啊。”

再说了,舆论岂是那么轻易就能被引导的。

“少年A就读于东京一所高中的2年B班。”

“......啥?”

“据其同学叙述,少年A平时与人交流十分正常,就算有时会在学校里搞恶作剧,也是在能够理解的范围内。另外,所有被采访的学生都有提到,少年A和其青梅竹马的女同学关系相当不错。”

“你到底在说什——”

“经了解,在事件前,少年A曾经遭遇过意外,”白马继续说下去,“其父母知晓这一点,而身边人大多对此毫不知情。”

“好了好了stop!”比出一个暂停的手势,黑羽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西方记者,“你说的这些完全听不懂好吗?”

“真的一点也听不懂吗?”白马微皱了下眉,“我觉得我的日语还没有差劲到让人听不懂。”

“就你说的这些谁懂啊......”

声音较之前低了许多。

“没错,正是这样,”好心情地让嘴角找到熟悉的弧度,白马竖起食指,“听得懂的人自然明白我在说什么,而听不懂的人完全不知道这是在讲哪个小说或是漫画里的故事。”

“而且就你说的这些......”黑羽抱起手臂,“把少年A替换成任何一个人的名字,都有可能成立啊。”

“片面陈述事实,隐去细节,往往就会创造出这样的效果呢。”白马点头,“就好像主角为怪盗的故事里总会出现侦探作为对手,而只需要把侦探的名字替换掉,可能就会成为没有违和感的另一个故事。”

“照你这么说很多故事不都是这样吗,”黑羽沉声考虑,“只是替换掉名字就能变成另一个故事的话,那就是模板了。”

“因为容易复制,才会成为模板,所以黑羽君完全不用担心。”笑出了声,话题似乎要在白马这一回合走向终结。

“就算成为了少年A,也是没办法被替换掉的少年A呢。”

“......这完全不是担不担心的问题好吗?!”

没办法被替换掉的少年A?那是以被逮捕为前提的好吗?!

 

 

他们的对话进行着的半途,在东京的某处,一位戴着眼镜的小学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END

 

宫君有话要说:

这算哪门子的叙诡啊......

当笑话看看就好(哈哈


-Omake-

“所以说,有什么东西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模板吗?”

“这个,很难说。”白马沉吟了几秒,“只要有心去做,把声音替换掉,或者把画面涂改掉,都是混淆视听的手段。”

“那根本是乱来了吧,真的有人会喜欢吗?”

“喜欢的人意外的有很多喔。”

“......”

 

END


评论(20)
热度(80)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