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这不是一部侦探小说(无CP伪日常向)(37)

鞋底的纹路摩着浅色的沙砾,碰擦出带有夏日气息的好听声音。可惜正踏过鹅卵石小径走向沙滩的几人,并没有带着度假般的轻松心情。

“让那两个人留在那里,”白马显出一副担忧的神情,“…没关系吗。”

“放心,宫野那里一定是没有问题的,”工藤信心满满地说着不确定的回答,“大概。”

侦探组与助手组再次分开,情势却较之前有了很多不同。天空呈现出近晚的橙色,偏西的地方已经开始泛紫。两种对比强烈的颜色就这么混合出奇异的渐变,看着倒是有种异样的和谐。

还未真正走到沙滩,已能听到海浪声。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沉默不能算是一种声响,但确实能代表一种环境状态。

现在的几位侦探正走在去往海之家的路上。这原本是他们的预定计划之一,可发生了同伴遇到袭击这么一个不算是愉快的插曲,他们所要面对的问题就更多了。

海之家那里会有人在吗,如果见到了面该说些什么?是礼貌性地当面问候,还是直截了当地抛出问题?

而“同伴遇袭”这种理应不该发生的事情,也很难找到启齿切入的地方。

沉默间,他们已经离海之家很近了。

依旧斑驳的木色,与之前别无二致的苔痕,招牌上被晒褪了色的字样已经很久没有补全了。海之家的门虚掩着,内里并没有人。

“有人来过这里,”工藤打开那虚掩的门看向内部,橙色的浮板和救生圈杂乱地堆放着,没有收拾过的痕迹,“看来离开得很匆忙。”

他的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如释重负。

“果然是溜得快……”跟着他走近散发着似有似无的霉味的木屋内,服部为那阴湿的气息皱了下眉,“这里看起来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大概已经荒废很久了,”那本皱巴巴的记录日志还挂在原处,白马翻了翻,并没有看到新的记录,“这里原本也不是游客乐意来的地方,”他的目光扫过那些颜色早已不鲜艳了的浮板和救生衣,“根本就没打算认真经营呢。”

“我们就是这几年来唯一的游客也说不定…”服部降下半月眼干笑了两声,“所以怎么说?”他看向工藤,“要像之前说的那样留讯息么?”

“唔,我想需要考虑一下留怎样的讯息……”

工藤下意识地摸向口袋,却发觉自己出门时什么也没带。他为自己这罕有的无计划短短地“啧”了一声。

“我认为,”习惯性地将记事本和钢笔随身携带的白马递过笔去,“还是不要提到黑羽君的事比较好。”

“啊?”服部不解,“为什么?那不是现在最应该搞清楚的问题吗?”

白马只是竖起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打草惊蛇,这种时候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没错,”工藤将写好的字条从日志上撕下,压在门边木桌上的水壶下面,“重要的事情不适合通过留便签的形式交流。”

仅通过书写这种效率低且表现力局限的方式进行交流,所能获得的情报实在太少。既然是要查案子,就要用最直接的手段去接触相关证人。

当然,前提是对方没有什么危险性。

“嘛,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服部本想再说些什么,仔细一想便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了靠谱的同伴,还需多说什么呢。

 

 

侦探组回到洋馆后,直到晚饭之前,屋子里的气氛都有些沉闷。

“喂,说些什么啊,”看着站在会客厅里一言不发的三人,帮着宫野摆好餐具的黑羽忍不住开口了。“你们后来去了海之家吧?”

看着此刻似乎很有精神的伤员,服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可你不是才——”

“我又不是披着毯子的受害人!”

“很可惜,没有在海之家那里遇到任何人。”正面回答了他想知道的问题,工藤拉开座椅坐下了,“不过这也留下了缓冲的时间。希望看到了我们留的讯息后,他们会有所反应。”

“你们留了什么讯息?”

“只是传达了‘需要见面谈一谈细节’的希望而已。”

“我说啊,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气氛里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违和感,绝对存在的违和感。服部打断他们的对话,“为什么你们还能这么冷静地讨论啊?”

他的声音忽然提高,就连正忙着煮味增汤的宫野也不禁回过了头。但她只是瞟了一眼而已,并没有说话。

“冷静?”黑羽似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说,就算表现得惊慌失措也解决不了什么——”

“你可是被敲了一记哎!”服部指了指后脑勺的位置,“你难道很乐意被敲吗?”

“怎么可能乐意啊!我才想抱怨呢,”黑羽“当啷”一声放下最后一只餐盘,“超痛的!”

“我果然还是无法理解委托的那群家伙的行为,”服部抱起手臂,很笃定地沉下下颌,“明明想要知道真相,却还要隐瞒那么多事实……照理说,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才是他们该做的事不是吗?”

“不过这年头,”白马也拉开了座椅,“也存在着满口谎言,并满心以为侦探能够通过虚假的信息推理出他们想要的结果的那种委托人呢。”

这番话意有所指,讽刺的矛头尖锐得让人不知道究竟在指向谁。

“虚假信息……”意义不明地,黑羽歪了下嘴角,“喂喂。”

 “真当侦探是傻瓜吗?”看到桌上摆着的冷却好的麦茶,服部给自己倒了半杯,接着很畅快地一口喝完,“说到底,他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真相啊?想操控情报得出错误结论的话就别请侦探,去请小说家啊!”

“等等,”听到“小说家”的字眼,工藤的眼睑跳了跳,“服部你是指……”

“我就是对这种不果断的行为不爽!”服部“啪”地敲下手中的水杯,“有不希望我们调查的地方就直说,半句话不说就敲人又是什么意思?”

用小碟盛了些汤汁试了味,宫野满意地点了下头,随即放下小碟开始取过几个空碗。“我觉得,”她说话的时候没有回头,“要通过这种‘不果断’的方式,大概也是因为有什么苦衷吧。”

“可我们是被委托方诶,有苦衷也不至于——”像是为了浇熄无名的火气,服部再次给自己倒了麦茶并一饮而尽,“明天见到那些‘委托人’(重音)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说清楚……”

“嘛,嘛,冷静一点,”从宫野那里接过了盛了汤的碗,黑羽将第一碗先给了服部,“那个老伯也不会做那种事啦。”

“那就是那个驾驶员——”

“所,以,说,啊!”

在几位侦探惊异的注视下,黑羽攥紧手指拔高了声线。

他有些歉意地抬起目光。

 

“所以都说了,不是他们干的。”


tbc.

(剧情无关:

画外音:抱歉,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你的。


宫君有话要说:

下一章,解谜篇突入!

评论(22)
热度(59)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