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白黑/白快】刻板印象(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就当是简单复健一下。


-刻板印象-
 
由于青梅竹马的父亲工作的关系,黑羽快斗出入警视厅的机会并不少。他可以光明正大地以“好奇心”为由,毫不客气地借人情这张高级技能牌大摇大摆地进去参观,也可以就“我是陪她来的”这种没有必要去怀疑的理由,和青梅竹马一起为她那因工作脱不开身的父亲送去便当。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藉由个人知识的储备与现实之间的对比,他渐渐地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差异——尽管这些差异根本无关紧要,天知道一定要为了这些琐碎的细节纠结半天的家伙,究竟是有多无聊。
“我说,警察不是应该很喜欢吃那个吗,”那天,刚巧轮到值日的黑羽完全没在认真地用扫帚象征性地在地面上刷了几下,“甜甜圈......什么的。”
“如果黑羽君想问的是‘警察都很喜欢吃甜甜圈吗’,我建议你多问几个人。”同样轮到值日的白马正在收拾教室后方储物柜里的扫除用具——只是改变了摆放次序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我又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实验数据才这么问的......”
跟着将扫帚一同放进了储物柜算是完成了一项任务,黑羽走向讲台取过黑板擦,开始在窗台边敲起灰来。
细小的粉尘落在刚刚扫过的地面上。
用单手捂住口鼻,黑羽皱着眉偏过头去,声音含糊不清地继续着方才的话题。“我想问的是,警察爱吃甜甜圈的说法,不是到处都能见到吗?”即使有手挡住,似乎还是吃进了一些粉笔灰,他呸呸吐了两下,然后接着说下去,“既然出现频率这么高,总该有些什么理由吧?”
“到处都可以?”正致力于将全部的课桌都排成一条整齐的线的白马抬起头,“这是从哪——”
“好好好我知道你又要问我数据来源了,”向前竖起一只手打断白马的问话,黑羽得逞地咧开嘴角,“这次我可是有完全的数据支持的,”他掰开手指数着,“游戏,电影,小说......需要的话具体作品都能提供给你喔。”
游戏电影和小说啊......瞬间理解了他们目前所谈论话题的背景,白马伸手将教室里的最后一张课桌扶正,接着直起身。
“警察爱吃甜甜圈,不过是人们被外界信息引导形成的刻板印象而已,”他拍了拍衣袖上沾到的灰,“利用重复率让一些意象成为标签,是媒体与创作者们的惯用手法呢。”
“可是一个标签经常出现的话,总该有什么理由不是吗?”因为一直在谈和食物挂钩的话题,黑羽已有些饿了,“正因为之前就已经是话题,标签才会成为标签的吧?”
“不过也有...因为被人们谈论得太多,导致被谈论的对象不由自主地向言论靠拢的情况呢,”白马偏过视线,“警察因为人们总是坚持‘警察爱吃甜甜圈’的刻板印象,而不由自主地会去吃甜甜圈,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说的是没错啦,”走去提起了书包,黑羽全然没管根本不能算是“打扫完毕”的教室,“可是我在警视厅完全没看到过甜甜圈诶。”
“那是当然的,”确认了教室的灯光确实关上了,白马拉上教室的门。“因为警察与甜甜圈的联系主要是由美国警察牵起的,没准日本警察更喜欢吃红豆面包呢。”
“因为甜甜圈是起源于美国...吗......”故作沉思状低下声音,黑羽跳下最后一阶楼梯,“管他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警察就应该去吃甜甜圈嘛。”
“这我可不能同意,”放下书包,白马拉开自己的鞋柜门,“难道黑羽君是想说,被重复了千百次的说法就足够被载入百科全书了么?”
“不过也有人会给neta编百科不是么?”
“未经过认证的百科无法成为可靠数据。”
“但是大家都在用百科喔?”
“呯”地一声关上鞋柜的门,白马略微不爽地看向一边正在敲鞋尖的同班同学。
没想到这场没什么意义的讨论能从值日开始一直持续到教学楼门口......是时候为之画上一个句点了。
“那么我问你,”他开口,“如果百科上写了‘怪盗基德的真身其实是女性’,你就会去变性吗?”
“哈?怎么可能?”黑羽挑起半边眉,“谁会为了假情报去变性啊?再说了百科上也没那么写......”
“喔?”提起书包走出教学楼,白马为那已经西斜但依然强烈的阳光眯了眯眼,“原来你也会经常查看自己的百科条目啊,见识到了。”
“什——”蓦然间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高中生怪盗炸毛般拔高了音调,“所以都说了我不是怪盗基德!”
 
 
不过后来,东京警视厅的警察们也时不时地会在办公桌上摆上那么一盒甜甜圈,其便利性与高热量一时间大受好评。
至于是否是那不久前留学归来的警视厅总监家的少爷将下午茶文化带了进来,我们无从知晓。
 
END


宫君有话要说:

因为在英国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就对下午茶抱有执念,这也算是一种强加的刻板印象(笑
这两个人完全没有认真打扫啊(重点错



评论(13)
热度(119)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