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白黑/白快】预告犯(偏正剧风,内容不定向)(30)

当感官不再受到外界条件的干扰,某些稍微转移注意力便会被忽略的触感往往会明晰到无从逃避。

尽管已经简要处理过,衣料与伤口不经意摩擦的触感依然叫人焦躁到无法不去在意。夜的深度已经向万物都陷入休眠的时刻靠近,精神与肉体也叫嚣着渴求着休息。持续刺激的疼痛折磨着脆弱的神经,无法入眠。

明明刚开始还没有这么痛的……无论如何翻来覆去都无法不压迫到伤口地找到那个最适合的入睡姿势,平躺着又感觉像是失去自理能力的病人,黑羽干脆坐起了身。

“黑羽君不休息么?”里间的门外传来白马的声音,不远的距离。片刻,他便已靠在门边,手中的马克杯里盛了雾气漫溢的热茶。

“睡不着,”干脆直接的回答,坐在床上的黑羽盘起双腿,目光粗略环视了一下自进入以来还未仔细观察过的空间。他转向靠在门边的白马。“这是哪里?”

“现在才想到要问吗?”语气是不符合情境的轻松,白马走近室内,放下热气蒸腾的马克杯。“你可以理解是为某种特殊需要而建造的安全房。”

安全房?特殊需要?一大堆正式到仿佛与什么拥有正当面貌的秘密地下组织有所牵连名词堆砌在一起,黑羽隐约觉得这装修无特色到极简的地步的建筑绝非表面上那样“不引人注目”。他有些后怕地缩了缩肩。

“……你是从哪里搞来这个房间的?”

白马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竖起食指抵在了唇边。

“秘密。”

似是不介意让话题的神秘性更添一层,白马又补充了一句。

“不用担心,我想就算是警视厅的各位,也是找不到这里的。”

自己果然就不该问……与人有所交流的举措很好地转移了注意力,连室内的气氛都轻松了起来,仿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遮光窗帘将光线锁死在光源的一边,使外界对内里的状况无从观测。不过同样的,在室内也无从通过室外的黑暗亦或是光亮去判断,现在究竟是属于哪一时刻。

黑羽无意识地抱紧了肩。室内的温度不低,身体却没来由地发冷。这样的状态要是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的话,还真是够呛……

白马的神情有些担忧。他看着床上的少年的脸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

“如果还是在发烧,我的建议是——”

语声顿住。

处在这个敏感的时期,“还是去医院接受治疗比较好”这种科学而快捷,理应没有任何质疑余地的建议显得天真可笑而想当然。他们当然不可能去医院,总体伤势并不重却能轻易比对出身份的伤员也无法离开当前所在的安全区。

没有所谓最安全的地方。只是身边还有那么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存在,掩人耳目也好苟延残喘也好,就算是改头换面丢弃曾经的身份,也能够继续活下去。

黑羽快斗认为自己还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需要完全依靠另一个人的扶助才能够生存。现阶段的躲藏不过是战略性妥协,随着时间推移外界的风声也会改变,一定会有退路存在的。

一,定,会,存,在,的。

他浅浅地叹了口气,向后靠去放松了身体。

“我想不必了,”言语间透露出疲惫,“今晚先休息吧。”

 

 

安全房的单间设计类似于标准间的格局,单间与单间之间有走廊连接,彼此不受干扰。隔音效果极强的材料保证了隐私的留存,哪怕仅相隔了一堵墙壁的另一空间之内正在发生不能放送的可怕事件,也不会对另一空间的安全产生任何影响。

不过因为不可抗力而栖息在这里的人们,多是为了逃开漂泊命运而不得不短暂停留,并不希望更多事件的发生。

室内的灯光关闭,外界的光线也透不进来。纯粹而绝对的黑暗阻碍了视线,既不危险也不安全。能够听到不安定的呼吸。

白马没有离开,标准间的设计让作为“陪同人员”的他也拥有能够休息的地方。可当另一人的身体状况处于完全的不稳定时,他无法安心任由自己去休息。

他伸手去开启那光亮微弱却足以提供照明的夜灯,橘色的暖光暗暗地充斥了视野。

依然能听到深深浅浅的喘息,如同被梦魇缠绕无法脱身的呻吟。他就着有限的光亮去查看黑羽的状况,仍未褪去的高烧告诉他情势并不理想。

伤口的状况不像是受到感染,但仅凭那样简单的处理不能解决问题。

果然当时就不应该听凭他的任性……他想要摇醒那挣扎在混沌中的少年,却发觉对方的精神此刻是清醒的。半睁的双眼没有焦距,黑羽此刻还能对他的话语作出回应。

“……黑羽君?”形式性的安慰话语不会起作用,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唤出对方的名字以帮助对方保持意识。“需要什么吗?”

这样问似乎也没有任何意义。无法去往医院的话,连最根本的问题也不能解决。

顾不上是否压迫了伤口,黑羽只是蜷缩了身体背对着他,单手环过胸前护住此刻正在疼痛的地方。

“……止痛片。”

白马有耐心地扯了下嘴角,尽管此刻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心情笑出来。“只是吃止痛片的话是没有效果的,而且,”手下传来灼人的温度,“被掩盖的疼痛会隐瞒真实的身体状况。”

“麻烦……”黑羽闭上了眼不再言语,倘是吸进空气就已经十分费力了。管他什么真实的状况,他现在只想逃离这该死的疼痛好好睡上一觉。指尖攥紧了肩部的衣料颤抖着,此刻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向谁抱怨,该抱怨些什么。

该死的无力感。

不能这样一直烧下去了,不能就这么什么也不做等到明天。凭借有限的护理知识,白马心下计划着接下来所应该做的事。

“先尝试让自己睡着,”时间已是后半夜,天空依然彻黑,但已在无人的道路上可以看见微光。无法照出任何一个人影的路灯看着有些落寞。这个时点,24小时开启的药店大概也还亮着灯光吧。白马从床前支起身。

“抱歉,我必须出去一趟。”

他套上外套以抵御室外的寒气。行走在无人的道路上目光随脚步变换着角度的影子偏移,白马蓦地生出了这一切都相当不真实的错觉。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忘了自己正在做什么,为何会站在这里。

可下一秒他又立刻加快了步伐。

得要尽快回去才行。

再次回到里间时,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的黑羽终于陷入了深眠。里层的衣物早已汗湿,伤口也需要重新消毒。

直到黑羽半睡半醒间和着热水吞下了药片,白马才算是真正地松下一口气。时间已不足以被称为“夜晚”,能够困扰精神到无法入眠的难题都可算是告一段落。新的一天会产生什么转机亦或是危机也依然是未知数,此刻的困意才是真实。

他们都需要好好休息。

 

 

翌日,警视厅。

“硝烟反应没有做过吗?”提出的调查方案理所当然地遇到了阻力,白马的语气是少有的强硬,“我需要调查当天参与任务的所有人的枪支。”

这不正常,什么都不正常。若是能调查出是谁最先扣动了扳机,或许能够顺藤摸瓜知晓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操控。

“可是,白马君,”一直以来立场都偏向白马的绀野警官也有些迟疑,“以我们的权限,还不能……”

“权限?”反正都已经是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小鬼了,白马心下暗自笑着。为何不任性一次呢。

“我有那个权限。”

“我会得到那个权限的。”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懂得恰如其分地利用晕轮效应的家伙,要么强大,要么懦弱。

 


评论(3)
热度(30)
  1. JRMiya参上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