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白马Only】无名侦探事件簿(4)(完结)

Case 4  无名侦探事件簿

 

白马探看着手中的那本笔记本。黑色的封面上用诡异的白色字母写着Death Note。

从那个人的言语来看,他似乎还在策划更多的事件。将这种危险道具交给那种人无疑是不明智的。既然之前有出示过警官证,那么自己拿走笔记的行为解释成证据扣押也无任何不妥。不过一本笔记又能构成什么证据呢……他可不认为警视厅的各位仅听了自己的解释之后,就会将这不科学的笔记本当做理所当然的设定并欣然接受。同样,通过警视厅的力量,也是无法逮捕刚才的那个年轻人的。

看起来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的样子,姑且算是成年人。光凭一本笔记本就认定对方有罪,倘是那个刺猬头蓝西装的律师都不敢这么干。

只是写上死因就能够操控他人的行为……真是闻所未闻。话是这么说,白马认为并没有质疑对方话语真实性的必要。笔记中所书写的内容和现实情况完全吻合,这也完美解释了那些无理的巧合。更何况……

四下确认了自己的身边并没有其他人,白马停住了脚步。他的视线略偏向后方。

“你就打算一直这么跟着我么?”

自碰触到那本笔记之后就开始可以看到了,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的黑色的不明生物。据其自称,那便是传说中是死神。在与那种生物进行沟通之后若还是要对手中笔记的真实功能有所怀疑,那种人恐怕穿越到异世界也会说服自己是在拍电影吧。

接收到他的疑问,巨大的黑色死神左右看了看,随即用造型奇诡的手指指了指自己。

白马叹了口气。

“我是在问你,”他回身正面对上那位死神,尽管在习惯之前这多少让人有些生理不适,“你之前的‘饲主’,不用管他吗?”

死神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那声音仿佛腐朽着凝滞在声带里。

“现在笔记在你手中。”那可怖的脸上扯出一个毫无可爱可言的笑容,“虽然严格来说笔记还是他的,不过看起来跟着你会更有趣一些。”

“更有趣……吗。”将笔记前几页记述的规则草草看过,白马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种高高在上的调调,真不愧是将人类玩弄于股掌间的死神呢。不过……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啪”地一声合上笔记,白马再度抬起头,“这个笔记,什么人都可以使用吗?”

“理论上来说,”这死神似乎是有问必答,“是的。”

“那么刚才那人手上的碎页也依然可以使用?”

“没错。”

“这样就麻烦了,”白马皱了皱眉,“虽然刚才使用的是假名…我可不想被查到身份后被不明不白地杀掉啊。”

不想被对方干掉的话,就要在被干掉之前将对方干掉。听起来像是野生动物的生存哲理,可在生与死的二值选择面前,唯有生存才是必要。从法律层面将对方逮捕是不可能了,正面对峙则风险较高,对方受到刺激后或许已不具备正常人的认知能力,还是不要这么做比较好。那么除此之外,能够保护自身且牵制对方的方法是……

“你不考虑用笔记吗?”游乐人间的死神见过自大到不可一世的笨蛋,也见过同样自大的聪明人,“你已经见过他的脸了,那个人的名字你应该也知道。写上名字的话,很快就——”

“只是写上名字?”白马挑起半边眉,“那样有悖我的原则呢。”

因为对方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便不由分说抹杀掉对方,对于侦探而言这手段算不上是高明。考虑到对方也并不是纯粹清白的无辜人,就这么放任其自生自灭也未免太过温柔了。

有罪的人不应逃脱他理应承担的罪责……感受到手中笔记的质感和分量,白马隐约看到自己或许即将选择的路。

他打开笔记,取出随身携带的钢笔。

那么便由我来为他编织一个量身定做的牢笼吧。

 “如果你确实打算跟着我,我也不打算阻止,”书写的同时,白马和死神进行着协商,“那么你介意我给你取个名字吗?”

