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黑白来看守所轶事(恶搞轻松向)(1)

阅读前注意:

主角为3/4组(?)的半架空故事,私设繁多。

有关黑羽和白马的私设可以参照帕累托法则(1)(2)无名侦探事件簿

这个坑我想写得轻松一些,所以更新间隔会很不固定,产量也不能有保证。

看标题就知道是恶意玩梗向了,大概会写得相当没心没肺。

目标是让大家的脸上都能挂上笑容(?

 

以上条件都接受的话,就一起来浪吧(笑

愿食用愉快。


(p.s:为了方便阅读,打了个“黑白来看守所轶事”的tag

 

-黑白来看守所轶事-

 

1. 正义的伙伴

 

冰冷坚硬的金属栏杆将空间隔绝成两半。一边是犯人,另一边是正义的伙伴。

“喂喂,”在指尖摆弄着一枚小小的飞镖,黑羽将双肘支在膝盖上,仅用声音招呼身处在同一隔间中的同伴,“说些什么啊。”

“我没什么可说的。”手中的书从这一页翻到下一页,白马的视线没有抬起分毫。

“喔。”无所谓地发出一个单音,没有看向靶心,黑羽抬起手腕随意地掷出了手中的飞镖。

啪嗒。尖端带着磁石的飞镖落在了挂在墙上的镖盘上的任意一个位置。虽然这“任意一个位置”可以是指靶心,然而......

“扔偏了,黑羽君。”

“我,知,道,啊!”懒散地拉长了声音,黑羽伸直双腿后倚了重心,让身体在座椅上彻底放松舒展开来,“该说就算扔中了我也不会开心......”

这一次失败了,下一次扔中就行。今天失败了,明天再继续尝试就行。反正他现在所能做的,除了向墙上的镖盘扔扔飞镖,亦或是用一副全新扑克牌玩花切玩到起毛,也几乎没有其他了。

今天和明天没有区别。后天也是,再后天也是。

“好,无,聊,啊——”字句间的困懒,让听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要打呵欠。

“黑羽君也读些书吧,”自始至终没有将目光从米色纸张上的铅字上移开,白马不迭地将书本翻到下一页,“那样你的时间会变得很有意义的。”

“我的时间有没有意义不由你评判......”货真价实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透过蒙上双眼的眼泪形成的淡淡水幕,黑羽漫无目的地看向波动的灰色天花板。

一点装饰也没有。真是没有情调。

 “如果黑羽君实在太无聊的话,”当前章节阅读完毕,白马将自己带到这房间里的藏书票当做书签夹进纸页里,接着好心情地合上书,“那就尝试着将这扇门打开如何?”他的目光移向近在咫尺的锁孔,“这种程度的,对你而言应该不算难事。”

“不要。”斩钉截铁的拒绝。眨了眨眼,黑羽连抬手擦去被挤出眼眶的泪水都懒得去做,尽管那样会很痒。“那种形同虚设的锁,打开它与不打开它的无聊程度没什么区别。”

“这样吗,”白马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真遗憾呢。”

今天又是不自由的一天。明天也是,后天也是。

灰色的墙壁与灰色的天花板,和金属制的门栏一同封成一个完美的四方体。

这里是牢笼,而他们是囚犯。

他们是待在“这一边”的人。

 

 

这里是1412号房间,关押着两名无论是外貌还是行为都绝不像是反派的囚犯。一人是年轻的杀手,另一人是年轻的侦探。

如果交由掌控了话语权的“大多数人”去评定,他们或许是最不应该被关在这里的人。

此刻一直嚷嚷着“无聊,无聊”的黑羽快斗,事实上是前一阵子颇为著名的预告犯。他以1412为代号,通过发出死亡预告的形式收割那些耍小聪明逃过了法律制裁的犯人的性命。那些人才是真正应该被关在这里的人,而叼着和平的橄榄枝的白鸽却取而代之被关在了笼子里。

总是坐在门边的座位上读书的那一位,是警视厅总监家的公子白马探。外表与能力都备受瞩目的他,似乎本应在他人艳羡的目光中走在光明无碍的人生道路上,可由于高中时的一个契机,他得到了一本一旦落入麻烦的人手中便足以改变世界的笔记。

说到那本笔记本,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名字被写在上面的人们都会死掉而已。藉由这本笔记,白马也的确用严谨而正当的方式取走了很多“本应该去死”的罪人的姓名。他为那些犯人编织了罪名,让他们无可辩驳地坠入为他们准备好的地狱。

将埋在土壤里腐烂的废根铲除掉,让爱与正义重新开出花朵。他们所做的事情貌似并不算错,可似乎也谈不上正确。铲去腐烂的废根或许确实可以净化土壤,可总有人要说腐植也可以化成肥料成为有用的东西。

至于那些废料是否会污染土壤让希望的种子开出恶之花,要让那些愿意相信未来的善良的人们去考虑这些,未免也有点残酷了。

总而言之,人们无法说这两位年轻的“杀手”就是正义,可他们的所作所为也算不上是邪恶。正因为矛盾太过尖刻,正因为无法判明,所以就关起来吧。只是限制自由,而不否定他们的存在本身。只是不让他们继续这么做下去,而不轻易断言他们的行为就是不正义。

让他们看起来和所谓的正确有所区别便已经足够。

而正确与自由,都是相对概念。

 

冰冷坚硬的金属栏杆将空间隔绝成两半。

一边是正义的伙伴。

另一边也是。

 

2. 交 

 

“所以说嘛警探先生,带一本漫画又不算什么苦差!”

