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0)

Puzzle 20  天空是□□的。

 

仿佛是什么镶嵌在剧本中的既定事项一般,修学旅行的前夜,一定是睡不好的。不过这并不是修学旅行的前夜,令人困扰的“睡不好”,也并非出于对出远门的期待而带来的精神亢奋。过早熄灭的灯光,为了早起特定预设好的闹钟,这一切都与高中生的身体所习惯的作息相左。

时间还未至零点,这分明是最佳的狂欢时节,可此刻他们不得不仰躺在床面上睁大双眼,紧盯着视野中那游动着神经信号的虚无。理智鞭打着大脑,就“此时不睡,间隔再频繁的闹钟也救不起”反复提出警告,可精神就一直那样保持着清醒。“想要尽快吃到列车便当”的意愿鲜明地具现化在脑海中,味蕾模拟出它的味道,甚至连那香气也弥散在空气之中清晰可辨了。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肚子饿了啊。

仅是因为“想吃列车便当”就饿到睡不着,似乎也属于一种因太过期待旅行而带来的精神亢奋。

看来修学旅行的诅咒的攻击对象,并不仅局限于小学生呢。

 

 

翌日,天空蓝到触手可及,是极其适合出行的晴好天气。尽管提前设好闹钟的两人在“再睡五分钟”的循环咒语催眠下华丽丽地睡过了头,他们还是十分幸运地在列车开动的前一秒上气不接下气地坐在了座位上。

因为赶得很急,险些误了车的两人没时间去纠结是否有对号入座。待列车开动,因奔跑而不稳的气息也稍稍平复,黑羽才想起查看一下两人的车票。

“幸亏赶上了,不然可真是亏大发了……”从随身背包的外袋中取出车票,黑羽的手指还有些抖。他看向身边坐在靠过道一侧,正用不知何时收到的广告纸片扇着风的江户川,“好像你的座位才是靠窗的哎,要不要换一下?”

“不用那么麻烦,”江户川没有停止扇风,只是扔过一个眼神表示自己不在意,“又不是没出过远门的小鬼,坐不坐窗边完全无所谓吧。”

经他这么一说,黑羽反倒有些不乐意了。“说得好像我是很想坐靠窗座位的小鬼一样……”

不知何时,“窗边的座位”已经成为了“为孩童而准备”不成文的代名词。大概正是因为这窗口通向外界,通向明明一成不变,在纯粹到如同白纸的孩童看来却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外界,窗边才成为了他们的特等席吧。而对于一些更乐意待在自己狭窄世界中的成年人来说,无需向身边人请示便能自由离开的靠过道的座位,才是他们所追求的个人空间。

不过……

几分钟之前才经历过列车车站内的一系列夺命狂奔,直到现在安顿下来后,双腿也的确是疲惫到不想动。感受到膝盖关节处的脱力,黑羽便不再为“换座位”这种需要站起的麻烦事烦扰,而是托起腮看向窗外随着列车加速闪现愈发频繁的电线杆。

在阳光还未彻底醒来的早晨,空气里多少残留着夜间的寒凉,但此刻在车厢内已经感受不到冷风的流动,取而代之的是环绕周身的暖意。阳光透过车窗被过滤了晨间的清冷,让自醒来后就紧绷的神经不由得放松下来,昏昏欲睡。

可那阳光耀眼得哪怕阖上眼睑,眼前也是一片叫人无法入眠的亮。

不舒服地眯了眯眼,黑羽伸手去挡那透进来的阳光。无济于事。车轮撞击轨道的声音有节奏地在耳边循环,构成不间断但也不单调的背景音。就这样眯着眼看着窗外闪过的建筑和几乎不变的天空与远方,恍惚间黑羽甚至记不太清自己此刻坐在这里的原因。

如果是平时的我的话,这时应该还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享受周末睡懒觉的特权吧。

可现在的他正坐在这里,看着这些看与不看都没什么关系的风景……

为什么会这样呢。

如果…此刻的我没有在这里的话……

没过多久,列车驶入了隧道。干净的车窗倒映着车厢内的灯光和其他的一切,犹如镜面。无需转过头,便能够看到坐在旁边的江户川。小孩模样的侦探似是上车之后已经睡了一阵子,这会儿正翻着手机屏幕上的新闻。不在意地撇了撇嘴,黑羽不打算去打扰他,同时眨了眨因长时盯着窗外而有些干燥的双眼。可惜,适应了暗下来的视野还未有多久,列车就已离开了隧道。

脱离了建筑物的遮蔽的天空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了满眼,让人在刹那间连言语也要失掉。

真蓝啊……

瞬时的感叹驱走了意识里仅存的那一丝睡意,却留下了盘踞于恍惚间的迷茫。

就这么托着腮呆呆地看着那蓝得夸张的天空,黑羽无意识间将内心的想法说出了声。

“为什么是蓝色的呢……”

可就是这几不可闻的喃喃自语,在安静的车厢中很容易就能被邻座捕捉到。停下滑动屏幕的手指,江户川看向他。

“你说什么了么?”

