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44)(完结)

Chapter 19 请务必对读者公平

 公平?

才不呢。

就算是简短的完结章也要放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分割线————————

————————我是分割线~————————


日光开始西斜。

“我也想和高中生一样参加合宿啊——”虽然今天是工作日,猝不及防被派到了这个交通不便的偏地方,高木欲哭无泪,“呜呜呜,佐藤小姐……”

 “工作日还能来趟海边,”同样也要出远门加班的白鸟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就别抱怨了。”

“不过,要告诉工藤他们么,”看着手中的现场照片,高木很注意不让那些文件被海风吹散,“虽然的确是在地下室发现了尸体……”

可是,也只有一具男性尸体啊。

至于那个人在最后的时间究竟经历过什么,高木一点也不想去猜想。

 

 

天空开始染上橙色。

在夕阳像天海交接的地平线坠去时,代表了一日将逝的光辉也同样普适地照耀着别处。

虽然不会是完全相同的光景,但天气晴好处,总能见到夕阳。

傍晚的窗边,她看着渲开了半边天的金红色,浅浅地叹了口气。直到有人敲开了前门的栅栏,才为她的脸上带去一点欣喜。

“这个时候打扰了,”来人压了压帽檐,向前递出一个白色的信封,“女士,有您的信。”

这是他今天送出的最后一封信。在太阳完全下山之前就可以收工,实在是太幸运了。

直到送信的小哥离开了视野的极限,也不再能够听到他自行车令人愉悦的铃音,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她拆开了信封。

在那位先生去世之前,她一直都被很好地保护着。那样的生活太过平稳,让她不禁怀疑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是否只是一场梦。直到最近,她终于得以求助可靠的信息源,能够触摸到那被尘封在时间里的真相了。

我想我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利……

捏着信纸的手在发颤。薄薄的纸片边缘抖动着。

但如果最终要面对的这样的真相,是否什么都不知道才比较幸福。

“原来是这样吗……”

一时间,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原来是这样吗。

她更情愿相信那是一场梦。梦醒之前和梦醒之后的世界都是一样的美好。

可她醒着,一直醒着。

泪水滴下晕开了字迹。水纹般颤动的视野里,似乎能看见天边掠过的巨大白鸟。

傍晚的空气透明而干净。经由已开始有了些秋日气息的夜风,那悠扬的鸣啼,能够确确实实地传达到。

 

 

在“幽灵说”再次被集体否决之后,海边的少年侦探组(暂定)决定放宽心思说出那一句“嘛,算了”,不再去纠结究竟是谁发出了委托。

不管怎么说,案件已经解决了。而那算不上是好消息的真相,大概也能通过某种形式传达给对方吧。

身上的衣服早已没有干的地方,几个男孩放肆地大笑着向彼此泼着水。至少,傍晚海水的有着让人舒服的温度,能让人全然不顾即将到来的夜凉。

映成一片金红色的世界中,夕阳在橙色背景上勾画出少年们黑色的剪影,仿佛合宿落幕前最后的狂欢。

不知是谁闹腾得太狠,对战的水花毫无保留地波及到了只是站在沙滩上看着他们的宫野。被溅湿的连衣裙贴在了身上,半透明的浅色布料似是能看见内衣的颜色。

几个男孩皆是一愣。

“蓝……”

还没念完那个表示颜色的词语,黑羽的脸上就被狠狠的丢了一握浸了水的沙。

裸着脚踢开了凉鞋,缀着飘带的遮阳帽也丢到了一边,愤怒的女孩提着裙摆站在了海水里。

宫野参战。

不远处,能看到工作终于告一段落的两位警官沿着通往沙滩的鹅卵石小路走来,催促他们玩尽兴了就早点回洋馆。

夕阳照耀着这一切。

天气晴好处,总能见到夕阳。

 

 

也许在那之后过去很久,他们也会依然记得,那个在无名的海岛上一起度过的,胡来的夏天。

又或许,这只是他们所经历过的诸多精彩历险中,微不足道的一段记忆而已。

不管怎么说,夏天犹未结束。

而冒险,仍会继续。

 

END

 

 

后记:

今日立夏。

看了看今天的日期,我不禁翻了翻这个故事的tag,一直翻到开坑的那一天。

同样也是5月5日。

于是我立刻备好了咖啡和眼镜,准备为这个疯狂胡来的故事画上一个有始有终的句号。

我过去的坑似乎都是八个月左右完结,而这一次,因为之间学业的牵扯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整整拖了一年。

不过,能用不多不少刚好一整年的时间讲完一个故事,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圆满了。

说回这个故事本身。一开始我似乎是讲过,这个故事是于前年,也就是16年的12月开始构思的。其实,我全部的构思就只有一句话。

好想写一部完全违背十诫与九命题的推理故事啊——

是的,这就是全部了。剧情什么的全都没有,就连时间背景是夏天也是开始码字的那一瞬才决定的。十诫与九命题就是我的大纲,而用自己的思维推理出后面“应当”发生什么,是我编织这个故事的方式。

所以,这并不是一部侦探小说。

看到这里大家大概也能够猜到,为什么这个故事“一定会有19章”了吧。所以我一开始就说过,一旦发觉到这一点,立刻就会被剧透嘛。

不管这个故事有没有什么逆天大bug,不管是否真的有叛逆地违逆十诫与九命题不计后果地胡来,能够真正意义上地讲完这个故事,我想对中途没有放弃而是一头热地自己鞠躬说一声“感谢”(自恋狂

当然,更应该感谢的,是看到这里的你们。

我想把最初写在了这个故事结尾,却最终舍弃掉了的那个片段呈献给你们。

 

他们为何来到这里?

因为注视着一切直到现在的“视线”。

是视线决定了故事,是视线创造了故事,是视线引导了故事。

但归根到底,是什么创造了视线?

自一开始,所谓的“理由”便不存在。

我们创造了这个故事,我们为他们来到这里创造了理由。

为什么?

没有“视线”,没有“期待”,也就没有故事。

 

如果完全按照原作去演绎,那么这个3/4组的故事也好,还有其他更棒更精彩的故事也好,都不会存在。

因为我们在期待,因为我们“想要看到”,所以才有了这些故事。

感谢你看到这里。

衷心,诚心地致以感谢。

 

 (顺便为进入完结步调必回发生的刷屏说声抱歉

(想要长评什么的,因为这个故事通读一遍大概挺累人的,我就姑且只是在心底期待期待吧

捞一下印调应该不过分吧?戳这里

评论(36)
热度(8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