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42)

阅读前注意:

因为lof总是将最新发布显示在最前面,为了防止点进首页而阅读进度还未至此的大家被剧透,解谜篇之前都会加上这个防剧透分割线。

以下是第17章。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17  凶手必须受到制裁

 

看到黑羽停了动作,几位侦探松下一口气。

“怎么了,”白马走上前去查看情况,“打不开么?”

“倒不是打不开,”矮下身,黑羽用手电照射着锁孔,“只是要换用比较暴力的方式了。而且,这种手感……”他抬起头,神情严肃,“应该是在门的另一边,有人堵上了锁孔。”

门的另一边?

果然……收回手电打在地下室入口处的光,工藤叹了口气。

 “停下吧,黑羽,”他的声音有点发涩,“我想那一边的东西,你不会想看到的。”

“哎?”总算可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却再次被阻止,黑羽不满地挑眉,“为什——”

“还有,山田先生,”转向自刚才起一直处于状况外的山田,工藤再次改变了称呼他的方式。措辞正式,甚至还加上了敬语,“现在你的父亲不在这里,我想你大可不必含糊其辞。”他直视对方的眼睛,“那天,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山田锁紧了眉,仿佛那段回忆是什么不便言说的禁忌。“我知道了,”他沉下表情,“我会尽量去回忆的。”

 

 

被时间染上了锈色的相簿被翻开,里面的记忆残缺不全。有的照片被人抢走了,而有的因为不想再看到而被撕毁。

一些人忘记了的事情,存在于另一些人的记忆之中。

“在管家先生的指挥下,我们把会客室的家具搬到仓库,”山田回忆着,“因为很重,花了几乎半天的时间。”

“没有人在意夫人的状况吗?”服部提出询问。

“我不知道,”山田摇头,“当时我们只是按吩咐做事而已,没有办法去想别的。不过,当时……”他仰头看向天花板,“老爷和管家先生…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你的妹妹呢?”眼前杂乱堆放的家具就来自此刻他们所在谈论的那段过去,白马从踩着的那块地毯上挪开脚步,“她也参与了会客厅的打扫吗?”

“不,她吓坏了。”山田的眼底涌上戾气,“她只是站在一边看着。”

“除了搬走会客厅的家具,你们还有被吩咐其他事吗?”

“我想没有了,”不太明白他们这么问的用意,山田只得老实回答,“我们所做的只是搬走了家具而已。”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参与人体的搬运么……不太好直接这么问出口,工藤这次学乖绕了个弯子,“只是会客厅的家具?”他添上了后半句,引导性地,“没有其他房间的么?”

“啊,有了,”山田眼前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还有夫人房间的婴儿床,”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尺寸,“我记得…有这么宽吧。对,”他点了点头,“是我亲手搬的。”

不仅清理了现场,甚至还要做到这一步……可怕的猜想被一步步证实,这不太妙。

“在那之后,就没有其他的吩咐了?”

“是的,没有了。”山田给出肯定地回答,“管家先生说,其他的事他会处理好,让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其他的事”,是指处理尸体?他们当时就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处理?隐约感觉到目前只在对话中谈到的那位“管家先生”是个可怕的人,工藤又多问了一句。

“顺带一问,你说的那位管家先生,是怎样的人?”

哪怕是时隔多年的现在,在提到那位“管家先生”时,山田的语气依然十分敬重。

“管家先生吗?我想想……”山田偏了偏视线,“感觉…是个不太好相处的人,看起来很严肃,工作起来也很古板,”他歪了下嘴角,“虽然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就是了。”

“那个管家是姓时田还是姓田中啊?”不情不愿地收好自己的撬锁工具回到队伍中时,错过了最初的几个问题的黑羽发觉自己怎么也找不到插话的时点。当对事件本身的询问差不多结束了,他才找到开口的时机。

“你这算什么问题?”服部好笑地从背后拍了他一下。

“嘛,总感觉管家的姓氏里会带个‘田’字来着……”

姓氏里带了个“田”字的山田无奈地扯起了路人般的微笑。对于这跑偏了的话题,工藤叹了口气,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那位管家先生…怎么说呢,除了工作很少提到自己,我是不知道他的姓氏里是不是带‘田’字,不过,”山田继续说下去,“和我们家不一样,他好像已经在老爷家工作了有很多年了。”

“比五年更久?”

“看起来是的。嘛,那个管家本来就是个神神秘秘的人,”山田摊手,“我想这次的委托也是他策划的吧。”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发言,几位侦探皆是一怔。

“为什么这么说?”

“料理完房子里的事后,管家先生让我们回去自寻出路。这个我倒是明白,毕竟老爷是个很可怕的人,而且啊,”山田压低了声音,“在那之后,这件事一点风声都没走出去,听说是老爷买了身份,到国外避风去了。”

“等等,”服部打断他的八卦,“你是说…委托不是你们发的?”

