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游戏玩家,偶尔涂鸦文字,怀有漫画幻想,不知何时就会神隐的中二青年一枚。
高亮:素食主义者,主CB向。
主产新快白黑,偶尔写写3/4组日常或正剧。
微博:Miya参上

【3/4组】黑白来看守所轶事(恶搞轻松向)(4)

阅读前文可戳黑白来看守所轶事

7. 月刊侦探白马君

 

以一杯咖啡作为开启新的一天的钥匙,在咖啡机咕嘟咕嘟充满生活感的背景音中摊开最新一期的《月刊推理》,一边读着自己喜欢的连载一边等待咖啡煮好,让精神和思维为当日的工作做好准备,是工藤的习惯。

《月刊推理》自创刊以来就一直是硬核的纯文学向刊物,从不因为那日新月异的风评而改变自己的刊载偏向。也正因如此,其销量一直很稳定,虽然没有什么显著的提升,读者评价倒是向来很高。不过,由于现代社会人可用于阅读的整段时间愈发难得,不断被琐事和碎片新闻风格分割的耐心也很难集中到大片的段落上,而与此同时,拥有茂盛创作欲而碍于大环境没办法肆意发挥才能的作者也是大有人在。为了平衡这一矛盾,《月刊推理》的杂志社推出了旬刊——尽管标题仍然是《月刊推理》,只是在大标题的角落上标上了小小的“旬刊版”。

旬刊版,顾名思义,刊载内容较月刊版相对短小,每一册的厚度也轻薄了不少。不过,这也让很多优秀的新人作家有了在核心刊物正规发表的机会。

“‘旬刊版’几个字搞这么小,特地搞这么个别册一样的新刊有什么意义......”作为《月刊推理》死忠粉的工藤,原本对杂志社这种向时代洪流低头的做法很不看好,可最终还是抵不过好奇心买下了旬刊版的首发号。

杂志社的经济利益什么的和他无关,可作品是无罪的。

本着先姑且看两页试试水的态度,开启了咖啡机的开关后,工藤便靠在桌边翻开了杂志。

这新人作品的质量......也太硬了一点吧。绝对不输于正刊人气作的背景设定,乍一看很普通细读却暗藏玄机的剧情展开,笔力老练手法纯熟,稍微读上两句就能感受到来自业内人士的熟悉气息。

那天的工藤新一,头一次因为读书太入神而错过了喝咖啡的时间。看向腕上的表时,距离出门时间已不足十分钟。

破罐子破摔地想着不喝咖啡对一天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影响,换好衣服理好头发只差出门的他打算干脆再看两段,至少把手头的这一篇先读完。

他很快看到了以“未完待续”作结的分段处,可紧跟在下一行的几个字让他气到想摔书。

“下期连载休刊。”

拜托,你这可是创刊号,正是积攒人气的最佳时机,说连载休刊就连载休刊了?如果不具备在旬刊周刊上连载的能力就给我去月刊啊,怕投稿不通过就先去新人赏练练笔再开连载!

平时很少在意作者的他立刻翻了回去,想看看究竟是哪个新人作者这么不靠谱。

看着那熟悉的名字愣了几秒之后,他立刻套上大衣出了门。

将本名用作笔名进行连载的,这年头已经不多见了。

 

 

“喔,服部,早上好。”

“早上好啊工藤......工藤?!”只是习惯性地打了招呼,刚到值班室没多久的服部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你你你...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平时不是傍晚才来吗......

没有多说话,工藤只是向前展示了自己手中的杂志,“旬刊版的创刊号,你看了么?”

“呃,还没,”从没听说过旬刊版这回事的服部挠了挠头发,“经你这么一说,我上个月的月刊好像忘了买......”

