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28)

Puzzle 28 当两条直线不平行也不相交,它们的关系是□□。

 

经过一个点,可以辐射出无数条直线。

当一个点向一个固定方向行进,它所能移动的空间便是固定的某一条直线。

以一条直线为轴,可以确定无数个面。

尽管每一个面都不过是狭隘的切片,可当它们聚合在一起,便构成了整个空间,构成了我们的世界,和我们尚且看不到的世界。

可这些都只是围绕一个固定的点,一条固定的直线所诞生的世界而已。当那个点开始活动,那条直线改变了位置,世界便无穷无尽。

 

 

在空间中确定另一个点,并从之引出另一条线——现在我们可以拥有一个平面了。一个广袤无垠的,切割了整个宇宙的平面。

同一平面内,两条直线若不相交,则注定平行。而当它们有了交点,便可以创造出更多的平面。

一个点可移动的范围由单维升级到了多维,世界开始拥有厚度,变得立体。可无论那个点如何移动,它都无法离开自己所在的直线。

点确定了直线,直线是它的囚笼。

而被一维的时间所截取的世界的碎片,没有另一种可能性。

 

 

在那之后的几天里,灰原又联系了一次江户川,说是上次的bug已经修复了,博士请他再来帮忙测试。

不情不愿地,江户川还是去了。

“又把我叫过来,真是搞不懂博士是哪根筋搭错了死不悔改,”在玄关换下球鞋时,他这么抱怨着,“都说了找我测试游戏总没好事,没准游戏就是因为我才出bug的。”

这种情况通常而言要怎么解释?Bug体质?

“确认修复后的bug确实不会再出现,这也是测试员的工作不是么?”

“可我不是什么测试员,”江户川没好气地甩开左脚的球鞋,“对我而言,不管bug有没有修复,游戏还是同一个。”他俯下身去解开右边的鞋带,“同一个游戏没有玩两次的必要。”

对他这消极怠工的情绪,灰原没有多加评价,而是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看来你支线任务玩得很开心啊,”她抱臂靠在玄关的墙壁上,“这两天有联系么?”

她没有指明这个联系对象是谁。江户川摇了摇头。

“还是完全没有消息,”他站起身,将换下的球鞋踢到一边,“他家我也去过了,依然见不到。”

一来二去,经常被江户川作为参照对象的灰原,也对频繁地被问到些奇怪的问题感到厌烦了。在她的再三追问下,某个在假设彻底证实之前不会轻易的侦探终于将自己一直以来在摸索的难题全盘道出。

“按照你的说法,要想见到面,就需要达成一定条件,创造某种理由,”用自己的思维理解了江户川的理论,灰原简单直接地得出了结论,“那你们见不到面的原因,不是显而易见么?”

“哦?”懒洋洋地上扬了语调,江户川百无聊赖地等着她将游戏启动,“我倒是很好奇你会给出什么样的解释。”

游戏再次进入loading界面,这一回顺畅了许多,没有出现任何卡顿。

“见面需要创造条件,而条件是双向的,”目光没有离开电脑屏幕,灰原列举着江户川给出的前提,“你这边的条件或许是具备了,那么问题就出在小偷先生那边。”她转过视线,眼底带着点调笑的味道,“换句话说,他没那么需要你。”

加载完成的游戏停留在标题界面,因为博士没有那个能力去做美工,上面还只有光秃秃的游戏名和系统选项。

他没那么需要我?

一直以来很有主角自觉的江户川自然很不喜欢这个说法。

主角总是被需要的,主角总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了主角,世界无法运转。

“开什么玩笑,”单方面地选择不接受各个言论,江户川干脆拿起了手柄选择开始游戏,“只要我乐意,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啊啦,这种时候就开始选择性逃避了呢。戏谑地看着对方采取了与之前的态度相悖的行动,灰原隐约觉得自己应当说得再明确一些。

总是对不愿直面的事实避而不谈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若是只答自己会做的题目,而将略有难度的问题尽数跳过,最终很有可能会交白卷。避重就轻,绕难而过,最终留在筛子底部的,必然是逃也逃不开的,最讨厌的难题。

“那你觉得你能帮到他什么?”灰原没有拿起自己的手柄,而是看着江户川进行着单人操作,“如果真的觉到有必要的话,他早就向你求助了不是么?”

江户川继续盯着游戏画面,半个字也不回答。

“要我说,你们的小小结盟,都不过是暂时的。”浅浅叹了口气,灰原继续说下去,“真的要走到最后的话,一定会分道扬镳的。”

再完美的debug也敌不过手残。手猛地一抖,江户川看着屏幕上跳出的Game Over,焦躁地抿了下唇。

“我觉得,”他开口,“走下去的可能,还是有的。”

“这不由你来决定,”灰原抱起双臂,“想想我们现在所做的吧。”她的目光示意向电脑旁高高垒起的一叠资料,“我会为了工藤新一的回归不断研究下去,FBI的各位也姑且算是可靠的同伴,”她在“姑且”上加了重音,“而小偷先生,我看不出他和你最终想要探寻的真相有什么直接联系。”

“以他的能力,”江户川放下手柄,“可以帮到我们很多。”

“那只是单方面的付出而已,”一针见血,灰原直接的语气完全不留情面,“在那之后呢?你该不会还想着在一切结束之后,再大大咧咧地做朋友?”

“难道不可以吗?”反驳,“让一切回归日常,难道不是我们要——”

“他的问题解决了吗?”灰原讽刺地挑起嘴角,“江户川不再是江户川了,小偷先生却依然还是小偷先生呢。”

一时语塞,江户川没有再说下去。

他本以为,在自己可以心无忌惮地恢复到工藤新一的身份后,一切就得到了解决。洒满阳光的,能够没心没肺笑着的日常,每天都能够上演。

“终于意识到了吗?”声线低下去,灰原手动切出了屏幕上Game Over的画面,“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是没有办法同时完成的。”

如果我说有呢?

这句反驳无疑是比“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更难以实现的大话,江户川没有将之说出口。

灰原说得没错,如果矛盾得不到同时解决,那个大家一起无碍地大笑着的未来,永远也不会到来。

要是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就好了......

这个可怕的想法划过脑海的刹那,江户川怔了怔。

哈哈,又在逃避了。他无奈地歪了下嘴角。

从根本上回避问题什么的,侦探可不该这么悲观啊。

 

 

后来,就像是被屏蔽的波段被忽然解禁了般,黑羽快斗的存在,又重新回到了江户川柯南的世界中。

不仅回来了,甚至与之前相比,还要更加吵吵嚷嚷。


tbc.

评论(16)
热度(65)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