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饰品保养(单发完结)

阅读前注意:

番外性质的小片段,当做是零食轻松食用即可。


祝食用愉快。


-饰品保养-


工藤曾经送给黑羽一份礼物。

一个金属制的手圈,银亮的色泽干净极了。除却定制的刻字,平滑的金属表面看不到任何一丝划痕,锁在手腕上的冰凉触觉有种微妙的刺激感。而搭扣处的精妙设计,也让佩戴时卡合的声响无比动听。

“咔哒”。

细小的金属零件碰撞锁合到位,仿佛正义的手铐将自由的禁锢一锤定音。

可惜的是,饰品的定制商家还未高端到能将搭扣内的机关也根据买家的要求一并设计,因此黑羽最终拿到的那份成品的锁扣,是任何人都可以单手轻易打开的普通型。

要说这种类似于手...

【正剧番外】中场时间(正剧补完)(4)(完结)

恐惧来源于未知,纵观形形色色的人群,这一认知的意义是普适的。披上道貌岸然外表的间谍最终会被葬送在对未知的自身的恐惧上,而一向以无感情著称的侦探也会因为感受到了恐惧而陷入深渊一般的自我怀疑。

事实上,恐惧本身并不值得羞耻,因为它并不属于一种“情感”。这是人体对于外界环境的一种自然生物反应,甚至有时无关内心。低频震颤所触发的几不可闻的声波会成为颤栗的来源,而无缘的焦躁或许也只是因为某种蛋白质的分泌。

人们唯一应该恐惧的,便是恐惧本身。不过,当所习惯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恐惧的来源时,我们所身处的这个现实也不失为一种悲剧了。

至少对于现在的黑羽快斗正是如此。

以“没有按照仪式进行的百物语根本不算...

【正剧番外】中场时间(正剧补完)(3)

这是策划已久的阴谋吗......从鬼宅话题那里就开始的?

“所以我都说了是半路上才想到的!”黑羽表示这个计划中绝对没有任何阴谋的成分的存在。

他只是想尝试一下和“非正常”的人类一起玩玩这个“游戏”而已。

“我可事先说好,我可是科学派的,”如果此刻鼻梁上有眼镜的话,工藤相信自己一定会下意识地摆出扶眼镜架的经典造型,“就算和我在一起玩百物语,也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哦。”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黑羽的目的貌似并不是想要看到“有趣的事”,“这么说名侦探是答应咯。”

“......就算我不答应你也会想办法玩起来吧。”

似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律,试胆大会也好,怪谈故事会也好,都一定要在夜晚举...

【正剧番外】中场时间(正剧补完)(2)

“那我关灯咯。”

“这就要睡了?”

“哈啊——”一个困意满载的呵欠,“今天超累的。”

难得有朋友来到家中,于是便不计后果地闹腾到无视时间,到头来自己却是累到无法继续狂欢的那一个......这家伙是小孩子么?

熄灭后的灯光在视网膜上留下残影,哪怕阖上眼睑,这完全由生物刺激而产生的光斑也依然清晰可见。与黑暗等称的安静逐渐蔓延开来,合着接踵而来的又一个呵欠,黑羽道了声含糊不清的“晚安”,便再无声响。

也是,经历过这漫长的一天,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快到极限了吧。

一片深深浅浅的呼吸声中,工藤睁开眼。适应了室内那极暗的光线之后,扩散到最大的瞳孔尽可能地捕捉着视野内每一个角落里的可见光,并渐...

【正剧番外】中场时间(正剧补完)(1)

阅读前注意:

这次不是世界线之外的故事了,而是对正剧中未进行正面描写的部分进行了补完。

还记得在故事接近结尾的阶段的那场留宿么?