“回头借你,”没有做更多的表示,工藤直接从值班室门口经过,“我去一下1412室。”

除却被关在这里的那两个人,他并没有一定要每天来看守所报道的理由。不过,平时他顶多就走到值班室,从服部那里获得那两个人一天的行动记录。偶尔,他们的居酒屋聚会也会约上宫野,几个工作上存在利害关系的同伴在放松之余顺便交流一下彼此的情报,以防那两个难搞的家伙私下里又在策划什么新的幺蛾子。

1412室的门口,隔着金属栏杆,工藤向白马出示了《月刊推理》本月刚推出的旬刊版创刊号。

“这是怎么回事?”他用手背拍了拍手中的杂志。

“喔,《月刊推理》,”白马只是礼貌地回以笑容,“我也一直有在读呢。”

“别装作不知道,”径直将杂志翻到了登有新人作品的那一页,工藤指着纸张上那白纸黑字的作者姓名,“自费出版玩够了,现在玩起连载来了?”

对作品本身的评价与建议,工藤当然不会说出口——那是编辑的工作。他现在所要做的,是践行(自认为)一个读者应有的职责。

“你现在可用于写作的闲时间,可谓是应有尽有,”他将杂志向后翻了几页,“旬刊的收稿间隔可是比周刊宽裕得多,你这刚开始连载就休刊又是怎么回事?”

挑了挑眉,白马抱起了双臂。

“你是我的编辑么,工藤君?”

工藤单手合上了杂志。

“当然不是。”

“那么我完全没有回答你的必要。”

对话进行到这一步,深知不会从作者本人这里得到任何信息的工藤便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仅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他就搞清楚了导致了休刊的罪魁祸首的真实身份。

 

 

8. 月刊侦探白马君·其之贰

自从黑羽上次搞了医务室的那么一出后,对1412室的二位的保护愈发过分了起来。购置的物品受到了更加严厉的检查和扣押,下午茶时间也只允许待在休息室...不,茶室内,不允许随意走动。换言之就是变本加厉,不让他们有任何可利用的空隙。

一来二去,如此这般,哪怕心大如黑羽,也要压力爆表了。

不,他们绝对没有发现我的计划,这绝对不可能。我还什么都没说,还什么都没有做,韬光养晦的计策很完美,他们不可能看出来的。

黑羽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服部这几天除了喊他们去茶室,就基本没有和他们有过正经的交谈。放松心情的友好聊天是露出破绽的绝妙时机,可如果连话也说不着,可乘之机便近乎于零。

于是黑羽的商谈加压力发泄对象就只有一个人。

“我说啊,白马,”工藤走后,正当白马取出新的空白稿纸准备开始写稿子,黑羽就凑了过来,“那两个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啊?”

“只是因为黑羽君忽然搞出大动作来要去医务室,引起了他们的警戒心而已,”为钢笔上过墨后,白马将笔管旋上,“过了这段时间应该就会缓解的。”

“这就不好办了,”黑羽沉下视线,“前两天去休息室时我特意瞄了一下变电箱的位置,如果不能去近距离看一下的话......”

“时间很多,黑羽君,”白马拔开笔帽,稿纸上依是一字未动,“不赶这一两天的。”

“但是——”

“原,来,如,此......”冒着黑气,工藤的怨念几乎要透过栏杆渗进来。“我说怎么刚连载就要休刊,觉得在意就特地回来看了一眼......”他凌空指向正从白马的稿纸里抽出一张来准备画变电箱位置示意图的黑羽,“原来都是你这个家伙在捣乱!”

“我?”黑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干什——”

“把稿纸放下!”

“哈啊?!”

虽然觉得对方很不可理喻,还是乖乖把图纸放下了。“怎么了警探先生,”他挑起半边眉,“该不会你对别人的休息时间还要指手画脚吧?”

“休息时间?”同样地挑起半边眉,工藤指向白马桌上的稿纸,“你给我看清楚了,这是工作时间!”

看着这针锋相对也能吵成轴对称的两人,白马无奈地扶了扶额。“所以说,”他嘴角歪了一下,伸手取下仅作装饰作用的眼镜,“什么时候你成了我的编辑了工藤君?”