“那种事你和服部说去,”站在门的另一边的警探头疼地揉了揉鼻梁,“我可不负责你们的娱乐问题。”

现在正站在囚房的门的另一边的,是年轻的警探工藤新一。自幼时便以优秀的侦探为人生目标的他,入职还没几年就干出了令业内人士瞠目结舌的惊人成绩。

他将或许是本世纪最难搞的两个人送进了监狱。

然而......

“你可是把我们关起来了哎警探先生,”隔着那聊胜于无的铁栏杆,黑羽恰如其分地扮演着囚犯的形象,用双手紧紧扣住栏杆,指节泛白,“夺走了别人自由的家伙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他们的小小愿望?”

“做错了事被关起来的家伙还有理由谈条件?”以原封不动的句式还回去,工藤抱起双臂,“好好反省吧你。”

“做错了事?”黑羽挑眉,“我做的哪里不对了?”

“不由分说抹杀他人的存在意义就是不对的。”

“照你这么说,”转了转眼珠,黑羽狡黠地歪起嘴角,“打算将我们在这里关一辈子的你所做的事又有什么不一样?”他摊开双手,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因为警探先生的缘故,我们的未来已经无可期待了,这和存在意义被抹杀了有什么两样?”

接收到他的质问,工藤焦躁地“啧”了一声。

“可你们现在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

“我觉得失去了期待的人生已经不算是活着了。”

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谩骂吞回去,工藤闭了闭眼。

“你这是在诡辩。”

得胜地哈哈一笑,黑羽松开手放开了栏杆。“在你们答应去买漫画之前,我会一直诡辩下去的。”

“省省吧黑羽君,”白马继续读着上次没看完的那本书,“就算你论证出‘就是你杀了我’,他也不会给你买漫画的。”

“不用论证到那一步,”黑羽转过视线,“我只是希望某位警探先生记住,明天的我会和今天一样烦人而已。”

反正无论多少年都或许只能待在这个方格子里,明天便是今天的重复体。

说话间,明明在值班时间却一直没有现身的当班人员打着呵欠晃进了走廊。

“什么啊,工藤你已经来了啊......”再次打了一个呵欠,服部摘下帽子揉了揉头发,“你们在聊什——”

“服部,”黑着脸转过身,工藤勾过来人的肩膀便往走廊外走去,头也不回,“你还有十分钟换班吧。”

“是...是这样?”

虽然我偷了懒去了趟便利店......滴着冷汗心底讪笑着,服部没有将后半句说出口。

“换班后,陪我去趟电器街。”

“哈啊?为...为什么啊?”

“不去的话,你会后悔的。绝对会后悔的。”

 

 

几天后,白马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己的位置,有些讶然地看着满心欢喜的黑羽拆开包裹外的泡沫塑料。

那是一款最新配置的笔记本,手感绝赞,运行绝无卡顿,且操作体验一流。只是静静放在那里,就似乎已经闪着bling bling的星星特效。

“这是......?”

“敲诈得来的战利品,怎么样?”黑羽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将需要的软件分批安装进去,“有了这个,不管是漫画电影还是其他的什么,都能搞到手了!”

“光是靠嘴上说的就能敲到这些,”白马感叹地看向笔记本屏幕边沿那优秀而锋利的闪光,“黑羽君真不愧是‘言语的魔术师’呢。”

听了室友的评价,黑羽嘿嘿一笑转过头。

“承蒙夸奖~”

 

 

如果我那天没有偷懒去便利店,无聊到极致就会开始找麻烦的黑羽就不会向工藤抱怨。

如果黑羽的抱怨对象是我,我就可以找借口去趟便利店帮他买漫画,顺便偷懒。

如果我能早几分钟走进那条走廊......

默默进行了三分钟的虐心论证,服部拉开杯面上的封皮。他“嘎巴”一声掰开随杯面附赠的塑料小叉,看着热气升腾而起。

这款泡面的味道,似乎还不错。

明天要尝试什么口味呢......

不明不白为笔记本电脑垫了一半的钱的服部,在那之后吃了一周的泡面。

 

tbc.


宫君有话要说:

我,又,打,脸,啦!

我为什么总是做这种自打脸的决定,说好的不开坑呢......

但是这一次一定会写得相当没心没肺的,做好心理准备喔(笑

(为了和原标题的梗错开,最终还是加上了“轶事”二字,似乎更贴切了些


评论(18)
热度(100)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