没错,这就是那个时间点所发生的事情。原定标题是“与黑羽快斗在一起的三天”,不过这种完全玩原著梗的标题个人实在觉着不太有意思,便没有采纳(事实上打出这行字的时候也还未确定标题


总而言之,祝食用愉快。


-中场时间-


“你在做什么?”在宫野离开之后,原本还待在玄关的黑羽很快就跑得不见踪影。对于黑羽家的构造还未熟悉到能随意闲逛的程度,工藤只得站在空荡荡的客厅中央拔高了声音。“宫野可是说了别玩太晚......啊......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7)(完结)

“不用那么紧张,”看到怪盗的面部表情有了些许的动摇,工藤摊开了双臂表示自己没有威胁的意思,“你只需要安静听着就可以。”

更何况,心理上更需要做好建设的是我才对吧。

深吸一口气,工藤觉得自己就像个即将第一次开展演讲的见习生。

说出来吧,把调查到的,思考到的,推理得出的,全部说出来吧。

毫无保留。

“一开始听说了家族基因的事,我完全没有在意。毕竟这种事情怎么看都属于伪科学的范畴,能够依靠它的加成增强个人身体能力的说法也根本不可信,”第一句话还未说完,工藤就从怪盗的眼里看到了掩饰不住的惊异。好心情地笑了笑,他继续说下去。“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听说有关这个基因的情报的,不过想必你当时的想法也...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6)

我知道他在哪里。

我当然知道。

反方向穿过那些已不知该往哪里移动,只能姑且按照中森警官所说的前去封锁出口的警察,工藤嘴角的笑意不减。

像是能感知到怪盗的存在一般,在思维运转起来之前,在理性开始推理分析之前,身体就已经有了预感。

心跳开始加快,呼吸变得急促,体温也逐渐上升。

在胸口的某个地方有些微的失重感。

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呢。

解开谜题的“关键”,通往前方的“钥匙”,事实上早就已经掌握在手中了。只是这提示出现得太过明显太过频繁,让人总想下意识去忽略其后的涵义和所指示的方向。

于是到头来就真的忽略了。

没有经过细致的计算,没有经过精密的推理,仿佛有什么隐藏的力量牵引着工藤...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5)

重大的事件越是临近,人们的心情就越是容易放松。

尽管心底总会有那么一些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紧张,行动却直接绕过了“本应这样做”的理性指导,做着违背常理的事。

天气很好,早晨的空气也很干净。趁着高效的睡眠带来的好心情,工藤在解决了早餐之后就直接去了博士宅。前一天晚上不知是通宵工作还是做了其他什么事的宫野打了个呵欠表达了对侦探这么早就上门来找麻烦的吃惊与不满,不过在听闻侦探此行的目的后也就不再抱怨。

“虽然说你现在才想到要咨询这个有些太晚,”她再次打了个呵欠,“不过就你而言,醒悟得还不错。”

“这种时候你就别损我了,”工藤表示自己之前压根就没想过要走到这一步,“完事之后请你喝酒,如何?”...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4)

Chapter 20 高度螺旋


这算是什么?

工藤对这并没有给出太复杂的谜题的预告函愣神了许久。

挑衅?因为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找什么麻烦?还是在无视他作为侦探的存在肆意妄为?而且时间为什么要恰好定在周末?

最后一个问题工藤还是可以给出回答的。毕竟在那位怪盗的光鲜外表之后藏着的,也是一名高中生,在申请长假休养过后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课业。对于学生而言,能够充分利用的自由时间也就只有周末。

既然周末已经有了安排的话,他又何必答应了周末一起打游戏呢,直接回绝也可以的。想到这里,工藤为自己想法的可笑几乎笑出声来。身为怪盗的黑羽,怎么可能正正常常地说出“我周末还要去偷宝石,就...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3)

在明晰了前进的方向之后,一切都会进行得平和而顺利,平和到连看一眼时钟都显得多余,顺利到让人察觉不到。

毕竟日常所要求人们做的,便是什么也不做。那些打着日常的旗号大肆宣扬普通万岁无剧情万岁的文艺作品们,事实上一点也不日常。在它们被书写出来,被创作出来的那一刻,就几乎注定了它们在内容上与生活的某种脱节。与平日里的生活有所不同,或是普通得过了头,才足以使得剧情继续下去。

不管怎么说,那些普通的现实人的生活还没有没趣到叫人笑不出来吧。


很显然,工藤新一并不同意以上的观点。

用自动笔的笔尖点了点纸张,工藤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让目光跟随着讲台上老师的粉笔,想尝试着能不...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2)

