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28)

制定规则的人,未必就有服从规则的心。因此当规则被当面打破时,他们有时反而会意识不到。

“不想让什么人出去…”沉吟片刻,工藤跨出一步向书房之外探出上半身。在他这个角度看不到自己和白马他们的房间所在的走廊,包括浴室在内的其他房间倒是一览无遗。整个走廊笔直,规整,在壁灯的照射下泛着老照片般的木色。“这个视角…”他皱了皱眉,“有点讨厌啊。”

“对吧?”走向门边的服部点头表示同意,“从我的房间看出去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尽管那同步率极高的既视感究竟指向什么,两人都没有说出口。

“这个视角有什么特殊?”黑羽也随着他们探出头,“在我看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走——”

“你难道不觉得,这个视角…”神情凝重,眼神严肃,关东工藤与关西服部同时转回了视线,看向此刻好奇张望的无辜市民。“很像监狱吗?”

监狱,一个如同花岗岩般坚硬的词语,光是听着仿佛眼前就会竖起灰色的高墙。

本期待着听到什么超现实回答的黑羽愣是把脖子缩了回去。

别说什么超现实了,这冰冷坚硬的类比真是超级现实啊。

监狱……这么一说确实有点讨厌。特地建造在没有特定交通便会与世隔绝的海岛上的公馆,本应是为了享受不被打扰的惬意生活和全天然不间断且纯免费的涛声。可当这份惬意的代价是不能向外面的世界踏出任何一步,换做是谁都无法心满意足地笑出来吧。

“可是,”被两位侦探的答案限定了思维方向,黑羽也不得不脚踏实地地从头考虑起。他提出自己的疑问。“就算是‘看起来像监狱’,‘像是不想让什么人出去’,”他摊开手,“那么是谁不想让谁出去?”

要完成“关住”这么一个动作,主语与宾语都是必要的。

“这么说的话,是呢,”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早已在深及核心地在讨论案件了,工藤把迄今为止收集到的人物关系在脑海中快速地过了一遍,“涉及到利益关系的话,为了封口,被雇佣方被禁足是很常见的事。可门卫的房间明显被放在了狱卒的位置……”

能买得起这么一桩洋馆的雇佣方,被下克上的可能性近乎于零。那么反过来想……

“我猜被雇佣的一方中,也是存在监视与被监视关系的吧,”服部竖起食指,“你看,管家和侍者的房间也在偏走廊尽头的一边不是么?”他不禁回忆起每天不管愿不愿意,都不得不听着走廊里的脚步声的惨痛经历,“门卫的房间简直就是要塞啊,要塞!”

“你们在说什么?”在工藤之后使用盥洗间的白马此时也已经洗漱完毕,未擦干的浅色头发似乎还蒸腾着浴室里的热气。在回到自己房间之前,他也不甚在意地,被书房里讨论的声音吸引了过去。“我事先有调查过这个海岛的位置,”他接着服部的话说下去,“论地理,这个岛的位置还构不成要塞。”

“不是在说那个要塞啦,”闻声,书房里的几人都对新同伴的参与讨论表示欢迎。牵起话题的服部认为理应由自己交代一下前情提要,“我们在讨论门卫的房间为什么会放在那个狱监一样的位置,就好像是要关住什么人一样。”

“狱监?”没有经历过之前的讨论,服部的这一番前情提要并没有给白马提供多少有效线索。觉着有些冷的他将衬衣又向上扣好一粒衣扣,站在书房门口的他回身看向身后的走廊,“无论什么人经过都能听到的门卫房间吗?原来如此,的确是要塞呢。”他顺手理了理因湿着而打着卷的头发,“不过相对的,不也有一个房间,无论何时从中离开都会被听见么?”

如果要关住某个人,那么其一举一动都应当处于监控之下。无论何时离开都会被听到,符合这一众矢之的一般的条件的房间是……

尽管此刻的洋馆外风平浪静,得出了相同答案的几人内心却风驰电掣间划过灵感的闪电。

那不就是主卧室吗?!

 

 

晚凉早已透过那有了一定年代而并未完全密封的窗,缓缓侵入室内。回到各自房间添了件外套的几位少年,此刻又聚首于主卧室的门口。

“你们谁还记得那个相簿里的照片?”除却那位海之家的老伯,目前明确地知晓其身份的,还有这幢洋馆的男女主人。黑羽不知何时又从书房捧回了那本相册,“我觉得…如果是这位小姐的话,似乎很适合被关起来。”

“你这话说的,没有人活着是为了被关起来吧?”话是这么说,再次看到那相片里的女子时,工藤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真实到不可思议的影像。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将格影落在窗前的女士的面庞。不远处的天边飞过巨大的海鸟,翅膀展开的剪影只是一秒也未作停留……

适合被关起来……原来真的有符合这种说法的人。相片中的女子苍白,纤细,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那份叫人扼腕叹息的逆来顺受只是看着便要恨到牙痒。哪怕是受到虐待,她或许也会一言不发地藏好淤青,勉强地让自己在人前笑出来吧。

“而旁边的这个男人,”指尖微微偏移,黑羽指向女子身边的丈夫,“看起来很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虽然他的这番话带有着相当成分的主观臆断,可在看过那些相片后,不论是谁都会轻易得出这种结论——精明强势的丈夫与温和到几乎没有自主意识的妻子,这典型到令人糟心的组合总是极佳的事件导火索。

笼子中的鸟儿……吗。

“你们这样围在女孩子的房间门口,是想做什么?”还未等脑海中那些蒙太奇片段般闪过的画面连缀出完整的故事,身后飘过了宫野的声音。强势的语尾带着质问的调调。

自动自觉地散开队伍为想要回到房间的她让开了一条道,几人的内心闪过一句相同的吐槽。正当大家纠结着要不要为宫野也讲述一遍前情提要时,某个不怕死的家伙就真的这么不怕死地开口了。

“这一位就属于不适合被关起来的类型了。”

“哈啊?关起来?”打开房间的没,宫野不适地上扬了语调,“真是令人不悦的说法。”

你当着女孩子的面说什么啊白痴!

没来得及阻止他的黑羽和服部欲言又止,但为时已晚。他们只得闭口不言,眼睁睁地看着工藤对年轻的现役女科学家出言不逊。

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发火的样子。

“嘛,说得也没错,我是不适合被关起来。”这么说着,宫野走进自己的房间,并关上了门。

在门扇被彻底合上之前,透过那缝隙,可以看到她向上扬起的嘴角。

“就算被关起来了,”那笑容自信到有些狂妄,讽刺间带着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飒爽。“那也没关系。”

 

“我会尽全力逃出去的。”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咔擦——”笼子被锁上了。

钥匙该藏在哪里呢?


评论(13)
热度(65)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