“我是在向你传达身为一名资深读者的不满!”再次出示了那本他随身携带的杂志,工藤语气间的严肃就像是在开商谈会议,“既然你选择了写连载,那就请对自己的创作负责。”

“原来工藤君是这样想的,”将折叠了镜架的眼镜平放在桌上,白马眯起眼,“我可是想写得更随性一些呢。”

“假装的也好,至少请在刚开始的时候作出努力的样子啊。”

可有些人不需要特别多做努力,其存在本身就已经足够耀眼了。

 

 

光靠读者的反馈无法改变创作者的写作环境,不过工藤不介意利用开后门来获得这项特权。

于是,1412室的特别优待里增设了新的一项:下午茶时间延长版。每当白马的截稿日临近,黑羽都会被“请”到休息室,和身为狱警的服部以及把他关了进来的工藤一起愉快地喝茶谈天。

“我说,”所谓的“下午茶时间”虽然得到了加长,不过是被关的场所换了个地方,黑羽“啪”地重重拍下手中的茶杯,“为什么要被隔离出来的是我啊?”

“因为创作者需要安静的环境。”为了能够及时看到连载而这么做的工藤完全不觉得这是不择手段。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黑羽从点心盘里取过一个甜甜圈,“让白马他来休息室写稿子不就行了吗?”

“那可不行,”工藤不知为何也在喝红茶,“熟悉的环境更适合培养思维。”

“还说什么‘熟悉的环境’,”黑羽拿起第二只甜甜圈,“不觉得那个下午茶混蛋更适合在这里喝茶谈天吗?”

那谁去写稿子......冷眼看着黑羽面前空盘里的点心残渣,工藤和服部在内心齐声吐槽。

“再说了,稿子这种东西,就算之前一个字没动,到了截稿日的前一晚肯定一瞬间就会完成啦,”甜点吃多了有点口干,黑羽呷了口茶,“还要煞有介事把我关到这里来,真是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

话是这么说......降下半月眼看着黑羽第三次向点心盘伸出了手,服部的嘴角在抽搐。你这不是吃得挺开心么......

总而言之,有人得到了安静的工作环境,有人吃到了点心。有人光明正大偷懒喝茶的时间增加了,有人可以及时看到喜欢的连载。大家各取所需,各得其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而......

当那天的加长版下午茶时间结束,工藤等人去往1412室验收结果时,却发觉白马只是看了一个下午的书而已。先前一字未动的稿纸上依然是完全的空白。

“你压根......”手指抓狂的屈起,此刻的工藤一定比最尽职的编辑还更像编辑,“就没打算努力是吧?!”

“你误会了,工藤君,”看着桌面上空白的稿纸,白马的表情没有呈现出任何负罪感,“现在的创作和之前的不同,我想也是时候尝试一下不同的构思方式了。”

“之前?”服部望天,“喔,你是说笔记上的那些——”

“没错,”点了点头,白马合起手中的书,“之前所‘创作’的那些案件,都是根据‘那些人’的身份以及前科推演出的合理结果,”他起身,将书放回到书架上,“现在没有需要操控生死的人物了,没办法构思呢。”

“换句话说,”精通各类推理创作的工藤很理解地点了点头,“你缺少的是取......”

某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他没有将那个词说完。

“一位创作者写不出比他所知晓的更多的东西,”礼节尽致地献上一个感激的笑容,白马从书架上挑了一本新的书回到桌前,“而我呢,只是看着你们有趣的样子,就能产生很多思路呢。”笑得眯起的眼微微睁开,“尤其是在黑羽君和你们吵嘴的时候。”

也就是说......沉下黑线看着那全新的稿纸,工藤有种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挫败感。

也就是说,如果将这位“创作者”和他们隔离开,他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

再换句话说,我们三个人都是......取材对象?

他的脸彻底黑了半边。

可恶,被利用了。

 

 

1412室的延长版下午茶时间只实行了一天,便被立刻取缔了。

失去了附加的点心时间的黑羽重拾了之前积累的压力,抱怨的量也比之前多了一倍。

一切照旧。

至于值班室里的二位......

“听到了吗工藤,”服部压低了声音,“那个白马在构思以我们为主角的死亡案例呢。”

“啊,如果让他逃出去得到笔记那就不好办了,”工藤点头,眼底的锋芒毫不掩饰,“对那两个人要多加注意,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了。”

 

今天的看守所也没有异常。

 

tbc.


宫君有话要说:

忽然建立起了奇怪的人物关系......写得超开心。

本意是写成搞笑的片段合集...字数反而越来越多了?(本末倒置?

捞一下印调:戳这里

评论(3)
热度(68)

© Miya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