一盏街灯,又一盏街灯。

车窗外一成不变又绝不雷同的风景。

傍晚的天空少有地呈现出火烧云的光彩,与灰蓝背景形成鲜明对比的金红并没有格格不入,径自渲染了全部的视野,映得地面上的景色也泛出暖意。

可终究还是消散了。

天色黯淡下去。

接着,街灯亮起。

由于电路的传输无法做到完全的同步,这些街灯既不是同时在一瞬间点亮近地的路面,更不是戏剧般地渐次亮起。毫无章法地,如同没有指挥的士兵一般,每一盏街灯都自顾自地点亮,可很快这光亮就趋于统一,一致却割裂的统一。

而正是这种杂乱无章,才让人有一种“事情本应如此”的适应感。

工藤新一看着这一切。他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普普通通地,从一个旁观者...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1)

在抛出决胜性的发言之前,适当的停顿是有必要的。交涉的氛围不会因为这停顿而显得尴尬,更何况四周的环境是一种私密度与嘈杂度相对成正比的公共空间中。

“说是疏忽,也许不太准确,”在心底确认了接下来需要提出的论点,或是说,证据,工藤刹那间觉得这种每句话都按照计划切实有效说出的感觉有点违和。“准确的说法,是你们做太过了。”

“哦?”在各方面的保密工作和善后工作都几乎找不出差错的前提下,“做太过了”反而不是一种褒义形容,而带有一种物极必反的劣化感。

“你们在研究上所投下的大量资金,来源可以说是很不明确,”工藤取出手机调出在此之前收集到的数据,“虽然基本可以推断,你们的大多数活动都是在为资金能够正常运...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60)

“利用?”对于对面的少年的用词,贝尔摩德微沉了语调,重复了他的话语。

这是一个太过简单又相当复杂的词语,不应当轻易使用。这其后的利益关系可以显而易见到如水晶般透明,又可以如同没有光亮的走廊一般深不可测。看向对面少年的眼睛,那其中干净的正直让她相信他在用词时根本没有考虑太多。

也无需考虑太多。现实也许糟糕而城府,真相没准会污浊不堪满是套路,可发掘真相演绎出结论的过程却无需个人的阅历过多。尽管在这个过程之中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违背信条的现实以及可能会造成精神污染的事件,但强烈的个人意识会成为前行的支撑。

明明只是高中生年纪的少年呢...将感叹的话语收在心底,贝尔摩德的颈部偏过一个微妙的角度,波...

【调查】姑且问问各位对【反向平行】的购买意愿?

占tag抱歉(合掌

一直在被催着赶快把手里的文完结掉好集中精力于正事上,吾辈还是没办法完全写完了就放下。“想要印出来”也只是是个心血来潮的想法,也没想到最终真的还有实施的可能。

就像之前所说过的,吾辈之前没有混过同人圈,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咨询,所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过还是真心希望这个心血来潮的点子能够做出些成果。

目前可以确认的信息是,若是真的印了出来,价位会在30到50之间,会不会将《不可见信号》纳入视完结的字数而定。插图方面,目前没有想到约稿,最大的可能就是吾辈自己画或是没有插图。当然为了大家的阅读体验吾辈也会尽量把美观问题做好的(啊哈哈

购买途径待确定了印刷量之后再确定......

【原创】【新快】反向平行,高度螺旋(内容不定向)(59)

Chapter 19  反向平行


侍者将咖啡以及供客人随喜好添加的砂糖和奶精放在桌面上,微微鞠躬之后,便离开了。

热气腾起,和满室温和到几乎察觉不到的咖啡香气融为一体。

撕开奶精盒上的封皮,工藤将奶精倒入咖啡,用金属制的小勺搅动着。勺柄与杯壁相碰,声音也成为周遭氛围的一部分。

“怎么,”发觉贝尔摩德似乎对自己这太过平常甚至可以算是危机感全无的举动有些意外,工藤啜了口咖啡,“这次不用通过无线耳机进行对话了?”

“啊,”就事论事,“这不是任务。”

也就是说,这次和自己的会面完全是“私人性质”的,连组织的人员都不知道?下意识地看向窗外,工藤有意无意地将视线投在路...

1 / 6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