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工藤生贺】“啊,是惊喜。”他茫然地低声说着。(极短,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每到角色生日却没有特别准备好梗怎么办?

正因为没有特别准备,所以才是惊喜啊。

 

祝食用愉快。

 

-“啊,是惊喜。”他茫然地低声说着。-

 

工藤新一回到家时,正欲掏出钥匙,却将摸索钥匙的手收了回去。

他径直伸手去推那状似紧闭的门。门开了。

喂喂......破绽太过明显,脸侧滑下了冷汗。

门内理所当然的是一片漆黑,安静极了——这种寂静和黑暗,正适合用来隐藏些什么。

隐隐叹了口气,他没有急着去打开玄关的灯光,脚步向后些微退去。

“生日快乐——!”

一时间,客厅里灯光大亮,没有事先彩排过一般一前一后分开拉响的拉炮将临时准备的惊喜完美呈现。那些看起来黑黢黢的地方的确都站着人,有今天不知为何集体早退的同班同学,有还穿着校服的外校生,也有看上去是翘了半天课的外地友人。

不知是因为视野刹那间提升的亮度还是因为惊讶,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收缩。当然,瞪大双眼的惊讶表情是事先计算好的。

退后一步的距离正好,可以避开那些会落到头发上挂在肩头的彩色纸片和塑料丝带。

啊啊,事后打扫起来会很麻烦。

“我,说,啊——”在满客厅期待的目光的注视下,工藤闭上眼头痛地扶额,“在别人的生日当天准备生日惊喜派对,”他摊开双手,“到底哪里算惊喜啊?!”

正因为今天是生日,什么礼物和祝福都没收到反而会觉得奇怪。

正因为今天是生日,会有什么惊喜也是理所应当。

而意料之中的惊喜真的发生时,只能说是“推理与假设得到了验证”,根本不能算是惊喜。

“听到了吗,”将手中已经作废的拉炮残骸丢到一边,戴着似乎是圣诞节专属的尖顶小礼帽的灰原转过头,看向策划了这一切,正端着蛋糕从厨房走出来的毛利兰,“他是这么说的。”

“呃,等——”

“这样啊~”女孩的语气里没有任何不悦,蛋糕上插着的蜡烛的火苗颤动跳跃着。

“那么明年就不这么准备了!”

这是去年发生的事。

 

 

工藤新一回到家时,正欲掏出钥匙,却将摸索钥匙的手收了回去。

为了省得他们去拜托某个家伙把门撬开,今天出门时特地留了门。

他径直伸手去推那状似紧闭的门。门开了。

玄关与客厅理所当然地是一片黑暗。等待了三秒,工藤不抱期待地伸手按下了灯控开关。

不,绝对没有,他绝对没有在期待。

灯光所及之处皆是无人的寂静。

看吧,没什么好期待的。

将背包和外套放在了客厅,他活动着肩肘走向厨房。

厨房自然也是没有人,甚至连今天出门前丢进洗碗池没来得及冲洗的马克杯也保持着原样躺在那里。

工藤叹了口气,认命地拿了个干净的玻璃杯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关上厨房的灯准备回房间。

“生日快乐——!”

彩排充分完美配合的拉炮在同一时间被拉响,去年的惊喜派对的原班人马以相同的阵势拥挤地躲在了他的房间里。

不知是因为视野刹那间提升的亮度还是因为惊讶,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收缩。工藤摘下落在头发上的彩色纸片。

“什么嘛,”他扯开嘴角,“果然今年还是——”

“刚才那个表情是惊讶吧?绝对是惊讶吧?!”

立刻被戳穿了。

工藤闭上眼头痛地扶额。

“我说,你们今年费心思搞了这么一出反转......” 

他摊开双手。

“明年你们打算怎么办?”

 

END

 

宫君有话要说:

我来剧个透:在下一年的这一天,工藤新一的邮箱里收到了一个完美剪辑的短视频。

视频里,他所熟悉的每个人都依次出现,面对镜头拍着双手,挂上真心的微笑说着“生日快乐”。

(这个梗够了喂!

嘛,今天也是很恶劣地在玩梗呢,终于玩到绝望先生身上了。

明年究竟会发生什么?

明年就是今年喔(如果没完结的话


评论(4)
热度(100)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