“嗯?”瞬间回神的黑羽如梦初醒般回过头,“我说什么了?”

江户川表示自己也没有听得太清楚。“我好像听到有‘蓝色’……?”

“蓝色,蓝色……啊!”将那作为关键词的字眼反复聚焦,黑羽终于想起了仅在脑海中闪过一瞬,即将就要被忘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瞎想。“我只是在想…天空为什么要是蓝色的而已啦。”

“为什么要是蓝色的?”略有微妙地皱了皱眉,江户川的语气有些发笑,“这年头连小学生都不会问这种问题了,你的常识是被什么东西吃了么?”他单手推了下鼻梁上快要滑下的眼镜,“天空会呈现蓝色,是因为大气中的粒子会对光进行散射——”

“不不不,我在想的不是这个,”黑羽连忙摆手,表示那些知识作为高中生的自己还是具备的,“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一定要是‘蓝色’?”

为什么不是红色,紫色……或者其他?

 

 

这个问题在江户川听来,和前一个并无本质区别。他将自己掌握的知识稍微整理了一番,便开始了新一轮的科学解释。

“那是因为在被散射的光中,蓝光的波长较短,在透过介质的传播过程中不易被吸收——”

“这个我知道的!”猛地一击掌示意江户川停下他的科学讲座,黑羽的眉眼里蓄着无奈,“我指的不是科学层面的‘为什么是蓝色’,”试图将无逻辑的瞎想整理出逻辑的他微微叹了口气,“我说,在光的色谱中,正常的顺序总会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对吧?”

“这种程度的知识,谁都知道。”被打断的江户川似是在为失去了一个卖弄的机会不爽着。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一定是这个顺序?”尽管有了具体案例,他还是觉得自己越说越远。略显抓狂地小幅挥了挥拳,黑羽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特地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了,“如果最初‘蓝色’没有被定义成‘蓝色’,我们看到的还是蓝色吗?如果存在其他的可能性,我们看到的天空会不会就是其他颜色的?”

“我说啊,你这个问题和‘1的后面为什么是2’有什么区别?”画面有些颠倒黑白的不对劲,面对仿佛进入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的黑羽,江户川不禁头痛起来,“我们能看到天空是蓝色的,不代表它就真的是蓝色的,而是因为那个波长的光通过肉眼的感知呈现为蓝——”

企图继续沿着科学道路走到底的他说着说着,却渐渐止住了语声。

“经你这么一说,”他的声音也归于喃喃自语的迷茫,“对啊,为什么会是蓝色……”

可这样的迷茫只在他的思维中停留了一瞬而已。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到叫人几乎窒息的既视感。

蓝色,天空……

他们之间似乎进行过类似的对话,但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话题的切入点不对。一切的背景都不对。

笨蛋,两者完全不同吧。天空的蓝是……

拜托……

你还真是没有梦想。

如果单纯沉溺在梦想之中的话,就……

 “我说,”从短暂的窒息中缓过劲来,江户川用胳膊肘推了推还紧盯着窗外的青空纠结着的邻座,“我们之前…是不是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

转回视线的黑羽疑惑地眨了下眼,“没…没有吧。”

可刚刚的既视感是……

“没有过吗……”沉吟了片刻,江户川决定不再多想这些有的没的。大抵上,若是他们没有决定去往大阪,换了时间与场合,哪怕换了彼此的身份与一切的前提,他们也会自然而然地聊到这个话题吧。

这一切不是偶然,而是“一定”。如同“天空是蓝色的”一般,有些事情就算现在不发生,也会在另一个时间,以另一种形式如约上演。就像是被打乱了顺序的剧本,因果再乱七八糟,其内容物也不会有改变。

不会有改变……

隐约觉得自己在黑羽的带动下已经胡思乱想了太多,江户川摇了摇头,打算做点什么以调剂心绪。他看向腕上的表。

“虽然现在时间还比较早,不过我们早饭也没怎么吃,”他出声唤起黑羽的注意,“你不是很想吃的么,列车便当。”

 

没错,转移注意力的话,就不会被那些莫名其妙的瞎想与既视感牵扯精力了。

列车便当的香味和不会改变的旅行的终点,才是他们当下所身处的现实。

 

tbc.


宫君有话要说:

天空的色彩的哲学或许就和冰淇淋的味道一样,看起来无关紧要却事关重要。

又或者是看起来事关重要,却完全无关紧要呢(笑

大家有没有被绕晕?

被绕晕了也没关系,来一盒列车便当平复下心情吧(啊哈哈


最后继续捞一下《死亡后日谈》本子通贩的相关信息:戳这里

评论(16)
热度(58)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