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新快/柯K】忒修斯之谜(偏正剧风,剧情不定向)(31)

阅读前文可戳忒修斯之谜


Puzzle 31  只要□□就可以了。

 

“抱歉,您认错…”

下意识开了口,黑羽的余光扫到一旁还站着的女孩,将险些脱口而出的否认和解释都吞了回去。

“其实我是工藤新一的双胞胎弟弟,骗了你真是不好意思——”什么的,说出去也绝对不会有人信。

迅速分析好状况,他再次打量那位搭讪的路人。浅色的头发,异乡人的瞳孔,眼前的人他从未见过,至少在印象中是副陌生面孔。不过,那个工藤新一的仰慕者此刻也在场,总不能当着人家迷妹的面矢口否认,破坏那毫无恶意的少女之心吧。

于是他硬着头皮吞下唾沫,向对方勉强点了点头,然后陪着笑被那看起来像是在问路的外国人扯着胳膊拽进了马路对面的阴影里。

目瞪口呆的工藤迷妹目睹了全程,并在最终反应过来后掏出了手机。

“咔擦——”

指尖微动,影像证据便保存在了相册里。

抱歉,名侦探。黑羽在心底流着泪道了歉。你那无中生有的艳遇史,可能又要添上一笔了。

 

 

“真是难以置信!”

接到来自朱蒂的电话时,江户川觉得自己像是个因为小孩在学校表现太差而被叫去三方面谈的家长。

他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也会被连带着一起被骂。

“你居然就这样允许他顶着这张脸大喇喇地宣称自己是工藤新一了?”刚从震惊中缓过来的朱蒂单手扶着额头,“你们怎么可以蠢到这种地步?”

“可是目前来说还没有产生任何问题......”

“你还在帮他说话?!”

骤然拔高的声音让江户川瞬间噤了声。被戴着细框眼镜的OL风女性这样吼一通,那杀伤力可不是盖的。

啊啊,这情景真眼熟......在心底翻了个白眼,江户川对自己适应眼下状况的迅速有些吃惊。他的目光瞟向旁边并膝坐着的黑羽。

“所以,按朱蒂老师所说的状况,”他觉得自己也需要把事情问个明白,“你是在无需伪装身份的情况下,还在其他人面前自称是我?”

“总不能让那些仰慕你的女孩扫兴吧?”黑羽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女孩子失望的表情可是毁灭世界的导火——”

“那些?”江户川皱了皱眉,“也就是说不止这一次?”

黑羽没有立即回答,似是在心底进行着计算。

“唔,我想想,在商店街有过两次,秋叶原有过一次,”他掰开手指,“买女仆装那次好像也——”

“......女仆装?!”

“好了好了,”看这两人闹剧般的一来一去,朱蒂无奈地抬手打断他们的对话,“虽然现在来看好像是没有发生什么状况,可让再他以这种面貌在外面乱逛,肯定迟早会出问题。”她上下打量着那个被错认成工藤新一的少年。仔细辨认后的确能发觉到气质上的差别,可让大多数人第一眼认错的可能性还是相当高的。“......得要稍微采取些措施才行。”

过去的17年里都一直以“黑羽快斗”的身份过着表面平稳的每一天,虽然被认错的情况时有发生,黑羽从不认为自己应该为这张与他人太过相像的脸而改变以往的生活。

“措施?”他开口。他要为自己身为黑羽快斗的日常辩护。“我可不想为了隐瞒身份而做什么改变。”

朱蒂叹了口气,仿佛正在和令人头痛的顽皮学生进行对峙。“我不知道你这份什么都不怕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瞳孔向江户川的方向偏了下,“你已经被牵扯了进来,所以才会认识现在的‘江户川’,这就已经足够让我们对你保持关注了。”朱蒂顿了顿,“如果你需要保护的话......”