“不是,不是,”山田摆手,“我们也是前一阵子,忽然收到了来历不明的信,说是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就回到这里。”他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对半折叠的信封,那材质很是熟悉,“我们本以为是那位先生心血来潮想要查清楚后来发生的事,就照做了。不过没想到是委托了各位,”对几位比他要年轻不少的侦探,山田致以感谢的一瞥,“真是后生可畏啊。”

对山田的询问就到此为止。

 

 

这样就可以了。他看着被堆放在仓库里的家具,点了点头。

要不要一把火全烧了呢。

虽然很浪费,不过听起来是个很适合这里的结局。

哈哈哈哈。

他在心底为这无聊的笑话大笑了几声。

“房子那里准备得如何了?”他问向身后沉默着站在那里的管家。

“已经全都安排妥当了。”例行公事的声线,没有带有主观色彩的偏见。低头看向地面上看起来已没有生气的她,管家询问他的意见。“请问您打算怎样处理?”

“丢到地下室吧。”简单给出意见,管家却没有什么动作。很快想到了原因,他嫌麻烦地啧了一声,绕过躺在地面上的她,仿佛那只是个碍事的物件,从腰间取出钥匙串。

“居然还要我找钥匙,”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在仓库里清晰可闻,“真是麻烦。”

 

 

在几位侦探的建议下,山田先回往洋馆去陪他的父亲,而行动组的四人则留在了仓库里。

“他的回答,”工藤在同伴间环视了一圈,“你们怎么看?”

“看不出说谎的迹象,”白马首先接过话头,“不过我想他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这样看来,问题的关键就全在那个管家身上呢。”走到之前绊倒了他的茶几旁,服部用脚踢了踢,“感觉是个可怕的人。”

再次将仓库里所有的家具迅速清点了一遍,工藤微微眯起眼,“刚才山田有提到婴儿床,”他转过头看向几位同伴,“现在,那个婴儿床不在这里。”

“山田还特别说过是他亲手搬的婴儿床,所以说,”服部点了点头,“有人在那之后改变过这里的布置。”

“我想大概就在那个地下室里面吧,而且,”用鞋尖扫过那被翻卷上去的地毯,工藤看向黑羽,“你发现这里的时候,这地毯是怎样的状态?”

“我记得是…踏了一脚觉得下面很空,”黑羽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然后就和服部一起把上面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也就是说,地下室在被发现的时候,是处于被覆盖的状态,”白马沉吟了片刻,“这些家具都是在将必要的东西都‘装进’地下室后,才被堆上去的。”

“而且黑羽之前有提到,锁孔是从另一边被堵上的状态……”

内容有些不明不白的对话仅进行到了这一步,几位侦探都不再说话了。他们用单手捂住嘴,视线分别偏向不同的方向。

“你们在说什么?”因为错过了最初的那几个问题,黑羽有些跟不上他们的步调,“继续说啊?”

几位侦探再次交换了下眼色。

真的要在这家伙面前说么?

有人点了下头。

说吧。

当然,这个不太讨好的差事最终交给了Leader。

“我问你,黑羽,”彻底掌握了绕着弯子说话这项技能,工藤选择继续以询问进行思维引导的方式,“你觉得锁孔为什么会被堵上?”

“不就是不希望门被打开么,”黑羽看向地下室,“所以都说了,只要换个方式就可以——”

“要如何操作,锁孔才会从‘另一边’被堵上?”

稍微思索了下,黑羽的表情僵住了。彻底地僵住了。

工藤继续提出问题。最后的,也是杀手锏一样可怕的问题。

“你再回忆一下,唯一持有钥匙的人是谁?”

黑羽将头低了下去,印堂发黑。不敢去回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他捂住了嘴。

“……我有点想吐。”

“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他们小跑着奔向门外的阳光。

奔向那充满了海浪气息的新鲜空气。

 

 

他敲打着封在头顶之上的那扇门。

几秒钟之前,就在一切都准备妥当时,那个从来不会违抗命令的管家从他的手中抢过了钥匙,并以最快的速度将之扔进了地下室的阴影之中。毫无犹豫。

“你干什——”他破口骂了一句,立刻攀下去好捡回那串重要的钥匙。

门在他的头顶关上了。

那个混蛋在做什么?!

没关系,反正钥匙在我手中……他取出打火机,借着那光线寻找着地下室的那把钥匙。氧气总是会被消耗的,他得尽快。

头顶传来家具挪动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啊?”火苗跳动着,他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那把钥匙,然后将之插进锁孔里。手在颤抖。

转动,然后听到清脆的卡合声。

那扇门纹丝不动。

有更多的重量被压在了那扇与外界相连的门之上。

不要,不要!

家具挪动的声音停止了。

这种事不会发生的,不可能发生的。

有皮鞋踩踏在地毯上的钝响。

他反复转动着那把钥匙,徒劳。

我不承认!我绝对不会承认!

脚步声远去了。

颤抖的手指没能抓紧打火机,那唯一的光源就这样坠入身后的黑暗之中。火苗熄灭了,金属制的打火机似是在地面上谈开去,便不再有其他的动静。无法确认落下的位置。

开玩笑的吧,这些都是开玩笑的吧?!

他用手肘敲击着那扇门,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大的声音呼喊。

我,被关在,这里?!在这个连光都没有的鬼地方?!和那些见鬼的东西关在一起?!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谁会承认那种事啊!

 

最后,光也好,声音也好,机体所需的氧气也好,都一并消失了。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害人终害己。

 


评论(8)
热度(45)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