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普通番外】童年缺失(正剧补充,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迟到了很久的《不可见信号》的番外篇终于来了!(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

这一篇的主题来自在出国前与友人的一次对话。面对吾辈所陈述的无法坚守自己所沉迷的一切的迷茫,主修社会方向的友人反问了这么一句话: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是一种童年缺憾的弥补么?”

瞬间豁然开朗。

“童年缺失”的确可以用来解释很多事情,希望在这一次的故事中也可以解释出些新的东西。


祝食用愉快。


-童年缺失-

 

拟定一个切实可行的目标,确认方向无误之后,便心无旁骛地出发。不论沿途看到怎样的风景,前进的脚步也不会停息。

那些有追求的人们的成长轨迹大抵如此。...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25)(完结)

【无通话】


“喂喂?”

“有人听见吗?”

无视徽章不断传出的那不依不挠的声音,工藤顾不上回应,抓起手边的追踪眼镜就夺门而出。

随即他就惊讶地发现,信号源所在的位置离自己并不远。

只是步行就能轻松到达的距离。

他本以为信号会来源于某个高层建筑,或是什么有特别展览的博物馆。

看来小偷先生今天并不打算工作啊。

像是被什么驱使着一般,工藤的脚步不停顿地向前奔跑着。

很近。

很近。

似乎不需要追踪眼镜的指示他也能找到信号的位置。

仿佛这不是他第一次跑过这段路。

工藤感觉自己不是在向前奔跑,而是在跑进一段记忆。

这段路的每一个拐角与每一段矮墙都与过去有细微的变化...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24)

【无通话】


在那个怪盗离开之后,工藤很快就回到了日常生活的状态。偶尔和青梅竹马在众人面前上演没有营养的吵架日常,在参与聚会或是其他什么集体活动时碰上几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案件,出于本能地解开呈在眼前的谜题,或是在客厅里为自己煮上一壶咖啡无所事事。

似乎那几天让他日夜焦心的通话只是一个节外生枝的插曲。

一个莫名其妙触发的支线。

一切照旧。

虽说习惯是一种固有存在,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习惯的改变比我们所想象得要迅速,且不留痕迹。如同不痛不痒就自己愈合了的伤疤,因为当它还是一个伤口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令人铭心的疼痛。

不过,同样的,新的习惯的养成也是不知不觉。

不知从...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23)

【无通话】


工藤回屋子里翻找包扎需要的绷带和伤药时,少年就安静地在客厅里坐着。

直到现在工藤都没有这一切都确实发生了的实感。

我在做些什么?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梦游,要不就是根本还沉浸在理想中。然而手中药瓶冰凉的触感提醒着他,这就是现实。

他看向客厅,那个少年就那样理所当然地坐在那里。

哪怕经历了那样的疲惫与折磨,坐在客厅里的少年依然带着兴致环顾四周,带着明显的观察意味。

那种探寻的眼神并不是在接收新的信息,而是在有所比较。

显然,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 ...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22)

【无通话】


通讯切断后一小时,工藤新一并没有感受到焦虑或是无奈。他的思维还习惯性地停留在之前所谓的“通讯状态”。

他依然在思索着可行的操作方案。

尽管他们的通话只持续了不到72小时,这种将别人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或者说,仅通过手中小小的徽章维系与另一个人的关联的感觉,让他莫名地感到兴奋,且责任重大。

这么说也许不那么准确,因为在这场通讯中,怪盗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有着自己的意识,自己的行动,也有自主的选择权利。

多么神奇,两个价值判断不同,行事风格也不同的人,竟能只依靠手中小小的徽章,只依靠那不可见的无线信号就能保持步调一致。

不过,总有相似的地方。

工...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21)

【最终通话】


在强烈的听觉冲击之后,环境中残余的任意一种声音都仿若寂静。

突出,又仿若不存在。

当然,对于工藤新一而言,他迫切地想要听到寂静之外的任何声音。

惨叫也好,呻吟也好,呜咽也好,只要是能象征“活着”的声音,都可以。

拜托了。

拜托了。

“……嘶…哈……”

冲击后的无声状态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到,但在无画面也无情报的特定状况下,同等的等待对于工藤而言其煎熬程度呈指数型增长。所以当声音再次传来时,他的声线几近失控。

“你怎么样?!”

“说话啊!喂!”

“嘶……别吵了,”怪盗的语气听起来没有太多异常,“他们还在附近,别让我暴露了……”

巨大的安心感袭来,...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20)

【通话二十】


不动声色地拉远了距离,怪盗将自己隐藏在设施地上部分巨大的阴影里。

“呼哈,在这里大概就暂时安全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到新鲜的氧气充盈着血液。

“于是,你的结论是?”工藤知道目前是一刻也不能放松。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袭击我的理由是什么…”怪盗心疼地看着自己那一身已不再完整的装备,“肯定不是请去喝茶呐。”

“要么是你没注意在哪里得罪了他们,要么是…”工藤的思维一直和怪盗保持着步调,“为了敛才?”

“如果是这样,也太不友好了。”怪盗表示很讨厌放冷枪的家伙,“如果请一顿下午茶,我没准还会考虑……”

“喂,原则呢?”工藤也懒得吐槽,“不过敛才这一点完全说...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9)

【通话十九】


木已成舟。

“说说看吧,”工藤并不想做多余的发言。“是个怎样的地方?”

“你确定要听?”怪盗这种时候还不忘记吊人胃口,“非,常,有,意,思,哦。”

“……”这种时候就应当以沉默来应对,以打消对方开玩笑的心理。

“如果不仔细找的话绝对看不到。”

“那群家伙藏得真隐蔽呢……”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现在根本没有闲心扯这些有的没的。

“很大的,地下设施哦。”怪盗矮身隐在暗处,口气很是惊叹。“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这里。”

“尝试着描述一下?”

