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19)

Puzzle 19  双人出游,就和□□一样呢。

 

毫无征兆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喷嚏的同时,我们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会不甚在意地左顾右盼片刻,并下意识地搔着不知为何有些发痒的鼻翼,感叹一句“有人在念叨我么”。

我们同样也不知道在被两位主角念出名字的刹那,远在另一个城市的服部是否真的会打一个喷嚏。想要看到服部那一边的情况,其实很容易,只需将镜头切换过去即可。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我们不能这么做。

镜头的切换与分镜的关联,都多少代表了剧情的前后联系。如果我们这时按耐不住好奇心切换了视角,偷偷去看了服部会对自己的名字被念到作出何种反应,这种会创造出某种因果的举动是否会在他的心里埋下疑惑的种子,并让之随着时间的滋养和大阪侦探智慧的润泽生根发芽呢?

哦,不会有人想看到那种事情发生的,那样未免也太不有趣了。更何况,就算书页之外的好奇小子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服部视角的故事,也会有不可抗力阻止他们这么做。

因为,这是主角的意愿啊。

 

 

 “你最近和服部那家伙有联系么?”门口实在不是什么适合协商的好地方。进入屋内之后,江户川矮下身换下球鞋,并顺便抛出了问题。

当假设成型,严谨的研究员便需要稳定的观察对象以获得可靠数据。名为“黑羽”的变量已经不再具备被观察的价值,再创造一个即可。不过,在那之前,要将实验环境设置完备。

黑羽抬眼看向天花板回忆了片刻。“我不知道这对你而言算不算有联系……”他低下视线看向江户川,“嘛,周末倒是偶尔有一起打联机。”

“这样啊,”江户川并未对这情报的积极与否进行评论,“那么最近这段时间里,也请你继续和他保持这种‘联系’的状态。”

“哎…哎?”看江户川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神情间的认真可说是深思熟虑了,黑羽反倒有些不明白,“我还以为你要说‘这段时间绝对不可以和他有接触!’?”

“为什么?”思考中的男孩抬起目光,“从我们假设的角度出发,这才是最稳妥的计划。”

“等一下,”黑羽表示自己需要缓一缓,“你之前的假设是…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理由作为前提,没有事先互通信息的两人就没有办法见到彼此不是吗?”

“这样表述也没错……”

“那我继续找服部联机…不就是在和他一直保持消息互通吗?”

被人投以鄙夷的目光原本就不太令人愉快,而这样令人不爽的神情出现在一个比自己年龄低了十岁的小学生脸上,则更加效果拔群。

半挑起的眉中写着嘲讽,江户川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发言是否欠揍。“我看你平时挺聪明的,”他用手指敲了敲太阳穴,“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好使了?”

才不想被小学生的你这么说……意识到面前这位生理上是小学生的家伙,实际年龄比自己还大一些,本想这么反驳回去的黑羽噤了声。当然,他没忘了在额头上爆出十字路口以示抗议。

好心情地扶了扶眼镜架,江户川轻轻咳了一声,算是对自己的计划进行具体解释的前奏。这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在选择向对方“进行解释”的同时,他已经自然而然将作为听众的黑羽算作是计划的一部分了。

“我问你,”他竖起食指开始举例,“服部对于你而言算是什么?”

对于这充满歧义的问法,黑羽不可避免地翻了白眼。

“……能在假期一起打游戏的好友。”

虽然这个答案很不全面,姑且算是一个答案。可对于江户川而言,黑羽的答案是什么似乎并不重要。他继续问下去。

“你在和他联机时,能够看到他吗?”

干脆一次性把结论全都说出来好了,何必问这么多问题呢……心下觉着耗费精力去吐槽比认真回答问题来得更加麻烦,黑羽顺着对面戴着眼镜装斯文的家伙的思路一路回答下去。

“不开视频的话,就看不到。”

“那么这个时候的服部对于你而言,究竟是什么?”

黑羽眨了眨眼。

他在那一刹那明白了,眼前的侦探这段时间以来都在纠结些什么。

“虽然能够通过耳麦听到声音,也能在屏幕上看到他的操作,”他的尾音带着些忽然间解开了难题时特有的那种激动的颤抖,“可促使我构成‘和我在联机的是服部’这一认知的,也只是这个听到的声音和屏幕上的影像……是这个意思吧?”

