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36)

Chapter 13 华生角色的所有判断都必须告知读者

 

“黑羽!”

大声喊着同伴的名字冲上前去,用颤抖的手指确认对方的脉搏与呼吸。哪怕坚信着对方绝对不会有事,这种例行公事般的程序也足以让狂跳的心平静下来。

“喂喂喂真的假的……”服部的脸侧滴着冷汗。他回头看向他们进来时通过的仓库大门,“这里除了我们明明就没有——”

“还有呼吸,”比起他,白马倒是表现得镇定的多,“只是被敲晕了而已。”

“可是我们刚才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碰到其他人,”简短地舒了口气后,工藤从方才蹲着的姿势恢复到站立,“看来那个人已经离开有好一阵子了。至于是什么人下的手…”他的视线移向地面上依然还不省人事的黑羽,“或许还需要‘受害者’的证词。”

受害者这个说法或许并不好听,可用于描述当下所发生的状况,也不是完全的不贴切。

 “喂,黑羽,醒一醒了!”服部伸出手去摇晃着黑羽的肩膀。“振作点,现在可不是睡午觉的时候!”

弯曲的手指抽搐了下。

“听得到吗?喂!”

“吵死了——”不高的声音拖长了语调,黑羽勉强睁开半边眼,瞥到几位同伴的身影之后,便又闭上了。“别吵了我现在头很痛……”

看到他有了反应,服部停下了动作。

可黑羽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没有动,就像是说了“再让我睡五分钟”之后就继续睡回笼觉了一样。

“这家伙…”工藤有点担心地看着他,“不会被敲傻了吧?”

“你才被敲傻了呢,”立时立刻地回了嘴,黑羽不情不愿地坐起了身,“都说了我头很痛……”

“除了头痛还有其他感觉么?”保险起见,白马将例行公事般的问话继续下去,“有没有头晕或者是想吐?”

黑羽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那看来是没事,”彻底安下了心,服部弯下身去架起了他的胳膊,“能站起来吗?还是说需要我背你?”

有些不适应地推开他的手臂,黑羽扭过头去,“我自己能走……”

“嘛,这种时候就不要勉强了!”

“服部说得没错,”偌大的仓库里很安静,当他们停止说话,便不再听到人声。顿了几秒后,工藤再度开口,“这里已经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了,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没你们说得那么可怕……”抚着还在痛的后脑勺,黑羽挣开服部的手臂,摇晃着站住了脚,“不过我想快点回去躺着。”

“好吧,”白马从地面上拾起他掉落的手电,“如果感觉有什么不对的话,一定要说。”

没有人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打算问。

在亲眼确认同伴的安危之前,一切的优先级都需要被置后。

 

 

会客厅的沙发上,黑羽仰面躺着。下午的主厅还很亮,他便将胳臂横在眼前挡着光。

后来从仓库回到洋馆的那一段路,黑羽没有要任何人支撑或是扶持,靠自己的力量走了回去。脚步虽说还有些不稳,不过既然本人说了没事,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宫野从二楼走下楼梯,手中拿着方才从行李中找出的棉球和纱布。

回到洋馆时,黑羽已经没有力气走回自己的房间,他们便让他现在会客厅的沙发上躺下了。随后他们又去找了宫野,向她说明了刚才所遇到的突发状况。

侦探的用词自然是简练,直接,毫不绕弯子地将他们所观察到的一切如证词般照实陈述。这方便了宫野了解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她并不喜欢这一点。

“以防万一”。在将药品和包扎用的纱布也纳入行李清单的条目时,大多数人都会这么想。当然,用不上是最好。可当真的需要用到时,思考周到的行李主人在庆幸之余,更多的是会感到歉疚,仿佛那卷纱布成为了引导事件发生的flag。

当听到那几个男孩说他们之中有人受到袭击时,宫野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她并不介意陪着他们一起在这个没有其他陌生人在的洋馆里办家家酒一般过几天高中生的合宿生活,就算这个“合宿”的内容是调查命案,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她宁可自己不需要去扮演那个她本应占据的那个角色,而只是作为这一场高中生假日短剧的旁观者。

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没有抱怨的余地了。

“我知道你现在很想睡,”将纱布和消毒要用的药水放在桌面上,她出声喊醒了黑羽,“先把检查做了,再睡也不迟。”

将压在眼睛上的胳膊移开,黑羽在窗外天光的亮度下眯了眯眼,随即从沙发上坐起了身。他环顾了一下整个会客厅。

“他们呢?”

“出门了,”示意黑羽转过身去低下头好方便查看,宫野拿着纱布走到他的身后,“说是还有事要确认。”

大概猜到宫野所说的是什么“事”,黑羽没有多问。

拨开黑羽的头发查看被伤到的地方,宫野顺便问了话。“感觉怎么样?”她很快找到了那片明显的青紫,“有没有头晕或者是想吐的感觉?”

黑羽撇了撇嘴。“……这个问题他们已经问过我了。”

“现在是我在问,”宫野停下了动作,“我还没有得到回答。”

蓦地感到背后有些凉意,黑羽缩了下肩。“没有……”

皱着眉查看着淤青的状况,宫野在略有血肿的地方稍微下力按了按。黑羽立刻吃痛地叫出了声。

“嘶——我说,轻点啊宫野桑!”

“抱歉,”宫野收回手,口吻里毫无诚意,“你这个情况需要冷敷,”她起身打算去打点水,“要我帮忙么?”

“那就…拜托了。”

离开会客厅去往厨房,宫野用水将纱布浸湿,顺便从冰格里取了些冰块。她没有立刻回到会客厅,而是站在厨房的窗前犹疑了片刻。她想着刚才在检查中所发觉的状况。

的确观察到了青紫的痕迹,那种程度的淤青也的确由钝器敲打所致,没一两个星期大概不会消退。可如果是能让人长时间晕厥的敲击,会造成的伤口可不是“有点痕迹”那么简单。

不至晕厥的力道,但的确造成了一定伤害……她不解地抿了抿唇。

我可不想再多扮演一个侦探角色啊……

回到会客厅时,黑羽正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出神。不知是不是之前被敲的那一下留下的后遗症,在宫野走进会客厅时,他甚至没有偏过视线看一眼。

“先这样固定着,”冷敷处理好后,宫野示意黑羽可以抬起头,“晚上睡觉时,注意不要压迫到。”

“这个我当然知道,”黑羽吐了吐舌头,“我也没那个胆啊,超痛的。”

对话进行得很轻松,宫野却并没有牵起嘴角的闲情。她隐约觉得眼前的状况甚至是完全可以从根本上规避的。

以这孩子的神经,会粗心到在那种空旷的地方听不到别人从背后逼近的脚步声?

对方要么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要么是……

“当时的情况,”不甚在意地,她多问了一句,“你还记得多少?”

她问得很模糊,黑羽的回答则更模糊。

“怎么说,完全没看清,”言语间的调侃多于无奈,“我根本没来得及回头呐。”

果然……不再过多言语,宫野径直走向厨房。“你要是还有力气的话,不如来帮我处理一下食材?”

“好——”拖长的少年音褪去了疲惫,让人能切实地放下心来。

将脑后的头发简单拢起,宫野扎起围裙,开始指挥黑羽将那些对他而言可说是苦大仇深的土豆削干净。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如果隐瞒着的事被说出口,就变得和没隐瞒一样了。

 


评论(20)
热度(72)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