怪盗挂着黑线。“你这还真是强人所难…”他调整着视觉,努力去分辨那依稀透着光的建筑,“啊啊,要是这玩意能实时转播就...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8)

【通话十八】


在不熟悉的复杂地形中,人体的运动速度比机械要慢多了。

况且还是在视觉被大大限制的黑暗环境下。

“赶得上么?”

“啊啊,我尽量,”怪盗的声音带着些喘,“保持同步是不可能了……”

“不,无论怎么想也不可能同步吧…”工藤失语。

“有可能。”

“……我倒是很好奇你会给出怎样的解释。”

“在空中就可以啊,一不小心还会反超也说不定……”

“我说,”工藤好笑地偏过头去,“你滑翔翼呢?”

“……被打坏了。”

“所以说这个作战pass。”

“嘛,”怪盗回嘴的速度比脚下的步伐还要迅捷,“我只是提出有这个可能性而已。”

“现阶段无法实施的计划,...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7)

【通话十七】


“……你吃完了没?”

“吃完了。”怪盗舔着指尖的巧克力屑,“…你说我这算不算破釜沉舟?”

亏这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考虑再三,工藤还是没有把想到的东西说出口。

“不不不,你做得对极了。”字句之间满载着怨气,“非常精准的判断。”

“喂喂,名侦探,”怪盗下意识地将徽章移得远了些,“杀气都传到这边来了啊。”

“……”工藤张了张嘴,哑然,“你……”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怪盗立即出声打断,“其实你心里完全不同意我的计划吧,名侦探?”

工藤依旧回以沉默。         ...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6)

【通话十六】


状况不太妙。

工藤听到怪盗缓慢移动带起的草木的“沙沙”声。

如果说距离还在一百米以上,还是在那样黑暗的环境下的话,大概还不容易被发现。

现在,对方在明,怪盗在暗,加上没有额外光源的照射,怪盗那一身白不会像平时一样那么容易被发现。

侦探忽然考虑到一个问题。

“你现在……”话还未问出口,他便感觉到有点奇怪。

“嗯?”潜行中,怪盗对莫名响起的声音十分敏感。

“你现在……穿着什么衣服?什么颜色?”

只是在问着装而已,没什么奇怪的。

虽然好像是在打探个人隐私,但是真的没什么奇怪的。

虽然听起来像是某种骚扰,但是真的真的没什么奇怪的。

“……”怪盗不出...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5)

【通话十五】


有时候,人的行动不是出于个人意志,而是出于本能,或是环境使然。在静谧的,紧张的环境中,哪怕有千万句话要说,有千万个气泡要冒,脑海里有千万条弹幕正在飘过,一般人也会选择缄默不言。

当然,这种状况对于非正常人或者是吐槽役的角色来说正是发言的好时机。

明知道自己的声音通过信号的转换不会太响,工藤还是尽量地压低了声音。

“能看清楚是什么吗?”

“我也说不准……”怪盗眯起眼睛让瞳孔聚光。

“能大概…不,准确描述一下吗?”

“……说出来又要被你吐槽是小学生水平,”怪盗撇了撇嘴,“虽然的确是在缓慢地移动,不过很稳定。非常稳定。”

“很干净的白光,感觉上和LED差...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4)

【通话十四】


工藤新一在犹豫,要不要说出自己的猜测。

他隐约觉得,自己是知道的,袭击了怪盗的那伙人究竟是什么货色。

只是,缺少关键证据。

“你平时有什么仇家么?”他问怪盗。

“不知道,”怪盗回答得很随意,“我可是很守业内规矩的,应该没有吧。”

“你们还有业内规矩?”工藤感到很好笑。

“盗亦有道嘛。”

“具体都有哪些?”

“不对别人预告的目标下手啦,在起内部冲突的时候要先下挑战状什么的……”怪盗语气一收,“你个外行人问这些做什么?”

“只是好奇,”工藤表示自己没有其他意思,“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回答。”

“……”这明明就是在给人下套!

“咳咳…总而言之,我没有...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3)

【通话十三】


……

工藤新一重重地放下手中的地图。骤然的震动让桌上的咖啡险些溅出来。

虽说是找到了新的突破口……但这范围反而更大了啊!

之前只需要在本岛的无人居住区进行搜索。排除了“无人区”的可能性后,在接近人类活动区周边的森林也被圈进了可能区域。

而作为一个森林覆盖率近乎70%的地区,要想在其中寻找某一个没有特征的特殊区域可谓海底捞针。没有坐标,没有可见求救信号,也没有定位点……

定位点?

对啊,按照现在的状况,如果直接从昨晚怪盗的目标展览馆为圆心向周边调查,总能发现符合的林区。“你还记得自己是在离开多久后被袭击的么?”他向怪盗发问。

“记得不是很清楚,”怪盗...

【原创】【新快】不可见信号(Lifeline梗,内容不定向)(12)

前方依然涉及部分私设,考据党轻拍(合掌


【无通话】 

瞎猫碰上死耗子,无心插柳柳成荫。

工藤新一为了避免套情报而选择的话题直接切入了重点。


年少的工藤最终决定解散侦探团,并不是心血来潮。侦探作为工藤家的家族产业,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死神体质。因此,在为数不多地跟随父母出席社交场所的机会中,年仅七岁的他已经亲眼目睹过不少案发现场。

在此我们不得不感叹工藤家心理素质的强悍。不但没有对案发现场的血腥和残酷产生心理阴影,留在工藤记忆里的反而是父亲在现场不动声色地调查并最终正确指认凶手的潇洒。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侦探。与此相比,自己的侦探团太小儿科了...

1 / 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