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2)

Puzzle 22  狂欢的同时,不要忘了□□。

 

要回去吗?

合乎计划的现实行动实在是少之又少,在离开东京时他们也就没有买回程的车票。不过此刻,阳光的角度虽已倾斜,若是现在就折返,他们兴许还能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回到东京。

黑羽从原地站起身,单手拽着卸下的背包的包带。日光在他的面部投下阴影,双目的情绪看不真切,只能看到抿紧的唇线。手中的背包沉沉地坠着,包带被重力拉得笔直,映在地面上的影子轻微晃动。

“要回去吗……?”他重复了自己听到的问题,被压低的声线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这不是废话吗……”

江户川看着他的反应,一言不发。阴沉,疲惫,甚至还有些落魄,他不是不能理解黑羽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就被带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经过了财力与体力双重消耗后,却不得不一无所获地空手而归,换做是谁都未免要心累到情绪失控的。

想到自己只是为了验证一个心血来潮的想法,一个不知是否可靠的猜想,就导致他们落得眼下这般口干舌燥体力也接近耗尽的狼狈境地,江户川忽然有些愧疚。

自己这次,或许是有些胡闹过头了。

手机的电量尚且还充足,他点开网页后开始查询回程车票的时刻表。“我明白了,”他下划着屏幕,视线焦点随之上下移动,“现在赶去车站的话,能赶上的那班车是——”

“等一下!Stop!”不像是为终于能够回家而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黑羽猛地抬起头,探手制止了江户川,“谁说要回去了?”

“哈啊?”就差点下确认键确认购票的江户川有些不爽地回过头,“你不是已经累到走不动路了么?”

“没有没有,”黑羽小幅地摆了摆右手,“不要小看现役高中生的体力啊,我还好得很。而且——”他贡献宝藏一般将手中的背包向前一递,“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带了这么多装备的?”

装备?江户川看向黑羽手中的背包。包带因重力作用而坠成直线,看起来很沉。

说起来,前一天晚上,他也的确为了要带什么东西纠结了很久来着……

啊啊,出现了……明白了的瞬间便忍不住扶额,江户川甚至觉得一分钟前还在认真谅解对方心情的自己简直是在自作多情。每一次的修学旅行,总会出现那么一两个过于兴奋从而行李带得过多的家伙,现在看来眼前的这货也是半斤八两。

“你都……带了些什么?”

黑羽正欲回答之时,他猛地将右手竖在了两人之间,“算了,我不想知道。”

仔细想想也不难猜到,大概就是些看似会发挥作用实际上毫无价值的娱乐装备吧。作为出行标配的扑克牌一定是不会少的,再加上一副UNO也不会太占空间。说不定,眼前的这家伙连游戏机都带上了……

想到这里的江户川,几乎能从黑羽的背包上凸出的轮廓大致猜出,游戏机被放在了哪个位置。

只是单纯地在把这次出行当做一般的旅行在期待啊……了然地扯了扯嘴角,江户川退出了手机的购票界面,顺便连导航的软件也一并关闭,“也就是说,在回去之前,你还想再玩一玩咯?”

“那是当然!”黑羽大咧咧地甩上背包,“都已经走到这里了,不尽兴玩一玩怎么对得起早起的痛苦啊?”

在路途中遭受的精神损失,自然要靠玩乐加倍地赚回来。

“说的也是呢,”有那么一刹那,江户川觉得认同了狂欢计划的自己一定是坏掉了,“干脆不计后果地大闹一场吧。”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连会剧透前方会出现什么的导航也完全关掉。无计划旅行的乐趣就在于,你永远也不知道突发事件和意外惊喜,会出现在前方的哪一个转角。

 

 

经过近半天的折腾,一份列车便当所能提供的热量早已化为了脸侧的汗水和脚步丈量过的距离。十分幸运地在走过了两个街区后于空气中捕捉到了食物的香气,皆是腹中空空的两人未经商量就一同走进了店内。

“都到了大阪了,”黑羽翻着菜单,“是不是该吃些比较有地方特色的啊……”

“保险起见,我还是吃咖喱吧。”江户川不想在纠结吃什么上浪费时间。作出某个选择的同时也意味着放弃另一个,没必要在这种不会触发分支路线也不会左右结局的问题上患得患失。

“喔喔,”黑羽合上了菜单,“那我也吃咖喱好了。”

主动将选择单一化也是减少纠结的利器,可以大幅提升因不必要的纠结而削减的幸福水平。

新鲜出锅的大米蒸腾着热气,光是嗅进米饭那温暖里溢出了甜的气息就足以让人满足地放松全部的神经,而在那之后接踵而至的咖喱的辛辣则又构成了新一重的感官刺激。

“天堂啊……”手边的矮杯里盛着麦茶,咖喱的辛香挟裹着饭粒,散成些微的甜味弥开在口腔。满足地咽下口中的食物,黑羽只觉得几个小时前的街头迷茫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勺与盘碰撞的声响清脆,只是听着所能给予的内心安慰,不亚于脚底坚实的地面。

