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白黑/白快】Arrest Note(偏正剧向)(1)

阅读前注意:

实在是放不下这个声优梗,但同时也不想用自己糟糕的文字将原作毁掉。

所以我想写死亡笔记式的智斗,侦探与怪盗之间酣畅淋漓的智斗——只是想想而已,肯定写不出来。

迫于没有精力与时间,爱意或许也在慢慢消减,这个故事大概不会很长,剧情可能会尽力压缩,感情线自然也会无限趋近于零(喂

但还是希望食用愉快(鞠躬

p.s:为了方便搜索,打了个Arrest Note的tag。为了防止撞tag,大概也会创建一个合集。


1. 视 线

 

日常往往是转机的伏笔。

电影播放到15分钟时便理应迎来剧情的第一波转折,而漫画新连载则需要在第一话的最后几个分镜吊足读者的胃口。原创动画制作组或许会将爆炸性的展开安排在剧目的第三集,而主打日常的校园故事则有可能是神经病般的全程高能。

稳扎稳打的剧情或许能够保持平稳的人气,但那也只是在读者问卷调查排名中始终在一位数与两位数间徘徊,不至腰斩也不算优秀的中庸水平。要想跻身于前列,便需要拼搏与冒险。追求平稳或许已经足够困难,可总有人会为了追求卓越不计一切。

于是,有人会因为他人的一句话就辍学去追求梦想,也有人会只是因在电车上看了一本被别人丢掉的jump,就辞了工作转行去当漫画家。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改写命运的行动力——大多数人或许还在等待的途中。

或许转机已经来临,又或许时机未到。

对于年纪轻轻就已经在资历上超越大部分同龄人乃至成年人的白马探而言,转机是发生在7岁,17岁还是27岁,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比起时刻检阅人生剧本是否有做到完美的起承转合,他已忙于将他人生活的转折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东京警视厅总监家的公子,他总能经意或不经意地接触到新鲜的事件与嫌疑犯。成长环境的耳濡目染培养了他对线索与证据的敏锐嗅觉,先天的硬件条件与后天的个人努力使他总能利用零散的拼图组合出正确的答案。

从嫌疑犯的名单中筛选出与清白无缘的罪人,将他们的名字抄写在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私下里调查到的证据会被记录在其后,直到一切确认无误,便在最终一举拉网。那些自以为没有露出破绽的倒霉蛋,在名字被记录的瞬间就已触碰到了陷阱的丝线。无论如何挣扎叫喊,结局一定是会被逮捕。

而自己的名字究竟是何时被写入那无法擦除的逮捕名单,他们无从知晓。

 

 

留学的经历或许未能成为白马接触苏格兰场的敲门砖,可案件的线索会为他在东京的某所高中安排一个席位。转学,还是去往一个与之前的文化与习惯完全不同的环境,这已足够满足人们对“转机”的全部理解,白马本人倒是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活是否会有什么改变。他甚至可以自大地说,他即将为他人带去改变。

是这样吗?

他踏进2年B班的教室门口,那个瞬间一定会有几粒灰尘随着气流移动了位置。教室里的学生或好奇或探寻地跟随这位转学生的身影移过视线,这一群体性的举措也仿佛是理所应当。

视线本身是否能够释放出什么科学可感知测量的讯号,这很难说。不过不论是观感敏锐的精英还是相对迟钝的普通人,在被某道视线相当在意地观察与研究的时候,总会有所察觉。

在黑板上背对着整个班级写下自己的名字时,白马意识到自己在被看着。

不是普通意味的“在被看着”。

一名转学生,这已足够成为整个高中二年级一段时间的谈资,被同班同学过分关注也不奇怪。考虑到这个转学生还是颇有名气的归国侦探的话,这个时间还可以持续得更久一些。然而,就算将中下层的八卦心理考虑到极致,心态无所谓如白马,也难免要不自在起来。

虽然他的背后是整个班级,不过十分突出的视线不会超过两道。那视线带有目的,像是很明白自己需要观察什么,恰如其分地截取着细节,吸收着情报。

一人,还是两人?模糊的直感无法为白马提供答案。放下手中的粉笔,他转过身。

那视线没有消失。

 

 

初出茅庐这个词似乎不太适合用于形容罪犯,因为当我们说出“罪犯”这个词时,被冠上这一名号的嫌疑人早已一脚踏入了名为逮捕的牢笼。不过作为新手而言,黑羽快斗觉得自己干得不赖。

让灯光聚焦于一处,他则躲在阴影之中策划一切。以他的年龄,与警察作对的刺激有趣与背负“盗贼”之名的背德感大概不会同等地码于天平的两端,可直到今天也没有露出太多破绽,说不得意是假的。

踩着冰面的碎痕直到河面的另一端,对于任何一个体重正常的人而言都可算是一项壮举。哪怕只是走到河面中央,停住,也足以得到称赞了。

人们站在河岸的两侧看着他,有人希望他掉下去,有人想向他伸手拉他回去,也有人期待他顺顺利利地走到彼岸,可更多的人只是看着而已。

因为他们都没有站在冰面上嘛。

无意识地转着笔,黑羽漫不经心地看着讲台上写着名字的那个转校生。对方是个侦探,在此之前他就听青子说过了。如果要为青梅竹马的这一番言论寻找证据,新闻的剪报和社交网络上的热点话题比比皆是。稍微用心去搜索,对方处理过的案子和相关人物的近况也不难查到。

原子笔在指尖停住,黑羽换了个方向继续转着那支笔。

既然是个侦探......他为什么要转学?为什么在这个时点?他已经知道了什么?又不知道些什么?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黑羽的视线跟随着那个转学生,直到他坐在了为他而安排的座位上。

视线本身不代表态度,而思维赋予它意义。

哈哈哈,是侦探啊。自顾自地将自己置于竞争的一端,黑羽已先行为自己在那不存在的计分榜上加上了一分。

真可惜,真可惜啊,这场竞争自一开始就很不公平。因为是侦探,所以自一开始就高调地将自己放在了明处。个人资料会很容易查到,目的也一下子变得十分明显。就好像举着火把的猎人企图让自己在夜里看清周围,却让黑暗中的猎物自动自觉地远离了那火焰。

我会谨慎而小心地远离的,我会努力而认真地不被火光照到的。

上课铃响起淹没了学生们的议论纷纷,黑羽隐约觉得自己有理由偷笑。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tbc.


宫君有话要说:

我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在码字时兴奋到双手颤抖了......以及我好像又自打脸了(面壁

我想把这个故事写完,希望生活能对我好点,让我能爽得久一点。

希望你能喜欢这个故事。

 


评论(20)
热度(76)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