只是稍微想象了下,黑羽的眼前便映出了审讯室的单面透视镜和令人胆寒的金属栏杆。有关这群来自FBI的“同伴”,他之前多少听江户川提到过一些。要是就这么接受了来自FBI的保护,恐怕真的就要被真正意义上地被“保护”起来了。

“嘛,不必这么麻烦,这家伙逃跑的功夫可是一流的。”罕见地,江户川也转换了立场似的否决了这个计划——尽管他接下来所说的话就让黑羽跳起了脚。“毕竟黑羽他是——”

等等!喉间挤出几乎不算是声音的声音,黑羽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要解释身为本体的自己为何会在知晓的情况下依然默许黑羽以工藤的身份行动,那似乎很难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江户川瞥向黑羽的表情,并将那紧张中带了些催促的神情理解为肯定,于是便不再犹豫,将他们之前相识的过程按照时间顺序从头梳理起。

听了他的叙述,知晓了这个长得很像工藤的少年也不仅是一个“普通高中生”那般简单,朱蒂并未表现出太多的吃惊。

“那个怪盗小子......啊,”说什么也是有点见识的人,朱蒂摘下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后,她再次将黑羽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在我们那里我似乎看到过你的案件记录。等一下,不对......你现在还在读高中?”停顿,“年龄对不上啊......”

至此,话语权便被交给了黑羽。起初他打算对出现年龄差的原因进行隐瞒,可这似乎使得矛盾自一开始就无法得到解释。最终他只得将自己调查到的为数不多的情况全盘托出,同时也无可避免地谈到了作为怪盗行动的缘由。

“也就是说,在黑羽成为怪盗之前你们就已经认识了,”点了点头,朱蒂的视线停留在两个人中间,“这倒是挺让我意外的......你们介意换个地方说话么?”

“换个地方?”江户川和黑羽交换了下眼神。

“既然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也不可能对你们说‘别在意了,我们可以当做没看到’。怪盗小子可以在我们这里找到他想要的资料,而我们也有可能会需要他的帮助。在这之前,”挤眼给出俏皮的一笑,朱蒂带他们走向自己的车,“有些人你们要见一下才行。”

江户川已大致猜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而黑羽觉得自己踏着独木桥已走到了悬崖边,而桥早已在身后断掉。

他可以选择在坠落的途中打开滑翔翼,可目前的他并不在能游刃有余地逃脱的状态中。

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像是临时事务所的地方,朱蒂走在前面打开了门,两人则跟在她的身后。简单介绍情况后,黑羽和几位暂时留守的搜查官打了招呼。江户川看着这一切,程序顺利得让他觉得自己在见证一场不妙的引荐。

直到离开,两人都没有“这一切真实发生了”的实感。江户川走在前方沉默不语,黑羽背着手回望向他们方才造访的建筑。脑海里响着耳鸣般的震动,鼓膜似是接收到了奇怪又熟悉的频率般轰鸣作响。

“我不太喜欢那里,”他实话实说,尽管使用的借口让人难以信服,“我还以为FBI搜查官都会是漂亮的大姐姐呢。”

为什么都是些看起来很吓人的大叔,尤其是那个人......心下将不舒服的心情归因于那莫名感受到的压迫感,黑羽暗自祈祷着不要再有与他们打交道的机会。是的,不要再打交道了。倘是开口说话都会感到心脏被无形攥紧。

那个声音让他害怕。

“我.....”轻咳了一声打破沉默,江户川在前方停住脚步,“我不会对你说‘欢迎你加入’。”

他转过身,在黑羽的眼底看到了同样的不确定。

他们的路原本不应该重合的。但名为现实的海浪快速地卷走海滩上的沙粒,将不知何处的细碎石子留在岸边。这些石子原本属于更大的整体,此刻却躺在沙滩上,被曝晒,被海水浸泡,被打磨成与最初完全不同的形状,并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被海浪带到另一个海岸。

“但是现在,”江户川叹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此刻应该笑出来。至少是现在,他需要扯出一个微笑,去平衡那业已沉下去的空气。

“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同伴了。”

就他们所身处的状况和需要面对的未来,这似乎不适合微笑着说出口。江户川不知道,将来的某一时刻,他是否会后悔说了这句话。

同伴,理应是一个令人安心的词语才对。

 

tbc.


宫君有话要说:

我知道这个更新间隔有点过分了(土下座

与主线相关的剧情大概是个人最不乐意写的部分之一,因为主线的出现往往意味着完结(而且为了圆说法还需要加私设

当然在这个故事完结前我可能还要拖一阵子......

(忙,真的是忙

评论(16)
热度(61)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