“话说,这种时候一定会讨论到那个吧,那个!”黑羽比划着自己的饭勺,“咖喱是要和米饭混在一起吃比较好,还是分开来比较好…什么的。”

“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么?”再次将咖喱混着米饭送进嘴里,江户川蓦地才发觉自己之前都没有特别注意过,咀嚼原来是这么一件耗费心力的事情。摄入食物的本能就和呼吸一般,很多时候自觉不自觉地就已经在进行了,想要主观去控制反而会显得麻烦。“这两种吃法应该没什么区别吧。”

“当然有区别,”一本正经地,黑羽舀起半勺的咖喱将之浇在米饭上,“口感的层次和味觉的交织完全不一样啊,名侦探要不要试试看?”

“咖喱和米饭分开来啊……”江户川皱了皱眉,“可恶,经你这么一说,连我也在意起来了……”尝试性地舀起一勺咖喱送入口中,在其那刺激中带了些甜的味道滑入食道之前又加紧送进一口米饭。咀嚼间,辛辣的味道被米饭的清淡中和了,老实说,这种感觉……

“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啊,”江户川又舀起一勺咖喱,“不还是咖喱和米饭么。”

人的味觉果然是有差别的。认识到这一点的黑羽看着自己面前半空的餐盘。真是的,只是单纯在进食的话,一点也不浪漫啊。

不过说到底,吃进去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料理方法不同的食材而已——这样去想的话,眼中的一切都褪去了色彩,愈发地不浪漫了。打住打住。

有关咖喱和米饭该如何混合食用的争辩暂且告一段落,能量补充完毕的他们因短暂的心安和腹中的充实而有些困懒。无奈此刻不是午睡的时机,在别人的店里伏桌睡着未免也太没心没肺,已在打呵欠的两人只得摇摇晃晃地步上街头,于闲逛之中寻觅着下一个落脚点。

猝不及防闯入视线的游戏中心成为了下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尽管江户川并不想在这种哪个城市都一样的地方浪费时间,可黑羽一再坚持狂欢是不分地点与场合的,于是在不情不愿中双方达成了共识。他们本想难得地合作一次手持枪械协同作战,可惜某位侦探的身高无法适配游戏器械的高度,所有的射向屏幕的子弹都带着难以言喻的仰视斜角。黑羽可惜地转而去寻找其他玩乐设备时,江户川则在心底暗叹成功避免了暴露自己游戏操作苦手的事实,勉强逃过一劫。

由于侦探身高的限制,大多数娱乐设施的双人玩法都无法成功实行,黑羽玩得并不是十分尽兴。毕竟在双人行动中,若是只有一人情绪高涨玩得很high,另一人却完全没有体会到乐趣的话,场面多少都有些尴尬。最终两人发觉了太鼓这全年龄适配的游戏,既可在对战中增进同伴友谊,又能够在兴致燃起的同时挥洒汗水,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在这一项目上消耗完了他们最后的游戏币。

“看不出来,”双臂因长时间的敲击而有些虚脱,黑羽手按着肩活动了一下胳臂,“这方面的游戏你还挺擅长的。”

江户川则得意地表示,只要自己想做,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游戏中时间流速的体感不同于现实。走出游戏中心的时候,浓重的夜色已墨一般压在了城市的灯光上方。

“呜哇,糟糕,”黑羽抬头看向那早已亮起的街灯,“不早点买回程的车票的话——”

这时候,江户川反倒并不急着赶回去。反正天都已经黑了,早几分钟晚几分钟回去,抵达东京的时点一定都不会太早。虽然这个想法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此刻的他还是想做些多余的事,至少为此次的旅行画上一个有始有终,首尾呼应的句点。

“先别急着买票,”他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难道你不想见一见,我们今天的目标人物么?”

现在,是时候结束这一切,让那被因果隐藏了身形的同伴现身了。

几乎忘了他们此行是为了验证“在无因果联系也不事先通知的前提下是否还能见面”这一课题,黑羽明显有些不明就里,“你是说……”

“哟,服部,”通话接通了,江户川熟络地开口,眼底泛着志在必得的笑意,“我和黑羽现在在大阪喔,你要不要——”

他话音未落,某个热血侦探抓狂般的声音就已在耳边炸开。

 

“为什么你们来了不告诉我一声啊,工藤?!”


tbc.


宫君有话要说:

嘿,看到这里的各位,来久违的打个卡吧。

若是留个言就更好了(诱导的笑


最后再捞一下死亡后日谈的贩售信息:戳这里

评论(8)
热度(67)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