哦,还有那辨识度极高的大阪腔。

江户川的嘴角呈现出“这家伙终于明白了”的了然。

“说起来,名侦探你上次也说过,”回忆穿越了时间,定位在他们三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实体”而非“信息碎片”的形式相互接触的那一天,自诩记忆力超强,甚至能将陌生警官的警号倒背如流的黑羽几乎是一字不差地念出了小侦探当时的台词。“回到大阪之后,服部对我们而言‘也不过是是电话里的声音和网络上的电讯号而已’……没错吧?”

了然的微笑僵硬在嘴角。江户川觉得自己有些偷鸡不成反蚀米的挫败感。

明明上一秒自己还在讽刺眼前的家伙是个笨蛋,下一瞬这家伙就立刻以相机复刻般的记忆力反咬一口——还是纯天然无意识地。

“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办法证明在联机的时候,那个正在说话的服部就真的‘正在说话’,也就没有办法证明那个服部是‘存在’的,”黑羽继续一头劲地说下去,并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也是,想要仿造一个人的在场很容易,只靠声音也可以,”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脑边“叮”地亮起一个小灯泡,“这个或许可以用在下次的行动中!记下来记下来——”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我的计划,不是你的强盗行动!”

“不是强盗是怪盗!”没有营养的反驳,“等等,你说计划?”他顿了顿,“要验证那个服部是否确实存在的话,就只有……”

充分理解了江户川思维回路的黑羽凭一己之力推导出了对方所要做的事后,眼底闪过了瞬间的难以置信。

“你该不会真的打算为了验证这个没来由的猜想,就专门跑一趟大阪吧?!”

自一开始内心便毫无动摇,江户川的半月眼里所传达的,是全无回绝希望可言的“这不是当然的么?”

理所当然。

 

 

“对了,名侦探。”

“请讲。”

“想要验证一个人‘是否存在’,只需要抵达那个人所在的地方附近就可以是吧?”

“的确是这样,当然前提是你知道他一定会在附近——”

“就算见不到的话,通过主动联系的方式也可以创造‘见面的理由’…这一点我应该没理解错?”

江户川点了点头。

“那你上次还大费周折地要跑到咖啡厅……”

“只是单纯想请你吃冰淇淋了而已,怎么了?”

“……没什么。”

自己果然就不该问……再次见识到了对方“能够无所谓地将不能随便说的话说出口”的能力,失语的黑羽将面部掩在了双手之后。

不要小看小学生——在各种方面。

 

 

在那之后的一周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黑羽有空便找服部聊天。这和他们平时联机时所聊的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在频率上较平时还更甚。虽然这种不自然的接触多少有些可疑,可就江户川的解释,这是为了让服部“对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一切全无知觉”。根据他的说法,联机与聊天的大前提都是“无法立刻见到面”。继续保持先前的相处的模式,便能更好地营造“黑羽一直都在东京”的假象。

一直都在聊天的朋友忽然间断了联系,反而更会给对方“他是不是想忽然出现给我个惊喜”的错觉。

不过,错觉就是错觉。大概谁也不会特地去期待,前一天还和自己在网路上谈笑风生的异地朋友,下一秒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吧。

与其说是“惊喜”,那更像是“惊吓”。对此,担当了为目标任务制造假象的任务的黑羽可谓是负罪感满载。

“这样真的好么,不提前说一声……”一周过去得很快。在动身前往大阪启动一场足以撼动构筑了整个世界的基础理论的实验的前夜,江户川以“周末有远足活动”为由,离开了事务所到黑羽家借宿。把服部蒙在鼓里这么久不说,现在连带着兰小姐也要一并隐瞒,黑羽隐隐有些担忧,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错误决定。

“安心,那家伙的心理承受能力可是不一般的强。”自顾自地发表着信任的言论,江户川毫不掩饰眼底的肯定。至于兰那里……只要有黑羽做挡箭牌,应该就没有问题。毕竟面对那张熟悉的脸,就算再生气她也狠不下心发火吧。很有自知之明地将双重卖队友的台词埋在了心底,江户川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偷笑一下。

“我觉得…听到你这么说,服部不一定会高兴哎。”黑羽依然是一副杞人忧天的无奈状。“啊啊,果然还是放弃吧,白跑一趟的成本太高了——”

 

话虽如此,在灯光悉数关闭,意识也即将沉入睡眠之际,他也开始忍不住期待,列车便当的香味了。

 

tbc.


宫君有话要说:

前方准备切地图了,诸位别忘了存个档(笑

服部表示,自己可能还要在对话里待机一阵子。


继续惯例性地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通贩讯息:戳这里

评论(12)
热度(63)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