饲主总该给所有物标上带有个人色彩的代号。

华生…似乎是个不错的名字。

“真失礼啊,”黑色的死神转动着深陷在眼窝中的眼球,“我也是有自己的名字的。”

 

 

果然,只有在正确的人的手中,物品才会发挥其原本应有的价值呢。

偶尔会这么想着的白马有时也会觉得,自己或许太自大了些。他不敢说自己就是正确的一方,可至少,让那些佯装无辜的犯人获得惩罚应该不是错误的。

他不会简单直接地置对方于死地,而是为每一个人都设计好合情合理的剧情。确定一个符合对方身份的理由,为其创造出一个合理的事件。

目击者可以是所有人,而凶手是谁毫无疑问。

受害人?将另一个本应被关进牢笼却逍遥在其外的家伙嵌套进这一角色也没有关系吧。

被逮捕,被审判,以最合理的方式迎来他所该接受的惩罚,并在那之后走向“谁也逃不开的最终结局”。语言简练,描述详实,如同他在警视厅的档案室看到过的案件资料。

又有时,他也会将他们设计成受害人。当然,被害的过程不会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只是无辜的可怜人。悔恨与恐惧,一样都不会少。

这些起因与结局都原原本本地书写在笔记里的“案件”,也同样收录在警视厅的档案室里。有的仅靠警方出面就得以解决,而有的则有更多多管闲事的侦探介入。白马并不打算阻止他们,因为“案件终会被解决”的结局,早已成为笔记中无需修改的事实。事件在被解决之前就已经被解决,他无需亲自抵达现场,便能够洞悉一切。

他并不清楚自己为那些人书写的“结局”是否能被所有人接受,不过,当命运如海啸般席卷而来时,正因并没有给出反应的时间,才之所以成为命运啊。

“在真正的凶手开始行动之前,事件就已经存在了…吗,”有一日,在完成了当天的份额之后,白马好笑地看着笔记上自己刚刚写下的“案件”,“有点像侦探小说家呢。”

只不过故事里解决案件的侦探角色不是他。

白马并不介意被那些年轻有为的同龄人抢了风头,正相反,他相当感谢那些正义感极强的同僚们,通过这种方式隐藏了他与笔记的存在。偶尔,在自己设计的复杂手法被尽数看破时,他也会有些寻觅到了知音的感觉,不过让那些好奇心强的家伙读读故事便已足够,小说家自身只需停留在幕布之后。

是因为发生了案件,所以才出现了侦探,还是因为侦探到了场,所以才发生了案件?

两者都有可能呢。

当然,侦探不存在于故事之中,事件却得到了解决,也未尝不可。

 

 

合上笔帽,搁下钢笔,白马扯了扯衣领从书桌前站起,顺便灭掉了暖色调的台灯,“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笔记上字迹未干。

待墨水已确实地渗透进纸张的纤维,他便将笔记随身收起,并推开门走向屋外。踏着街道上的砖石,他开始考虑,为自己笔下的案件创造一个侦探的可能性了。

要选择谁呢……

将一个人的一生,或许仅是后半生编织进复杂繁多的案件中,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差事。更何况有书写的时限在那里,事先得要认真打过草稿才行。

那么,偶尔也试试看吧,以有限的字数叙述一个仅为一人而创造的,华丽而繁复的连环案件。出场角色不需要太多,细节则顺其自然,而结局一定是皆大欢喜。

周遭充满着轻快的空气。好心情地加快了脚步,白马走向距离最近的杂货店。

 

又要买苹果了呢。

 

 

END

 

宫君有话要说:

看起来似乎有些仓促的一个故事,叙述了白马成为某种程度上的幕后大Boss的全过程……(虽然他的初衷和隔壁帕累托的杀手黑羽有的一拼

嘛,我也是出于私心一直想玩这个梗的。

恭喜白马终于成神(说是“导演”更恰当吧

希望你能喜欢这个故事(鞠躬

 

硕士论文一稿截稿日是5月3日,接下来又不能愉快地码字了(趴

 

 

顺便继续捞印调:戳这里

评论(9)
热度(38)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